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义、郑恩同上)(赵匡义云)符家园圃真堪赏,柳绿花红景物奇。某赵匡义是也。这个是郑恩兄弟。俺两个去符彦卿花园内赏玩新春之景,与兄弟酒肆中多饮了几杯酒,来迟了些。兄弟,兀的士户人等都散了也,俺回家去罢。(郑恩云)二哥,还早哩。投到俺两个赏罢春呵,天色可也未晚哩。来到这花园门首,俺进去来。(赵匡义云)兄弟,你看那桃红柳绿,万物争妍。是好景也。(郑恩云)二哥,这一会儿人也静了,我且坐一坐,看有甚么人来。(正旦领梅香上,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昨日父亲母亲嘱咐我说道,今日有倾城士户,都来俺花园中赏春,着妾身休出绣房,怕有人看见。妾身在房中坐了一日光景。这早晚赏春的人可也都回去了。我心中闷倦,领着梅香闲看一遭去,有何不可。(梅香云)姐姐,花园中是好耍子儿,休辜负了春景也。(正旦云)一年之前,春为岁首,是好光景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你看那绿柳低垂,燕雏成对,莺声碎。花老芳池,一派游春意。

  (梅香云)姐姐,你不肯出来带携我耍一会,只在房里坐,好不闷也。(正旦唱)

  【混江龙】非是我懒临园内,隔花阴怕有外人知。自从我初离绣幕,莲步轻移。春事已随流水去,落花空惹杜鹃啼。冷清清花影疏林内,我则见山光隐隐,绿柳依依。

  (梅香云)姐姐,这一会儿可也无人走动,我们去那湖山畔闲耍一会儿去来。(正旦云)你也说的是,俺去来。(梅香云)姐姐,你试看这里的景致,比那前头又不同了。(正旦云)是好一派佳景也。(唱)

  【油葫芦】二月江南莺乱啼,绕花阴双燕飞,则见那秋千闲控玉人归。(梅香云)可惜我们不曾拿的酒来。姐姐,你且在这里耍,我去崇文门外头买两瓶酒来你吃。(正旦唱)便休将诗酒为佳致,可不道山翁之兴何须醉。(梅香云)姐姐,你看那梨花,桃花杏花开的真是好看。(正旦唱)梨花开雪片妆,桃花放红焰飞。你看那浸浸红杏烧林际,端的可也不尽眼中题。

  (梅香云)无一个人也呵。(正旦唱)

  【天下乐】抵多少宴罢青楼月下归,不由我猜疑,心上喜。(梅香云)姐姐。你喜欢甚么?(正旦唱)牡丹风似人摇锦机。趁风和花草香,落残红衬燕泥,我则索慢行过芳树底。

  (郑恩云)哥哥,你见么,一个女子来了。(赵匡义云)好个女子也!我闻知符彦卿有个女孩儿是符金锭,此女子必是也。兄弟,俺躲在这花阴下,看他往那里去也。(梅香云)姐姐,天气还早哩。一发散心耍一会。(正旦唱)

  【那吒令】我行来这里,到樱桃树底;转湖山迤逦,过蔷薇架西。步香尘款款呵,怕流莺乱飞。(梅香云)姐姐。一年之中,惟春最好也。(正旦唱)一年中春最好,九十日偏明媚。近黄昏烟雾菲菲。

  (匡义云)兄弟,你远着些,我吟一首诗嘲拨他,看他说甚么。(诗曰)姮娥离月殿,织女渡天河。不遇知音者。空劳长叹多。(正旦云)甚么人吟待,好清新之句也。(唱)

  【鹊踏枝】我这里猛听的,似呆痴。又不是月下星前,暗约偷期。不由我听沉了半会,是谁人乱作胡为?

  (梅香云)姐姐,怕他怎么。左右也没人,你也作一首诗,看他说甚么。(正旦云)不中。则怕有人听见呵,怎了也。(唱)

  【寄生草】又不曾待月在西厢下,听琴在旅店里。踏青惹下弥天罪,赏春光引起鸳鸯会,看群花误到天台地。(云)我依着你。我吟一首诗,看他说甚么。紫燕双双起,鸳鸯对对飞。无言匀粉面,只有落花知。(赵匡义云)好个聪明女子也。我出去见他一面,怕些甚么。(做见科,云)小娘子拜揖。(正旦云)先生万福。一人好聪明俊秀才!(唱)我见他乌纱小帽晃人明,久以后必然金榜题名讳。

  (赵匡义云)动问小娘子是谁氏之家?姓甚名谁?(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是也。先生高姓大名?(赵匡义云)小生赵弘殷之子,赵匡义是也。敢问小娘子多少年纪也?(正旦唱)

  【醉中天】正二九青年际。(赵匡义云)曾许聘他人不曾?(正旦唱)不曾得见良媒,独倚纱窗懒画眉。(赵匡义云)小娘子,小生愿为媒证,许聘他人,可不好那。(正旦唱)多谢你相周济。争奈听姻缘事迟,城难躲避,我又怕惹蜂蝶泄漏春机。

  (净韩松领净胡缠歪缠冲上,韩松云)自家韩松的便是。天色早便早哩。我们来的迟了些儿也,走一遭耍子去来。(做见科云)一个小娘子,你是那里来的?跟了我家去来。(郑恩做见科,云)这厮好无礼也。(正旦唱)

  【金盏儿】也是我命低微,惹灾危,若是俺尊堂知道可也甘当罪。(赵匡义云)这厮合死也。(正旦唱)他那里揎拳裸袖皱双眉。(韩松云)这个是甚么人?我怕你不成也。(正旦唱)那里也画堂欢宴,早难道是花下燕莺期。

  (胡缠云)大舍不要惹他,则他是赵二舍,那个是郑恩。你惹他,干打杀你。我们去了罢。(韩松云)由他,我明日使人来问这门亲事,不怕你不嫁我。我们且回家里去来。(同歪缠胡缠下)(郑恩云)他们可去了。二哥,俺也去了罢。(正旦云)二舍,你去了罢。则怕俺父亲来,我也回去也。(唱)

  【赚煞尾】不承望有今朝,到着我愁无计,又怕俺双亲得知,忙步金莲趁早回,休忘厂蝶使蜂媒。(赵匡义云)小娘子,我便着官媒来议亲也呵。(正旦唱)便休要忒延迟误了佳期,准备兰堂宴罢归。(家童冲上,云)姐姐,相公有请。(梅香云)叫我们哩。我去来。(正旦唱)你休要喧喧闹起,再无个商议。(云)二舍,你休怪,我去也。(唱)抵多少青楼歌罢宴酣回。(同梅香家童下)

  (郑恩云)二哥,这个小娘原来是符太守之女。恰才那个韩松若不是去了,我不到的饶了他哩。(赵匡义云)兄弟,你休这般说。此事不许一个人知道,俺回家中去来。因来到符氏花园,惹下了一段姻缘。久以后必然匹配,那其间显俺英贤。(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