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旦上,云)妾身谢天香。自从进到钱大尹相公宅内,又早三年光景,将我那歌妓之心消磨尽了也。(唱)

  【正宫】【端正好】往常我在风尘为歌妓,止不过见了那几个筵席,到家来须做个自由鬼;今日个打我在无底磨牢笼内!

  【滚绣球】到早起过洗面水,到晚来又索铺床叠被,我服侍的都入罗帏,我恰才舒铺盖似孤鬼,少不的足恋蜷寝睡,整三年有名无实。本是个见交风月耆卿伴,教我做遥受恩情大尹妻,端的谁知?

  (二旦扮姬妾上,云)俺二人是钱大尹家侍妾。今日无甚事,去望姓谢的姐姐走一遭去。(见旦科,云)姐姐,俺二人竟来望姐姐。(正旦云)二位姐姐请坐。(二旦云)姐姐,你在宅中三年,相公曾亲近你么?(正旦唱)

  【倘秀才】俺若是曾宿睡呵,则除是天知地知;相公那铺盖儿,知他是横的竖的!比我那初使唤,如今越更稀。想是我出身处本低微,则怕展污了相公贵体。

  (二旦云)姐姐,虽然如此,你也自当亲近些。(正旦唱)

  【滚绣球】姐姐每肯教诲,怕不是好意?争奈我官人行,怎敢便话不投机?(二旦云)姐姐,你又无甚么过失。(正旦唱)你道是无过失,学恁的,姐姐每会也那不会?我则是斟量着紧慢迟疾,强何郎旖旎煞难搽粉,狠张敞央及煞怎画眉?要识个高低。

  (二旦云)敢问姐姐,当日柳七官人《乐章集》,姐姐收的好么?(正旦唱)

  【倘秀才】便休题花七、柳七,若听得这里是那里,相公的耳朵里风闻那旧是非。休只管这几句,滥黄齑,我也记得。

  (二旦云)姐姐,可是那几句儿?说一遍儿我听咱。(正旦唱)

  【穷河西】姐姐每谁敢道袖褪《乐章集》,都则是断送的我一身亏。怕待学大曲子我从头儿唱与你,本记的人前会,挂口儿从今后再休提。

  (二旦云)咱和你同去竹云亭上赌戏咱。(正旦云)姐姐每,咱去波。(唱)

  【滚绣球】想前日使象棋,说下的则是个手帕儿赌戏,你将我那玉束纳藤箱子,便不放空回。近新来,下雨的那一日,你输与我绣鞋儿一对,挂口儿再不曾提。那里为些些赌赛绝了交契,小小输赢丑了面皮,道我不精细。

  (二旦云)姐姐,咱掷这色数儿,俺输了也。姐姐,可该你掷。(正旦拿色子科)(唱)。

  【倘秀才】幺四五骰着个撮十,二三二趁着个夹七;一面打个色儿,也当得幺二三是鼠尾。赌钱的、不伶俐,姐姐你可便再掷。

  (二旦云)等我再掷,俺又输了也。可该你掷。(正旦唱)

  【呆骨朵】我将这色数儿轻放在骰盆内,二三五又掷个乌十;不下钱打赛,我可便赢了你两回。这上面分明见,色数儿且休提。姐姐,我可便做桩儿三个五,你今日这般输说甚的?

  (钱大尹把拄仗暗上)(二旦惊下)(正旦唱)

  【倘秀才】你休要不君子便将闹起,我永世儿不和你厮极,塌着那臭尸骸一壁稳坐的。(钱将拄仗放在旦右肩上)(正旦拨科,唱)兀的不闲着您!(钱将拄杖放在旦左肩上)(正旦拔科,唱)臭驴蹄!(钱又将拄杖放在旦右肩上)(正旦拿住回头科,唱)兀的是谁?

  (钱大尹云)天香,你骂谁哩?(正旦慌跪科)(唱)

  【醉太平】唬的我连忙的跪膝,不由我泪雨似扒推;可又早七留七力来到我跟底,不言语立地;我见他出留出律两个都回避。相公将必留不剌拄杖相调戏,我不该必丢不搭口内失尊卑,这的是天香犯罪。

  (钱大尹云)天香,你怕么?(正旦云)可知怕哩。(钱大尹云)你要饶么?(正旦云)可知要饶哩。(钱大尹云)既然要饶,或诗或词,作一首来我看,我便饶了你。(正旦云)请题目。(钱大尹云)就把这骰盆中色子为题。(正旦云)诗有了。(诗云)一把低微骨,置君堂握中。料应嫌点涴,抛掷任东风!(钱大尹笑科,云)圣人道:“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这四句诗中大意,道我娶他做小夫人,到我家中三年,也不瞅不问。岂知我的意思?天香,我也和了四句诗,我念你听。(诗云)为伊通四六,聊擎在手中。色缘有深意,谁谓马牛风?天香,你在我家三年也,你心中休烦恼,我拣个吉日良辰,则在这两日内立你做个小夫人,你心下如何?(正旦唱)

  【二煞】往常时不曾挂眼都无意,今日回心有甚迟?相公的言语更怕不中,委付妾身教我转转猜疑。相公又不是戏笑,又不是沉醉,又不是昏迷;待道是颠狂睡呓,兀的不青天这白日?

  (云)相公,莫不是谬语?(钱大尹云)我又不曾吃酒,岂有谬语?我只爱惜你那聪明才学,可怜你那烦恼悲啼。(正旦唱)

  【一煞】相公,你一言既出如何悔,驷马奔驰不可追。妾身出入兰堂,身居画阁,行有香车,宿有罗帏。相公,整过了三年,可便调理,无个消息;不想道今朝错爱我这匪妓,也则是可怜见哭啼啼。

  (钱大尹云)天香,后堂中换衣服去。(下)(正旦唱)

  【煞尾】则今番文诌诌的施才艺,从来个扑籁籁没气力。相公这一句言语可立碑,我也不敢十分相信的。许来大官员,恁来大职位,发出言词忒口疾。你不委心为自家没见识,又不是花街中、柳陌里,那一个彻梢虚、雾塌桥,浑身我可也认的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