(赵弘殷领张千上,云)赵匡义已成佳眷,择吉日配合姻缘。小官赵弘殷是也。则因俺孩儿赵匡义遇着符太守之女,一心要娶他为妻。我着他姐夫王朴去问这一门亲事。不期有韩松又着人来问符小姐。他父亲搭起彩楼,着小姐掷绣球,不想正打着俺孩儿。有韩松强抡了绣球去了,今日着俺小姐同张光远、罗彦威等众人娶去了。小官在家小安排下酒肴,若娶过小姐,俺一家儿庆贺饮酒。张千,俺后堂中收拾酒肴都完了也不曾?(张千云)理会的。酒肴都完了也。(赵弘殷云)俺无甚事,且回后堂中去来。(下)(净韩松同净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是也。我着官媒问符彦卿的女孩儿去,不知怎么,赵二舍也着人来问。他家搭起彩楼来,着那孩儿抛绣球儿,一个绣球儿刚打在赵二舍怀里,着我抢了来了也。今日不与我为妻,与赵家做新妇,恰才迎娶的过去了,他必然往我这门前过来也。两个兄弟,俺等他过来,夺下轿来,就往家里扯着走,如何?(歪缠云)哥,哎,你则放心,则有你兄弟一个,管你整齐吃一顿。才罢。(胡缠云)你个傻弟子孩儿,则凭着我这一双手,两只脚,不管他有多少好汉,我若怕他,老韩一家儿吃山药。(韩松云)你每且不要嚷,兀那远远的不是鼓乐来了也,(正旦扮赵满堂同梅香上,云)妾身赵满堂是也。那一日来看了我兄弟赵匡义,他一心要符金锭为妻,我着俺相公王朴去符家问亲,他搭起彩楼抛绣球,正抛着俺兄弟。今日择吉日良辰,着妾身去娶他,众兄弟每簇拥小姐的轿子后堂便来也。梅香,俺行动些。(梅香云)夫人奶奶你看兀那韩家门前一簇人嚷,则怕有些闹吵么?(正旦云)不妨事,俺慢慢的行着。(韩松云)这个小娘子从那里来?我试问他一声。支揖哩,小娘子?你曾见那娶亲的来了也不曾?(正旦云)他每在后堂,便来也。你问他怎的?(韩松云)没有,我问一声。兀那不远远的来了也?(张光远、罗彦威等卒子抬轿子、外动鼓乐打灯笼、众上,住,张光远云)你每抬着小姐慢慢的走,望赵二舍私宅里去来。(韩松云)兀的不来到也。兀那符金锭,快下轿来,去我家里去来。(石守信云)甚么人?远着些,惊唬着小姐。(歪缠云)和那厮说甚么,夺了往家去罢。众人一齐下手罢。(韩松云)你每不要讨死吃也。我揭开这轿帘试看咱。(做见郑恩科)(郑恩云)兀那韩松,你认的我么?我是你的公公哩。(韩松云)原来不是小姐,可是这个大汉,俺不要惹他。(众做脱衣服科)(张光远云)韩松少走也。

  (众做打三汉科)(韩松云)不中了也,人手多,俺走、走、走。(同二净下)(正旦云)众兄弟每不要打他了,你看你嫂嫂以前抬过去也,我回家去来。你看你赵二舍去。我着王朴来庆喜也。(郑恩云)姐姐,好一个计策也。打的那匹夫落荒的走了。今日事已完成,众弟兄每,俺一同回去来。(正旦云)是好计策也呵。(唱)

  【仙吕】【赏花时】今日个婚姻才定准,亏了英雄十数人。(郑恩云)姐姐,若不是此计,怎生瞒过他也。(正旦唱)我若是半霎儿到家门,端的是机谋可便敬谨。(云)你见了俺父母呵。(唱)也少不的排佳宴,可兀的庆新婚。(同梅香下)

  (郑恩云)姐姐回家去了。众弟兄,俺同共与赵匡义哥哥庆贺去来。符小姐已娶回家,强韩松枉受波查。定巧计成其婚配,方显俺名播天涯。(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