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略应堪夸数公,只今方信有英雄。

    喜看翡翠金枝贵,欲钓鲸鱼沧海中。

    且说呼守勇自从除妖得了金鞭,见过国王,就请守勇到内庭将息几天。那守勇将这金鞭逐日在手中舞弄。一日,国王来到书房,守勇正舞得高兴,国王看了一会,连声称赞:“果然将门之子。”守勇回转头来,看见了国王,急忙放了金鞭,道:“难臣不知万岁到来,有失跪迎。”国王道:“咱家与山前杨氏、山后呼氏,原是世代老亲,何必这般谦逊?”守勇道:“难臣承千岁如此抬举,也是叨祖宗的荫庇。”国王道:“前日的金鞭得手,这是你令祖阴空默助,将来贤侄必作栋梁之器。”那国王讲了一番叙亲的话,依旧回宫去了。这教:

    相才还是将才高,万里江山一举劳。

    皇封御弟呼家将,荫子蒙孙穿锦袍。

    同王来到西安官,娘娘接了万岁,进宫坐下,说道:“孤家有一桩事,与娘娘商议。”娘娘道:“千岁有何见谕?臣妾谨当领听。”国王道:“与娘娘商议,非为别事,因为公主年已及长,东床未选。孤家为此,日夜焦思。前日为了桃花谭出了一个怪物,逐日在那订里兴风作浪,不知戕害了多少百姓。公主听了,一时气冲牛斗,领兵前去剪除,那晓得到了桃花谭,这怪物正在那里兴风作液。那公主一看,好似一条金龙,对着公主飞来的样子。吓得公目瞪口呆,方得她有主意,就急忙回宫,孤家心里甚为不安。幸喜公主近日身体安泰,孤家才得放心。”娘娘道:“人家为了儿女,父母心肠都是这般的。唯有儿女的心肠待爹妈,只恐就不能够了。”国王道:“虽然如是,总要教导。”

    娘娘道:“那桃花潭的妖怪,如今怎么样了?”国王道:“娘娘讲起桃花潭,真正奇怪,那桃花潭里这个妖怪,方得孤家的表侄呼守勇到新唐来见孤家,那时孤家就教他带了三百名番兵往桃花潭去。呼守勇到桃花潭不多一会,河里就翻风作浪,乌云蔽日,云里有一条金龙飞舞。守勇喝了一良‘逆畜!’云里忽又出现一条青龙,与那一条金龙盘旋了半日,忽然大震一声,那里晓得就是宋太祖赐与孤家姑丈呼延赞老将军的这根金鞭。咱侄儿得了这鞭,那桃花潭里的风浪顿息,天上的乌云散去。又隔了几日,河里也不起风浪,百姓也不讲起什么妖怪。咱看那呼家表侄,将来必是个大人物哩。故此孤家有事与娘娘商议,咱想公主的容貌也好,武艺又强,年纪又是相仿。孤家欲将呼家侄儿做个东床佳婿。”娘娘道:“既呼家侄儿到此番邦,应请他到府中安歇,也该来见我。”国王道:“娘娘,那侄儿已在西书房住,因他平妖辛苦,咱教他将息几天,然后相见罢了,所以呼家侄儿尚未拜见。”娘娘道:“既如此,臣妄与千岁同往书房何如?”国王道:“这是极妙的了。”

    那千岁同了娘娘即时来到西书房门首,内侍道:“呼将军,千岁同娘娘在此。”守勇听了,急忙出厅迎接,口称:“难侄不知千岁与娘娘到来,有失远迎,望岂恕罪。”国王道:“侄儿免礼。”进了书房坐下,守勇拜见已毕,千岁开口说道“孤家今日同娘娘到此,非为别事,一则念及老亲,二来见你人材出众,武艺高强,孤家欲将公主与你结个百年夫妇。”守勇道:“多蒙万岁与娘娘这般抬举,难侄岂敢?况公主是玉叶金枝,宫帏闺秀,难侄如今是丧家之犬,东奔西逃,不知将来如何下梢哩。”娘娘道:“呼家贤侄,你何这般推阻?将公主匹配与你,也是千岁重亲情的好意,将来新唐马氏与后山呼氏的亲,不致疏失了。”守勇道:“难侄已曾娶过王氏金莲、赵氏三姐,成婚未几,又被庞贼领兵追招。方得三姐与贼对敌,难侄乘势走脱,苟延性命,遇到此间,皆二位侄妇相扶,未经被贼擒拿,以为幸甚。”千岁道:“娘娘不必听他,咱们且进宫去,是有个道理。”

    那千岁同娘娘进了内宫,说道:“公主,你到桃花潭看见的什么金龙?唬得孩儿浑身冷汗回宫,倒病了几天,那晓这金龙,就是后山呼家将的紫金鞭。”公主道:“父王何以知之?”千岁道:“我儿那日从桃花潭回来了,恰好你表兄呼守勇到此,咱就差他到桃花潭去,谁知你表兄呼守勇一到河里,风浪大作,白雾漫天,空中金龙狂舞。后又有一条青龙,在云瑞里盘旋了一会,那金龙掉下地来,众人拥去看来,恰是一条紫金鞭,被守勇拾了这鞭,云已散去,风浪即止,百姓也不讲那妖怪了。”公主道:“这也奇怪,将来倒要与表兄相借这金鞭来试看一看。”国王道:“何必要借,孤家现在待黄道吉日,就要把呼表兄与公主完姻了。”公在听说,不觉腮映桃红。娘娘同公主,随往里边更装去了。这教:

    脱下罗衫换锦袍,宝髫高扳翡翠娇。

    今日洞房香满院,专待仙郎度鹊桥。

    那国王道:“今日是黄道吉日,与公主完姻,速速备了花烛灯彩,须要整齐。”一声吩咐,各官纷纷备办。等到良辰花烛,各官齐集宫门称贺。国王道:“众卿少礼。”令内监陈三千陪了众卿到御园饮宴。那乐工傧相请出驸马、公主,拜了天地,见了千岁、娘娘,夫妻交拜已毕,随送入洞房去了。千岁道:“娘娘,你道呼表侄配的公主何如?”娘娘道:“果然配得不差,这对夫妻,好像仙子临凡,还有什么比得上他们?”千岁道:“妙啊,没有什么比得上他们。”那娘娘同千岁,得意洋洋也回宫去了。那守勇把这庞妃狡奏,仁宗发怒,遣庞集领兵歼灭的话,讲说了一番,同入香房安寝。到了天明,双双来到内官,拜见了千岁、娘娘,请过了安,双双依旧回房,两下里谈谈笑笑,不觉又是梅梢月上,鸳枕朦胧,怪煞金鸡报晓。却是:

    御前初献紫罗衣,交颈鸳鸯卧碧溪。

    南燕北来新洞府,蓬莱小院遇仙姬。

    且说王员外想起:招了呼守勇为婿,和女儿金莲成婚未几,不料就遭庞妃的父亲庞贼领兵杀来,把俺的庄子团团围住,要捉呼守勇去。方得俺女儿同翠桃,倒也有些主意,救了守勇。自从守勇去后,音信全无,不觉倒有十个年头了。俺女儿金莲时常想起了他,就要啼啼哭哭,俺与院君的心里好不懊恼,幸而有个外孙,叫做王延庆,今已十岁,倒也聪明。做娘的若是有些悲切,他就叫了翠桃一同在旁解劝,说道:“凡事总得孩儿长大起来,自有个道理,母亲若然若坏,教孩儿怎么办。”翠桃道:“娘娘,自古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官官到也讲得是。劝姐姐凡事要看小官人面上。”娘娘心里甚是明白,以后只把小官人长成,再作理会。

    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