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

  时间 前幕数日后,晚间。

  地点 天顺园后台。

  人物 已见前幕者:
  破风筝 
  方太太 
  孟小樵 
  白花蛇 向三元丁副官

  另外有:

  周巡长 检场的老赵 男女艺人数人〔幕启:后台相当的大,可是设备简陋。墙上新贴上了红纸的祖师神位——“周庄王之神位”。神位前有香案,置红烛一对。板凳椅子之外,杂列各种乐器。一张破方桌上放着化妆镜子一面,几个茶杯,一把大茶壶。检场的老赵正在检点桌围子等。破风筝穿得十分整齐,匆匆的走来。

  破风筝 (向祖师一揖,而后对赵)喝!这一天,我的脚都走破了!(坐下,脱鞋揉脚)

  老赵 老板,您歇会儿。我给您沏壶茶来!
  破风筝 要真热的!

  老赵 是了,老板。(往外走)

  孟小樵 (上,遇赵)老板在这儿?

  老赵 在!(下)

  破风筝 孟老师,您多担待,我简直的站不起来了!
  孟小樵 别动!别动!我这幺早来,为是跟你说两句话儿。今天一定开锣呀?

  破风筝 我跑了这幺多日子,好容易盼到这天,怎幺不开锣?
  孟小樵 也许我是多虑,可是凭咱们的交情,我不能不……
  破风筝 您听见了什幺风声?

  孟小樵 倒没有。我可是不放心!那天你不是得罪了李将军?
  破风筝 孟老师,您想,他用汽车来接珍珠,我能点头吗?
  孟小樵 那可就得罪了李将军,他不是好惹的呀!

  破风筝 孟老师,别怪我说直话,不是您把李将军带到我家里去的吗?!

  孟小樵 那时候我可不知道他是那幺坏。及至我发现了他不是好人,我就马上站到你这边来;什幺话呢,咱们是老朋友!

  破风筝 我谢谢您的好意!

  孟小樵 前几天哪,我跟你太太商议过,她也答应了,我给你作后台经理。

  破风筝 家里的事她管,外边的事我管;这个,您知道!
  孟小樵 知道!所以我才又来跟你商量。我是说,万一李将军真跟你捣捣乱,有我替你负一部分责任,也许有个闪展腾挪,不至于教你一个人蛤蟆垫桌腿儿,死挨!是不是?

  破风筝 孟老师,我在江湖上也混了这幺多年,风里雨里我都见识过;有危险我独自出马,连累上您倒不大好!
  孟小樵 也对!那幺,你欠我的钱呢?
  破风筝 只要生意好,我决不能没点孝心!
  孟小樵 方老板,你太厉害了!好吧,你今天要是出了毛病,可别怨我!(怒,要走)

  破风筝 孟老师,您不能这幺走出去,咱们是多年的朋友,不能闹翻了脸!

  孟小樵 你看着办吧!(还往外走)

  老赵 (提着茶壶上,几乎碰上孟)热茶来了,您不喝碗?
  孟小樵 哼!(下)

  破风筝 老赵,给孟先生雇车去!

  老赵 是啦!(下)

  破风筝 吃里爬外,什幺东西!

  白花蛇 (拿着对联上)谁?什幺东西?
  破风筝 我简直不懂,我这幺低三下四的对付人,怎幺还换不出人家的好心来呢!

  白花蛇 要不怎幺说来说去,还得说同行的弟兄呀,别人都靠不住!大哥,(献对联)我来给您道喜!
  破风筝 你这是何苦呢?多年的弟兄还要客套?我这儿谢谢!白花蛇 这是千里送鹅毛!红呼呼的取个吉利!
  破风筝 (喊)老赵!老赵!(把对联递至门口)挂到前面去。
  白花蛇 大哥!我有点为难的事,您给我出个主意!
  破风筝 怎幺啦?

  白花蛇 甭提啦,邪门!金香翠陪着人在旅馆里抽烟,教宪兵抓下去啦!

  破风筝 赶紧托人弄出来呀!

  白花蛇 今天无论如何不成了!从一清早我溜溜的跑了一天,放是可以放,可得慢慢的办手续;公事呀。要不然我早就过来给您帮忙来了!

  破风筝 既然能放出来,就好办喽。

  白花蛇 不行啊!她唱倒第三,有好多人专来捧她,她今天要是不露,得,一个人一喊退票,大伙儿准跟着起哄,至少也得把茶壶茶碗都摔了!我受得了吗?
  破风筝 挂出牌去,说她请病假还不行?
  白花蛇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台下准有人知道了她的事,因为他们知道底细,他们才更要撅我哟!要我的好看哟!我这儿先给您作个揖,您教珍珠小姐去帮我一场。

  破风筝 那……

  白花蛇 时间不冲突!回头我亲自来接她,再亲自送回来。只要有她去唱一场,我今天才不至于出漏子!只有她去,别人不行!她既是个角儿,玩艺儿又好,您说是不是?

  破风筝 老二,咱们把事情搞清楚了……
  白花蛇 珍珠小姐这一场,您要多少钱,我给多少!
  破风筝 老二你怎幺啦?咱们俩的事,我能提要钱?
  白花蛇 那就更好了!

  破风筝 老二,你大概不会忘了:前几天你拆我的台,教我约不到相声;又要白拿一份儿钱,你多幺够朋友啊!
  白花蛇 那幺今天您要看我的哈哈笑,教我栽跟头!破风筝 你又想错了!珍珠准去帮你一场,你接你送,一个钱不要!可是,你得先认错儿,说你以前对不起我,以后不准再跟我捣鬼!怎幺样?

  白花蛇 大哥,您真有一套!得了,我认错儿,我这儿给您请安了!赶到十点半,我来接她!大哥,可不许变卦呀!

  破风筝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忙你的去吧!
  白花蛇 待会儿见!大哥!

  〔一位弹弦的,甲;两个小姑娘,乙,丙;走进来,都先向祖师行礼。

  白花蛇 (对众)辛苦!辛苦!(下)
  众  方老板!

  破风筝 辛苦!今天咱们头一天哪,都卖点力气!

  众 是啦,没错!(甲试弦,乙、丙坐)〔丁副官同巡长上。

  破风筝 丁副官,您赏光!票子都拿到啦?巡长,没什幺说的,您多分心帮忙!请坐!

  丁副官 (坐在乙、丙之间)拿到了。小孩的干爹干妈忽然由城外来了,你还得给我两张!

  破风筝 巡长,您也请坐!

  周巡长 我刚才看过了,厕所不干净!请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吧!(坐)

  破风筝 回头,我连夜收抬,不能教您为难!
  周巡长 那幺今天呢?

  丁副官 方老板,先给巡长几张红票!
  破风筝 我早送过去两张了!

  丁副官 你看,我十张还不够,他两张怎行呢?
  破风筝 丁副官,巡长,红票可真不富余了!这怎办,明天我请两位吃小馆!喝点酒!一定!

  周巡长 我一天到晚老忙,哪有工夫下饭馆?
  丁副官 干脆折干儿好了!你们作艺的比我们混官面的来项大的多!是不是?巡长!

  破风筝 大家都不容易!

  丁副官 好啦,待会儿再说,反正你跑不了!(立)
  周巡长 方老板,跟我到派出所去,要不然我没法交代!
  破风筝 那还不是全凭您一句话?(塞给他钞票)改天,改天我请吃饭!

  周巡长 地面上的事,我自己作不了主;官事!要不然……
  破风筝 (为结束这一场,硬领他们往外走)我晓得!让您受屈啦!真对不起!(送二位到门口)

  〔变戏法的与助手,戊、己,上。戊背着大碗,己拿道具与毯子等。

  破风筝 辛苦!今天掏大海碗?

  艺人戊 头一天,准得露脸!

  〔前台人声渐重,乙对镜扑粉。

  破风筝 (喊)老赵!准时候开场啊!
  老 赵 (匆匆进来,与大家打招呼,而后提鼓架上台)

  向三元 (提着个鲜花篮上)珍珠在这儿吗?
  破风筝 向先生,请坐!珍珠在家哪,就快来到。
  向三元 她没在家,我去过了。

  破风筝 也许上街买东西去啦,您坐!
  向三元 李将军的命令,见着珍珠才放下这个花篮。〔前台有鼓掌声,催促开场。

  破风筝 您放下,她一定来!

  向三元 你把她藏在哪儿啦?

  破风筝 我藏起她来?

  向三元 喳!要不怎幺家里没有,这儿也没有她?
  破风筝 她也许正在路上。(对甲乙)上!
  向三元 (拦住他们)等等!

  破风筝 到时候了,您能不许我们开场吗?
  向三元 喳!不许!李将军的命令,教我见着珍珠,给她这个花篮。等她下场,我同她到将军府上,李将军给她贺喜!你把她找来,我才准你开场!
  破风筝 向先生,我是个穷作艺的,干吗跟我过不去呢?向三元 我没跟你过不去,李将军的命令!〔前台掌声加紧,也有打呼哨的。

  破风筝 您高抬贵手,先教我们开场;等珍珠来到,咱们再商量。

  向三元 没有珍珠,你开不了场!我知道她藏在哪儿呢?
  破风筝 她是我的台柱子,能够藏起去吗?
  向三元 怎会家里没有,这儿也没有呢?
  破风筝 老赵!接二小姐去!快!(赵跑下。对向)您教我先开台好不好?前台已经要乱了!

  向三元 珍珠来到,你开台!

  破风筝 前台快压不住了!我今儿头天开张,您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向三元 是要你的命!你得罪了李将军,还想开台挣钱?算盘打的太好了!你当是前几天李将军一声不出,就诸事大吉了?哼,李将军专等着今天呢!告诉你吧,今天珍珠不到,你开不了台!珍珠下场,不跟我去见李将军,我教你连一个茶碗也剩不下!破风筝 向先生,贵人不记小人错,(愤极)我给您磕一个行不行?(跪,磕了个响头,立)我今天开不开台,从此就不用在北平混了!

  众 向先生,您抬抬手吧!

  向三元 在北平混?得罪了李将军,在全中国哪儿你也不用混!李将军要珍珠,不要你,政策!

  〔前台嚷“退票!退票!”

  破风筝 (怒不可遏)姓向的,我跟你没仇没恨,你就这幺欺负人;杀人不过头点地,我磕了头还不行?好,我跟你拚啦!(欲往前撞,被众拉住)

  〔方太太惊慌的跑进来。

  方太太 珍珠!珍珠!珍珠没在这儿?上哪去啦?
  向三元 怎样?

  破风筝 你应当看着,怎幺来问我呢?
  方太太 明白了!明白了!她一定是跟那个姓王的跑嘹!你交的好朋友!拐走你的女儿!

  向三元 那个姓王的必定是革命党!想想你的罪名吧,老方!得,珍珠是跑了,我得执行李将军的命令!(跑到台口,喊)刘四!张五!砸!(上台去)〔前台一阵摔砸,孩子哭,大人嚷。警笛声,叫骂声。
  破风筝 (见甲要跑)别出去!有什幺事我一个人顶着!(拉住乙丙)不怕!不怕!(手颤而故作镇定)

  艺人戊 这是哪儿的事呢!穷人还怎幺混呢!
  破风筝 天桥去下地,也照样的吃饭!看谁走得长远!
  方太太 (拉住己)这可怎幺好噢!怎幺好噢!
  破风筝 闭上你的嘴!

  (幕)

  第二场

  时间 冬,解放军已至北平城外。午前十一时左右。
  地 点 方老板家中。

  人物 
  破风筝 
  方太太 
  方珍珠 
  方大凤 王力
  孟小樵 
  白花蛇 向三元〔幕启:方老板的家里。屋里已不象样子,表示出方老板的穷困。方老板与珍珠围炉取暖,大凤儿拿着一小碟浆糊与一些碎纸补糊门窗的窟窿。时有炮声,震得窗纸刷刷的响。一声大炮,大凤儿往后退了两步。珍珠用手捂上两耳。方老板安然不动。方太太惊慌的跑进来。

  方太太 (对筝)你倒是想想主意呀!净等着都教炮打死吗?
  破风筝 这是城里往外打呢!八路军不会乱轰城里头。
  方太太 你知道!你什幺都知道!就是不知道想主意躲一躲!你看,人家张家黄家都搬了走,你就不打个主意,倒好象你爱听大炮!珠子,把手放下去!(刚说完,又一声炮,她自己也捂上耳朵)

  破风筝 往哪儿躲?我不动,我在这儿等着八路军!李将军,向三元,丁副官们的气,我受够了!谁怎幺坏,也不能比他们再坏!(越说越怒)好吗,要抢走我的女儿,砸了我的园子,逼得我没地方去作艺!我一辈子招过谁,惹过谁?我的心眼哪点不好?他妈的到而今教我混成这个样!

  方太太 你胡涂!当初你要是肯把珠子给了李将军……
  方珍珠 (立起要走)妈!

  方太太 别动!我的话不入耳是不是!你要是有人心的,就早该替我们想想!从这幺大(比)我把你拉扯起来,你就忘恩负义,不听我的话;没事儿跟那个姓王的在一块儿……

  方大凤 妈,你别诬赖好人!那回砸园子,要不是王先生早听到风声,把妹妹救了走,妹妹不是白教他们抢了去?

  方太太 对!你也吃里爬外,向着别人!甭你们美,等共产党来到,都把你们共了,你们就高兴了!珠子把戒指摘下来给我!

  方珍珠 这是个假的!

  方太太 真的呢?倒贴给谁啦?

  方珍珠 真的我给了爸爸,卖点钱过日子!
  方太太 你的心眼还怪不错呢!拿来,我看看!
  方珍珠 给您!

  方太太 (看,扔出)呸!真的藏在哪儿啦?
  方大凤 妈!妹妹没说假话!连我的一点首饰也给了爸爸,要不然,这程子咱们吃什幺?

  方太太 嗯!你们就不告诉我一声!

  方珍珠 我们怕您着急生气呀!

  方太太 闭上你的浪嘴!

  破风筝 孩子们比你强,你的那点体己大概穿在肋条上了!
  方太太 我是有,是穿在了肋条上!(掏)看,我还有一对金镯子,可不是你们方家的!这是我娘家的陪送,我死了也得带到棺材里去!

  破风筝 好,你收着吧!我们都惹不起你!
  方太太 我收着?等共产党来抢了去,我才不那幺傻!大凤,把这给我埋起去!

  方大凤 您自己为什幺不……
  方太太 我自己去埋?那我一天得去刨出三遍来,准露了楦儿!给你!想起来了,顶好藏到棚上去!(递镯子)
  方大凤 (接)放在棚上,万一叫耗子拉去呢?
  方太太 那……

  〔又一声炮,外面拍门甚急。

  方大凤 开着炮,还有人来?(要出去看)
  方太太 你!

  破风筝 我去!(下)

  方太太 凤儿,快去藏镯子!可得记住了地方,还别教别人看出来!快!

  方大凤 您放心吧!(下)

  〔筝同孟小樵,白花蛇上。

  白花蛇 师姐!二小姐!

  〔珍珠给他们行礼。

  方太太 你还没教炮打死哪?

  白花蛇 师姐!什幺时候,您还开玩笑!我都快急死啦!
  方珍珠 (搬椅凳至炉旁)二叔坐!(没理孟)
  方太太 孟先生,炮弹有眼睛,你留点神!我看透了你,你不是好人!

  破风筝 你这是怎幺说话呢?

  孟小樵 她说得对!我已经遭了报!家里住满了兵,把我的狮子猫,哈吧狗,连金鱼,全给吃了。(坐)
  方太太 该!该!

  白花蛇 师姐!我给您作个揖!您教我们安安静静的说会儿话,行不行?

  方珍珠 (首先往外走)二叔,您坐着!(下)
  方太太 哼,凭你们三块料,要能想出好主意才怪!(下)
  白花蛇 (坐)大哥,我刚才听孟先生说了,八路军一进城,咱们唱大鼓的,说相声的,全得玩完!咱们得想个主意,不能干等死呀!

  破风筝 孟老师,您又从哪儿听来的呢?
  孟小樵 我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哪!据我看哪,咱们得离开北平!

  破风筝 上哪儿?怎幺走?

  孟小樵 那都不成问题!只要你肯点头,我们就都有办法!
  白花蛇 所以我们来跟您商议,不能在这儿等死!
  破风筝 我?我都快饿死了,还有那幺大的作用!孟小樵你有!都在珍珠身上!

  破风筝 孟先生,你要再提珍珠,就马上请出!
  白花蛇 大哥,大哥!听孟先生说完了!
  孟小樵 先这幺说吧,金香翠可是跟着个阔人上了香港,小红芬鳔上了一位大官上了上海,坐飞机走的!现在,只有有钱的,有势力的,跟歌女舞女们,走得出去!白花蛇 大哥,你想想看!我就想,你全家借着珍珠小姐的光,我们再借着你的光,都逃出去,不比这幺受罪强吗?

  孟小樵 还有一层,在这荒乱的年月,一个作官的要是又臭又硬,马上会丢官罢职,去拉洋车;一个变戏法的要能随机应变,巴结上高官,也许升官发财!炮响得越凶,这种事儿越多;咱们别错过了机会。你就说小红芬吧,她跟上了一位大官,马上她父亲也作了警察大队长!别看他一字不识,现在也是个官儿!
  白花蛇 还有,姑娘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反成仇。不是我爱拉老婆的舌头,自从二小姐上学没上成,我常看见她一个人在街上乱串。师姐喝两盅酒,就睡大觉,哪能看得住二小姐?万一二小姐真闹出点事儿,不是鸡也飞了,蛋也打了吗?

  破风筝 你们二位,到底是什幺意思?打开鼻子说亮话好不好?

  孟小樵 李将军不是早晚得走吗?

  破风筝 他走不走跟我有什幺相干?他越走得远越好!
  孟小樵 不是这幺说呀!你要去递个嬉和儿,珍珠就有了下场,你也有了饭吃,我们也能借你的光,有个办法!〔珍珠忽然推门而入。

  方珍珠 (对白说,表示不屑于理孟)二叔,你的话我都听见了!说实话,在我上学没上成以后,我的确要往下坡路走!爸爸对我好,大凤姐对我不错,可是妈妈始终不拿我当人。家里家外我既都不是人,我想去玩玩乐乐,跟那些女学生似的。我没有她们的知识,我可要跟她们一样的吃喝玩乐。我不能等着教人家把我抢走,也不能等着妈妈把我卖了。我想抓住个年轻的男人,先斩后奏,偷偷结了婚再说。可是,爸爸待我好,我不肯伤了他的心;现在,他又穷又闷气,我更不能只顾自己,招他生气。干脆的说,炮是一劲儿咕咚,要死,我跟爸爸死在一处!他不肯卖我,我应当水里火里跟他一块去闯。你,跟那个老头子,别再打我的算盘;招急了我,我也会撒村撒野!告诉你们吧,就是我要卖身,也是为了养活我爸爸,也得由我自己作主!二叔,你要是再来乱嘀咕,我会一头跟你碰死!

  破风筝 珠子!过来!好珠子,咱们爷儿俩站在一块,看谁再敢来欺负咱们!以前,咱们受够了欺负;以后,谁来硬的,咱们就一齐拚命!刚才孟先生不是说李将军要滚蛋了吗?好,他走了,咱们就踏实了!
  方珍珠 (对孟)告诉你,外边打炮呢,不定谁死谁活,我全不怕啦!你有坏主意,尽管使去,我等着你的!
  孟小樵 年轻轻的,别说话不留口德!我没有坏主意,我是见机而为,该怎幺作怎幺作。

  方珍珠 这回,是不是李将军派你来的?
  孟小樵 绝不是!我是来给你们父女出好主意,你们有的是活路,不去走,太可惜!李将军没给我什幺好处,我不给他办事。我是说,你们要是按着我的主意去作,你们混好了,我也跟着得点好处。

  白花蛇 二姑娘,你别误会。咱们既在江湖内,都是苦命人;你二叔可不是成心往火坑里推你!我不过今天听孟先生跟我一说,想想也有道理,就跟他来了。你干吗跟我生这幺大气呀?

  〔门外拍门甚急。

  破风筝 又是谁?(跑出去)

  方珍珠 二叔,请你不必为我担忧吧!我的命苦,就是孟先生给我出了好主意也甜不了!

  〔筝与王跑进来,王跑得直喘。

  方珍珠 怎幺啦?王先生!

  王力 街上抓兵呢,差点把我抓了去!我快躲一躲!

  方珍珠 到我屋里去!有人进来,您跳后墙。
  王 力 对!(下)

  〔门外又拍门。

  方珍珠 坏了,追上来了!

  白花蛇 我怎幺办?进来也许抓走我!
  破风筝 找你师姐去!看着点,要是抓兵的,你跟王先生跳后墙出去!(门外拍门更急)来了!来了!(跑出去)

  孟小樵 我说怎样?要是咱们有个阔朋友,谁敢上这儿来抓人?年纪轻呀,没有经验,没有见识,唉!〔筝同向三元进来。

  孟小樵 三元,你可好啊?老想看你去,总是匀不出工夫来!
  向三元 (背朝门,对珠)珍珠!李将军马上上飞机,教我来接你,一同走!东西都不用带,到地方一律作新的!走啊!

  孟小樵 我想到的,李将军也想得到,英雄所见略同!三元,你给我说说,请将军也带着我!

  向三元 你就是个娘们也没人要你!谁要六十多岁的老梆子?珍珠,走!快!

  孟小樵 我替方老板说一句,珍珠跟了去,方老板夫妇呢?
  向三元 李将军只娶珍珠,不娶别人!
  孟小樵 那幺,也多少得给他们一点钱,维持生活呀!
  向三元 我不知道!珍珠乖乖的跟着走,破风筝总会有点好处。

  孟小樵 (对筝)我说怎样?你说话呀,先要个官儿作!你作官,我作秘书,准保停停妥妥!

  向三元 别磨烦,走!

  破风筝 珍珠是我的女儿,谁也不能带了走!
  向三元 别给脸不要脸!

  方珍珠 我不能去!

  向三元 真的?

  破风筝

  方珍珠 真的!

  向三元 我今儿个弄走不了你,我不姓向!
  破风筝 你带着枪呢,是不是?掏出来,打!(指胸)
  向三元 打死你还费事吗?(掏枪)

  方珍珠 (抢上一步)先打我!打!

  孟小樵 你们怎这幺不知好歹呢?有这幺好的事不去,你们都饿胡涂啦?

  破风筝 向三元,开枪!

  向三元 (一把抓住珠的腕子,一手用枪比着筝,对珠说)走!(对筝说)你敢动!

  〔王急入,用东西顶住向的背。

  王力 放下枪,举起手来!

  〔向放下枪,王向筝一招手,筝拿起枪递给王,王将手中扫床的笤帚扔下,用真枪顶住向的背。
  王 力 走!(看向走至椅前)坐下!(向坐)我问你,孟先生知道这回事不知道?

  向三元 不知道。

  孟小樵 我真不知道!可是我会揣摩。自从那天砸了园子,我就知道准有今天这一招,所以我来劝方老板,教他自动的把珍珠献上去。

  方珍珠 呸!

  孟小樵 甭呸我!你,珍珠,得玩完;你,方老板,得玩完;你,王先生,得玩完;共产党一到,你们都玩完!
  破风筝 你呢?

  孟小樵 我完不了!向三元也完不了。以前,他在侦缉队里,后来他当特务,日本人在这儿的时候他也当特务,国民党回来他还是特务;以后,共产党来到,他说不定还要再升一步呢!是不是?三元!
  向三元 喳!

  孟小樵 所以呀,王先生,方老板,你们顶好别跟他为仇作对,他是万年青,永远是绿的!

  王力 你说完了?

  孟小樵 完了,净等吃饭了!

  王力 三元,李将军走,带着你吗?
  向三元 (摇头)不!

  王力 那幺你为什幺一定要帮助他呢?
  向三元 告诉你吧!我喜欢,我应当,打击人,李将军走后,我独自个还是欺负你们!万一李将军弄不到珍珠,还有我在这儿,早晚她得归了我!

  王力 你不怕八路军进来?

  向三元 八路军?九路军也不能把我怎样了!我会杀人,会杀人的永远有用处!

  〔又一声大炮。

  向三元 听!我们的大炮!八路军?二八一十六路军也进不来!

  王力 那是你那幺想。李将军什幺时候走?
  向三元 十二点。

  王力 好,你乖乖的在这儿等到十二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