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小离家受苦辛,剑囊空佩未邀勋。

    昔日功臣今受屈,旁仇未报暮云生。

    却说齐国宝为了女儿月娥婚事,高搭摆台比武来选东床。此时红日已升,那国宝来到里边唤起夫人女儿,妆束起来。那月娥小姐已经妆束完了,这些使女与小姐一样妆束。你道怎生打扮:

    头上高飘雉尾,身穿红锦绣衣。罗裙低系,金莲似铁。双剑如飞,将军

    不敢近,神鬼皆逃避。

    那齐国宝同了夫人、小姐跟了一班女从。都来到台上。那管军、力士一同来到台前参见,国宝就令管军,把珠灯彩球都要张挂齐备,四面都要扎营。管军奉令,吩咐力士把灯彩张齐,营伍完备。国宝又令:“四路省军领兵暗伏,倘有人敢台前喧嚷,立即擒住了他,拿来见我!”那四路管军、力士各各奉令把守。诗云:

    今日雄才施技勇,擂台比试选东床。

    那齐国宝为了女儿月娥招婿,搭起这座擂合,挂了榜文,就有多少勇士齐到台上来比试武艺,倘然中选,也显得英雄盖世。

    却说西番单于的儿子叫做单于吉,年尚十七,生得面青发红,手似钉钯。听说齐国宝擂台选婿,那单于吉也想中选东床,出厅见父亲,禀道:“父王在上,孩儿有话禀明。”单于道:“我儿有话,且说来为父的听。”单于吉就把擂台比试的话细说了一遍。单于听了大笑,说道:“定天山齐国宝的女儿,那个不晓得他的将才,你如何去得。”单于吉道:“爹爹放心,孩儿若去,包管中选。”单于道:“我儿既要去,须得见机才好。”单于吉诺声道:“是。”就带了勇壮家将二十名,同往定天山比试,诗云:

    年少辞家独出群,金鞍宝马去邀勋。

    一枝百年姻眷好,英雄盖世古今闻。

    且说呼守信在定天山,远远听见人声如沸,金鼓喧天,不知何故。守信正欲来问,恰好都管军走来,说道:“呼将军,为何不到山下去打擂?倒在此间闲耍。”守信道:“打擂台则甚?”管军道:“为小姐招亲。”守信听说小姐招亲,心里想道:向闻月娥貌似西施之美,不免踱到台前观看一”番,有何不可?正是:

    日高三丈群英集,齐望合同美玉真。

    那月娥吩咐女婢往台前高叫道:“俺奉小姐之命在台上赌胜,如有不怕死的,请上台来与俺比试。如果俺胜,好与小姐亲向比试,胜,则与他花烛。”道犹未了,那晓闪出一个和尚,上台喊道:“俺乃外国和尚石头陀,在此与你小姐比胜!”那女婢见了这个头陀,心里好不着恼,即使武艺高强,怎么与小姐成亲?

    那晓月娥在里边见这头陀生得恶状,倒在此撒泼,怒道:“待俺打他下台去!”月娥走到台前大骂:“秃驴,你来送死罢!”那和尚见了月娥就呵呵大笑道:“你休得夸口,只怕洒家这一拳,也够你受用了。劝你不如快与洒家做亲的好。”月娥听了大怒,使出一路长拳,那晓这和尚纵上台来,被月娥一个双飞脚踢将过来,那和尚就一个斤斗摔下台去,引得一群英雄拍手大笑道:“你看,金刚这样的胖和尚,原来是纸糊的!”

    那晓单于吉也就纵上台来,喊道:“俺西番单于的三太子在此!”月娥道:“呔!你象个什么东西,也来送命。”太子听了,怒上心来,就飞纵上台。月娥摆一个金鸡独立势,打将过去,那太子连忙一躲,也摆个猿猴献果势打来,月娥就趁势打去,那太子一个斤斗跌下台来。

    守信看得火气直喷,跳上台来,把眼睛轱轳轳看了一回。月娥也是暗想:这个好象姓呼的一般,不免待我叫他一声,看他如何。月娥道:“小将军,你何苦也来送命?”守信道:“为将之人,从来不顾身命的。况俺乃呼家将的子孙,谁人不知。”月娥心里己是明白,假意把两拳擎起,做个扑天雕舞势打来,守信乘势踏进,破了这势。月娥又摆一个蛟龙舞爪势,守信就钻将进去,一把抱住。那月娥低低说道:“冤家,抱松些。”守信心里好不喜欢,只得放手,挽住了一根鸳带。正要一同回营,忽见台下这些人儿说道:“快走,那边兵马杀来也!”守信听了,心中好不忧疑。忽听巡报说,西番单于吉领兵围住,要抢小姐,亏齐雄小将和三娘在那里征战,不能取胜,要请小姐去助阵。

    守信不问情由,捉棍飞跑,见了单于吉就拦头一棍,恰巧中了肩膀,趴闷在地,那些将弁见太子如此,说道:“不如收了器械,扶了太子起来去罢。”那单于吉道:“啊唷唷,好厉害!快回西番去。”单于吉领兵起身去了,齐雄同三娘、守信一齐上马回山。这教:

    姻缘巧遇呼家子,中选成亲齐月娥。

    那月娥自选中呼郎,就同国宝夫妻上山,国宝道:“女儿选中了呼守信,为父的也称心了。女儿你且到房里收拾打扮,待俺端正花烛,请呼郎与女儿成亲。”国宝吩咐这些力士:“将灯彩挂好,快唤乐工傧相。今日黄道吉辰,与小姐完成花烛。”

    国宝因月娥选中东床,不胜快活。那呼守信想起哥哥守勇,不知流落何方,爹妈被庞贼父女所害,冤死一家儿性命,此冤何日伸雪?想到其间,令人心痛。这是:

    父母劬劳恩似海,沉冤何日与亲伸?

    且说齐月娥与守信成了夫妇,已经两月,齐月娥向呼守信道:“我看你终日愁眉不展,却是为何?”守信将爹妈含冤的话说了一遍。月娥听说,不觉掉下两行珠泪,说道:“公子不必心痛,我去向爹爹商议,招些人马,也去杀他满门,就伸了公公婆婆一家儿的深冤了!”守信道:“但得如此,就是九泉冤苦亲魂亦感激不浅!”月娥道:“公子,古云:父母翁姑,恩亲无二。不免同去与我爹妈商议便了。”却是:

    且看翡翠兰苕上,欲掣鲸鱼碧海中。

    话说呼守勇一路行来,过了许多峻岭,看此处山色,与中原无二,人物恰是不同:面上好似有漆,身上臊腥,穿的羊皮,身上倒挂大圈,问他姓名,也不知他说的什么。恰好有一个年老走来,守勇就上前问他,他说是新唐国差来,查点马匹到此,不然也不到西凉。守勇道:“这里到新唐还有多少路程?”那老者道:“这里到新唐,只有三天了。想是你要去么?”守勇道:“正是。”老者道:“你到那一个府第?”守勇道:“俺不到府第,要到王府去的。”那老者听了又道:“小英贤,你怎么要到王府去呢?”守勇道:“那新唐国的主公,就是俺祖呼延赞的妻舅马化风。他当初原想在中华做一个藩主,因出了赵匡胤,做了大宋皇帝,他就到新唐国来做了个番王。那大世子马韬,就是俺父王呼必显的表兄。”老者道:“小将军原来是马千岁的亲戚,如此,失敬了。”守勇道:“你在新唐做什么?”老者道:“不瞒小将军说,俺在新唐,蒙千岁容我,做了一个查马军,所以到西凉查马。今日幸遇小将军说起,又是千岁的亲戚,俺真正有造化。”守勇道:“前面是什么地方?”老者道:“就是新唐了。”守勇一望,心中大喜:我道新唐怎样,原来与中华不相上下,两国的城垣宫殿都一样。

    守勇正在观看,只见前面许多官军、太监摆队行来。那老者道:“小将军,快请回避,前面花花公主驾来也,另日再会罢。”言犹未了,那老者就拍马飞去。呼守勇只得回避。公主在马上飘然而过,守勇伏倒草内偷看了公主心里想道:“只说中华人物丰来,难道番邦女子倒比中华更美。方才马上的公主岂不是绝色?就是这些女侍,也有几分姿色。正是:

    休说中原有美女,谁知西番胜西施。

    呼守勇看见花花公主驾已过去,就立起身来,心中想了一会,不知公主到那里去。守勇正在那里心焦,恰好有一队武士经过,上前施礼道:“请教列公,今日公主何往?”一武士答道:“今日公主到桃花潭去,因潭里出了妖怪,已经在地方上吃了些百姓,俺国王故尔差遣公主前去看来。”守勇道:“桃花潭离此多远?”武士道:“不过三十余里。”守勇道:“噢,离此不远了。”武士道:“看你这妆束打扮,不象俺新唐人士。”守勇道:“俺乃是大宋的呼家后代呼守勇也。仁宗皇上偏听庞妃妄奏,说俺爹爹欺君傲上、心怀反意,故尔将俺全家抄斩。俺为了伸冤报仇到新唐国来。”武士道:“将军,咱们各奔前程。”守勇道:“请了。”大家分手。

    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