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记新唐去复来,日照重关次第开。

    公子远迎山寨里,将军捧敕至京回。

    且说呼延庆同了延龙、延寿和两位公主,到坟上拜祭了一番,上马就走。一路行来,前面已是鸡鸣关了。那延庆取了劄敕,飞赶到关。守关将道:“你们到哪里去?大呼小叫做什么?”延庆道:“俺奉旨出关有事,你还敢不快快开关!”守关的道:“这倒不相干!你说是奉旨出关,咱也不管你有事没有事,拿凭据来看。”那延庆取出那劄符,守关一看,便道:“请坐。咱去回明了将军,好来开关。”

    那守关的进去见了牛虎说:“有奉旨出关的,要过关去。”庞牛虎道:“既是奉旨,可有什么凭招?”守关回道:“有八王爷的劄符。”牛虎道:“放他过关去。”守关的连忙开关,便道:“请爷们过关去。”

    那延庆兄弟一齐过了关来。延龙道:“哥哥,俺听那把关的说,呼家将杀了庞琦、庞飞虎,因此各关都紧急得了不得。倘查问不清,弄出事来,就有干系的。”那公主听了,大笑起来,说道:“亏他这样紧急,我们才好到坟祭祖,请我们过关哩。”这叫:

    世间好事多磨折,今日方知苦后甜。

    且说那三家村的梁定金、鲍胜金、刘赛金逐日在花园里演习枪法,教女婢们操练刀剑、弓马,谁想那鸡鸣关的总兵庞年虎,密差中军卜世球、宗洪来到三家村刘员外家里。那员外出厅相见,说道:“两位老爷到此荒村,有何公干?”中军道:“今日俺奉鸡鸣关庞总兵差来,与员外的令爱作伐。”员外道:“呀呀呀!二位既是总兵要你们出来作媒,难道不晓得我家的女儿久已配定与人的么?”那中军听了,就作别员外,回到关来,把刘员外的话细细说明。牛虎道:“他既不承抬举,俺到明日领了几个家丁,竟去抢了回来,看他有甚法儿?”卜世球道:“将军既要抢亲,何不今晚就去?”牛虎听了大悦,便道:“既如此,你去点了三千人马,就到三家村去,围他起来,到刘家去要他将女儿好好送了出来,我们也不必再到他家里骚扰。他若有推阻,我们就杀进去,也不怕他的女儿不弄到俺的手。”

    中军官领了将令,立刻点起人马,来到三家村围往。那营里放了三个大炮,震得地动天摇,惊得那村上的百姓,慌慌张张道:“这官兵到来,不知什么缘故?”那几个老人家说道:“不好了,我们大家去报知员外,那些官兵团团围住,听他说,到刘家抢亲的来了。我们都到员外那里去。”村上这些男女,见了员外,说道:“员外,不好了。”员外道:“什么事情,大惊小怪?”众人道:“如今有许多官兵围在那里,听他说,到员外家里要抢小姐去哩。”员外听了,唬得目瞪口呆,说:“这便如何是好?”员外急忙来到花园,说道:“女儿,你们还要在这里射什么箭?”小姐道:“爹爹,却是为何?”员外道:“今日早上有两个武官来说,鸡鸣关的庞总兵,要我女儿去成亲。为父的对他们说,俺家的女儿,久已许配与人的了。那武官听说,也就去了。谁想此时,有许多官兵在我们村上,说要抢女儿去,如何是好?”那定金、胜金、赛金道:“爹爹,不妨。自古道,兵来将挡,本来土掩。等他到来,女儿出去与他决个胜负。着是胜了,就罢,倘不能取胜,女儿乘此就到新唐去也。爹爹,你也不必挂念。”员外道:“这是那里说起!”定金道:“爹爹,事到其间,不得不如此。”员外父女正在悲苦,忽听炮声不绝。外面人声沸翻,赛金道:“姐姐,事不宜迟,我们快些出去。”

    庞牛虎、卜世球、宗洪假作舞枪杀来。这三个女将,同了那三百多个女兵,各用了双刀,冲将出来乱砍。那庞牛虎倒也不能招架,只得勒马避过,然后带马挺枪杀上,那女将迎枪就战。刘家这村上的男男女女,也助那女将威势,只听村上战鼓咚咚。牛虎心里却也胆怯,不道这女将一直追来。庞牛虎道:“姣姣,你好厉害!把汉子追得这么狠!怎么同你做夫妻哩?”那女将道:“你这龟子休走!”

    那牛虎正醒半战半退,那晓呼延庆、呼延龙、呼延寿、呼延豹,同了金龙、迎凤到三家村来。延寿道:“哥哥,那三家村里怎么倒有庞总兵的旗号?”延庆看道:“兄弟,莫非庞家又到三家村来寻我们么?”金龙道:“哥哥,不要管他!我们追上前去。”延庆兄弟就拍马飞赶,喊道:“庞贼,你呼爷爷来也。”

    牛虎听喊,便道:“反贼,快来受死!”道言未了,呼家已刺过枪来。牛虎回马架住,说道:“你好大胆!现在奉旨拿你!你还敢与俺照面杀阵,好不知死的呼贼,快快下马受缚。”延龙道:“奸贼看刀!”那呼家弟兄同这两位公主,杀得庞家的人马东奔回窜,零零落落,四散奔逃。呼家将依然上马前去。

    牛虎看那呼家将上马去了,心里又想追他,又怕杀他不过。卜世球道:“将军,我们且把人马点一点看。”牛虎道:“点他也无益,快着宗洪到关,速速挑选利兵二千,便好追这呼贼,也不怕不擒的了。”卜世球道:“既如此,何不再去请了飞石关的三将军到来,也好商议商议。”牛虎道:“宗洪,你到关点了人马,叫他们先到三家村来,你再往飞石关请三将军作速到来,好去追擒呼贼。”

    那宗洪到关,点了人马,令他们到三家村去,自去飞石关请了三将军到来。那庞毛虎道:“哥哥,你差宗洪来说,呼贼在三家村看见,何不就擒住了他,怎么又放他逃去?”牛虎道:“你好讲没气力的话。那晓得呼贼带的女将好生厉害,把俺的人马杀得东窜西逃,教俺独自个儿怎么好擒住这几个反贼?”牛虎道:“兄弟,自古说,古镜虽明难比目,上阵还须亲弟兄。”

    且说刘定金打败了庞牛虎,和胜金、赛金乘此到新唐,寻访呼家将去,那妹妹三人,一路而来,好不苦楚。胜金道:“姐姐,前面这大山是那里了?”定金道:“妹子,我们快些盘山过去罢,想必这里有歹人的。”道犹未了,忽见山后赶出一班喽罗,喊道:“留下买路钱去。”定金就骂:“你这瞎眼贼,难道不晓得俺是过路的?”喽罗道:“咱不管你过路不过路。”定金提起枪来就戳,喽罗架起了一根棍来,定金掣转枪来,一连戳伤了十余个喽罗。定金道:“造化你这狗贼。”胜金道:“我们去罢。”

    姊妹三人刚刚盘过这大山,那晓一个赤脸大汉同了四五十个喽罗,飞奔到来,大喝一声:“呔!你这妖精休走!”定金回头一看,便骂:“你这红脸贼,敢是要来讨死?”那赤脸的同那一群喽罗,飞赶过来,这赤脸的就提起板斧,砍将过去,却被胜金就势一枪戮来,恰恰刺中了赤脸贼的腰里,血流不止,就跌下马来。赛金赶上,又是几刀、砍得他脑子稀烂。谁知山上又有许多喽罗到来,刘定金姊妹三个见了,倒是一惊,胜金道:“姐姐,寡不敌众,如何是好?”定金道:“妹子不要害怕,我们总拼着命,与这强盗杀到底。”赛金道:“不妨,我们的女兵也还算有胆气的。”

    那三个妹妹正在那里忧闷,不道这许多喽罗赶来,一齐脆倒,说道:“俺这里的高山大王已经被将军杀死了,如今俺高山没有了寨主,如何是好?故此小的们特来请将军权做个寨主。”定金道:“你们既请俺上山作主,凡事须要听令。”小喽罗道:“这个自然,”定金道:“既如此,先把旗号改了‘三金王府’,你把山上的人马传集来听令。”那喽兵逐一齐到。侯将军发令。三金王道:“人马既齐,共有多少?”小喽罗道:“启上大王,兵有三千三百三十三名,马有三百三十三匹。”三金道:“小喽罗们,你上山来,把俺将旗扯了,你们把营寨扎下。俺今升帐,吩咐大小喽罗军按名领赏。”喽罗写奉了将令,来到营前,说道:“小校们听着,今日大王吩咐,大小军校按名领赏。”那各营军校都道:“这个寨主不是当要的,看来赏罚是厉害,依了他的令就是了。”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