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从师有宿因,弃家权去读黄庭。

    蒲团且坐千余日,道德圆成功自深。

    呼延庆骑了石虎,一霎时来到终南山后万花谷,那虎就立住不行。延庆跳下成来一看,只见苍松密密,古柏重重,隐隐里宫殿层层,果是神仙洞府。延庆正在观玩,王禅道:“徒弟过来,同我去见祖师。”

    延庆随了王禅走入洞府,只见蒲团上坐一个白髯老者,手里拿一柄拂尘帚,端坐中央。王禅道:“弟子拜见!前奉祖师命,弟子往王贵庄度那延庆到山。”云中子把头颠了几颠,王禅就教延庆拜见了祖师,云中子道:“王延庆既来,你须好好教授他。”王禅同延庆拜别祖师,回归洞府。那王禅把秘典法术的天书细细与王延庆讲究,这延庆倒会参解,王禅听了大喜。这教:

    仙诀不传凡,俗子无从觅。

    台垣降尘世,真仙来教习。

    延庆得了术诀,又将十八般武艺时刻演习,却是:

    古来术法有真传,俗子安知玄妙声?

    武曲临凡飞白鹤,道成初试胜王禅。

    且讲庞多花自从宋仁宗封他做了贵妃,把一个呼家将杀得东逃西奔,四处追捉,终未拿获。今差四路总兵分头追赶,过了数月,尚未见有擒拿呼守勇、呼守信的奏章到来,心中却也烦闷。庞妃正在焦思,忽内侍走到宫门口道:“启上娘娘,圣驾已到外宫,请娘娘接驾。”庞妃道:“臣妾庞多花见驾。”仁宗命宫娥扶起,用御手搀了庞妃,进了内宫坐下,庞妃西首侧坐。仁宗道:“庞卿,你可晓得,朕在八王府国内赏花,见一个孩子,相貌生得甚是奇怪,与朕梦中得受九天仙女抱送来的孩子一般。更且那孩子的八字,又同刘妃生下公主的年月日时,都是相同的。如今朕把这孩子嗣为太子,续了赵氏香火,再作道理。”

    庞妃听了,犹如小鹿在心头撞个不住,口里道:“万岁,这也极妙。有了接香火的,江山还要怕谁?但八王爷这个孩子,是那位娘娘的?”仁宗道:“那孩子却不是王爷宫里生的,是八王做寿,差陈琳在御园采取仙桃,庆祝八王寿诞。八王开盒取仙桃拜祝,那盒里开出这个孩子,王叔留养宫中,朕将来还要慢慢的察问。”庞妃唬得两手如冰,无言对答。

    仁宗讲了这话,又道:“贵妃,朕今日来与日下一盘棋,也好消遣。”庞妃旁坐,正要着棋遣兴,忽内监许世泰奏道:“启奏陛下,三边总制施彪有告急本章到来,说辽兵猖撅,杨家将被辽兵战败,杨家兄弟已到西番借兵去了,不道辽兵攻破三关哩!”仁宗将施彪的告急本章看了又看,即降旨到兵部衙门:“会同九卿科道,速点骁将百员,精兵十万,随朕亲往三关破辽!”

    那九卿文武齐集朝堂,议选骁将周仁、江一飞,郭兆熊等百员,挑集了精兵十万,仁宗就命梅又李做了领兵前部先锋,雷胜点做全营参赞,右翼右哨、左翼左哨各各点完,就此起行,这教:

    秦时明月汉时关,御驾亲征果不凡。

    自古真龙得虎将,管教胡马度阴山。

    且说庞妃听了那一番的话,心里时刻不安。幸喜边关告急,万岁领兵亲征,心想:且送了圣驾,待我慢慢的来诘问。庞妃各官,跪请圣驾,那晓仁宗已上马出宫去了,庞妃在宫,终日昏昏默默。

    一日,想起陈琳、寇直御,就差一个小太监,去唤陈琳、寇直御来见。那小太监奉了贵妃的命,唤了他们到宫。陈琳、寇直御道:“娘娘在上,奴婢叩见,望娘娘恕罪。”庞妃道:“我怎么待你,你们全然没有良心!那金水河的事,到底怎样办的?快讲出来,免你的死!”寇直御道:“那年奉娘娘的命,将太子抛送金水河去,婢子敢不依行?况今已数年,又提起他做甚?劝娘娘不必拨草寻蛇了。”庞妃道:“这事明明是你弄在那里的。”庞妃又查问陈琳:“那时你在御园则甚?”陈琳道:“奴婢在御园是奉旨取桃,与八王爷做寿。就是金盘里有什么小孩子,奴婢并不晓得。”庞妃道:“陈琳,你既不知,与我取鞭子来,把寇直御先鞭他一百下,然后再问!”陈琳对着寇直,大家含一包眼泪:若不依庞妃鞭打寇直,庞妃愈加忿恨;如听了他鞭打,这寇直的冤陷,如何分别?我想庞妃不念圣恩,反把一位太子教寇直送至金水河中淹死他的性命,俺与寇直不忍把太子淹死,商量将太子放在盒中,与仙桃一齐送进八王府去。那晓隔了七年,又来讲起。陈琳假意提了那鞭子,把寇直鞭打。

    庞妃看陈琳鞭打寇肖,并不实力鞭责,想是陈琳、寇直通同作这个弊,故此陈琳遮掩,不肯用力鞭打。庞妃就接过鞭来乱打,寇直熬受不起,被妃鞭死。庞妃看那寇直已死,陈琳决难留他,一面将鞭子也就劈面乱打,陈琳道:“娘娘请息怒,即使奴婢救了太子,也是奴婢们份内的事,若依娘娘将太子淹死,将来宋朝的天下,就没有社稷主哩。”庞妃听了大怒,教令内监李茂才等一齐动手。陈琳道:“快些打,自古‘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俺陈琳救了太子,今日被庞贵妃打死,将来也得个名儿。没使见了先帝,俺也无愧!”

    陈琳正在那里受苦,忽有守门太监孙恩道:“启娘娘,万岁有旨,特召内监陈琳飞骑前往,随驾征辽。”那庞妃接了圣旨,唬得浑身冷汗,抖个不住,说道:“陈琳,难道你不念我平素看待你的恩么?”陈琳道:“咱是再不忘恩的。”庞妃道:“既是知已,我今恕你,快去端正起身,前往驾前行走。那金水河的事,我如今也不来究你,你可晓得么?”陈琳道:“奴婢知道。”话毕,就同孙恩出了宫门,上马去了。这教:

    王孙脱难寄珠楼,内侍儿希命不留。

    有此忠良心不昧,天恩犹助宋春秋。

    那陈琳奉召,星飞赶上边关,随了圣驾,这也不在话下。

    且讲庞妃密令内监李茂才等,把寇直御的尸首推下金水河去:“日后圣上回宫,问及寇直御,你们竟说是落河身死便了。”那李成才等把寇直的尸首抬到金水河边,推将下去。只见一道白光,直冲上天。那晓河里的神道,早报龙王知道,说那内侍寇直御因为救了太子,被庞妃忿恨,遭屈打致死。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