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别秦城万里游,乱山高下入商州。

    关门不锁寒溪水,一夜潺湲送客愁。

    且说庞牛虎想到,那三家村这三个美女,谅他去也不远,俺且追上前去,若弄了他来,由俺作乐哩。那牛虎立起身来,带了三百个雄兵,飞追过去。那延庆听见有人追来,心里倒吃了一唬。回头一看,呀,这是庞贼,为何又追了出来?说道:“兄弟,那贼此来,必有奇祸,我们倒要留心的。”公主道:“哥哥放心。”

    道犹未了,牛虎提了板斧砍来,延龙挺枪迎住,放马就战。这女将在阵里冲来杀去,把庞家的人马杀得东逃西散。谁想延寿放上一枝冷箭,恰恰射中牛虎的手腕,这板斧就掉了下来,延庆也就一枪,那牛虎跌下马来就不响了。延龙认是装死,急忙跳下马来,腰里拔出龙泉宝剑,斩了牛虎的首级,挑在枪头,说道:“哥哥,我们上马赶路去罢。”

    那探子到飞石关报道:“三将军,不好了!俺这鸡鸣关的将军为追那呼将军,反被呼家把俺家二将军的首级都割了去哩。”毛虎听说大怒道:“吓!这反贼胆敢这般肆横,待俺到离山同石头陀去商议,定有分晓。”毛虎疾忙赶到离山,只见茅蓬里坐一个和尚,却同梦中相见的一样。庞毛虎道:“俺乃飞石关总兵庞毛虎,特来拜访。”和尚道:“衲僧久坐荒山,何幸将军到来。”毛虎道:“俺家四虎,因奉旨追捉呼家将的子孙,如今倒被这反贼杀掉俺两位哥哥。今来拜访老和尚,要求方便个神妙。”和尚道:“山里虽有四五百个头陀,都是不中用的。”毛虎道:“和尚不行方便,菩萨也不慈悲了。”那老头陀道:“将军既来见召,衲僧不得不领将军台命,且陪你下山走一遭。”

    那毛成就在飞石关扎了个营,请这和尚进营商议。头陀道:“老衲只晓得拜佛念经,那交战的事,佛经上是役有讲起,教老衲商议,也是白说的了。”毛虎道:“你念的什么经呢?”头陀道:“老衲信念的是金刚经。”毛虎道:“这金刚经可灵么?”头陀道:“这是最灵。”毛虎道:“和尚,你在营里念罢。”头陀道:“将军,那军营中不能洁净,须得老衲回到山上,代将军拜念这经,就灵验起来了。”毛虎道:“既如此,差中军送你上山。”头陀道:“这也不消,待老衲自去便罢。”头陀出了营来,就驾起云头去了。

    那毛虎飞檄前去知会那雄关总兵。花万年接来一看,便道:“四将军,你令兄调你鸡鸣关去防守,教俺一体严查,这也不劳吩咐的。”庞龙虎急往鸡鸣关去,那晓呼家恰恰到关,花总兵正在心焦,却好瑞莲走来,便道:“爹爹为何愁眉不展?”花爷道:“女儿不要说起,偏偏今日应龙虎被他哥哥又调守鸡鸣关去了。”那瑞莲道:“爹爹,闻得呼家将都是忠臣,庞家是奸臣,杀了呼家许多人口,还要追捉他的子孙,天理也是不容的。据孩儿看起来,爹爹该救忠臣的子孙,乃是顺天;若依了奸臣,将忠臣的子孙杀尽,谓之逆天。孩儿劝爹爹凡事顺天的好。”花爷道:“女儿的话倒也说得极是。如今教俺怎么放他去?”瑞莲道:“这又何难?只要爹爹发一枝令箭,孩儿扮个差官,到关去叫他们开了关,放他过去,就是爹爹顺天的阴功了。”花爷道:“既如此,与你令箭一枝。”

    那瑞莲扮了个差宫,请了令箭,到关前说道:“你们是仙山进来的么?”公主道:“正是。”瑞莲道:“你们在这里把守什么?晓得番婆子是要过关去的,就该请令放他们过去。”守关的道:“咦,好话!咱们奉花爷将令,在此把守这个关口,谁敢开关放他过去?这是怪不上咱们的。”瑞莲道:“不要罗嗦,快些开关。”守关的道:“咦,又来了!开了半天,不见你们过去,咱来请你过了关去,好上锁哩。”延庆弟兄一齐出关去了。瑞莲带钥匙缴令。

    那晓庞龙虎飞赶到关下道:“那仙山假进贡的呼家将,已过关去了。”龙虎又道:“快快开了这关,待俺快去追这反贼。”守关的道:“庞将军不要性急,待俺去领了钥匙,好来开关,放将军过去。”龙虎道:“谁叫你拿什么钥匙?”龙虎就赶将上去,把锁裂了下来,急忙过了雄关,一直追赶。那晓忽地里起了大雾,迷得天昏地黑,连这路儿也看不出来,白白的守了几天。庞龙虎忿恨不过,说道:“俺且进关,与花万年算帐,总在他身上要交还俺的反贼便罢,不然,就讲花总兵有意放那反贼过关去的。”

    庞龙虎回进雄关,对这花万年道:“朝廷差你在此防守关隘,你并不查奸察匪,把那奉旨密查的反贼呼家贼,私自放走过关,什么讲究?你去追还了反贼就罢,倘不出去追还这反贼,则怕你的官儿也做不成,性命也就难保哩!”花总兵听说大怒,便道:“庞爷,你好没分晓,俺放的是仙山进贡的番使,那有什么姓呼的过关?你既要开关出去,也该向俺拿了钥匙开关。你就裂锁逃关,俺那里知道你做什么勾当?”庞龙虎道:“花爷,这话也不用提了,将来放关须查个明白就是了。”花总兵道:“放人过关,总要查清白的,倒是那裂锁逃关的官儿没有防备他。”庞龙虎道:“花爷又来讲笑话了,请进去罢。”

    那龙虎回到飞石关,想起离山那和尚。来到离山,见了和尚,便问道:“这金刚经念得可有灵验么?”头陀道:“怎么不灵?将军请看那西天这一股不紫不黑的杀气,从西一直到东盘结,这一块赤气,只怕不久就有兵火来了。”龙虎道:“和尚,这金刚经果然灵脸,他们西边杀来,识须俺人马多些,围住了他,放起火来,这个兵火也够他受用了。”头陀听了,也不回答,把头顺这一颠。

    龙虎依旧下山,来到鸡鸣关,见了毛虎,把那话儿细细说了,又道:“哥哥,我们关上多添几千人马,倒果紧的。倘然早晚那呼贼到来,我们就好与他出战,四面的人马乘势就围将拢来,却是这个兵火,人都不知道的。”毛虎道:“既有这话,我们就差中军去提了一万人马到关,也够用了。”龙虎道:“哥哥,俺到飞石关去了。”自古道: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