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获楼兰终不还。

    且说呼守勇正要作别下山,不道被庞兵围住,不觉惊呼道:“这山前山后都扎下营寨,教我从何处走出呢?”虎臣道:“妹丈休要心焦,你且住在此间,待我夫妻与他厮杀便了!”庞臣说罢,即吩咐披挂,自己头戴一顶金扑头,穿一领金锁甲,提一根长枪。赵大嫂用一副扎额,两根鸡雉毛,使一对飞剑。他二人一齐上马,飞赶下山,勒住一看,说道:“娘子,我想必要杀他个措手不及。”赵大嫂道:“官人讲得不错,同你冲将出去。”二人就拍马加鞭,冲入庞营,道:“呔!那里毛贼,敢在此处讨死!”

    那庞家才到,没有防备他,倒被赵家夫妇杀了四五百个人马。那庞龙虎、庞牛虎兄弟两个,各执了一根长枪,也就上马追来,喝一声:“狗男女休走,快把呼家兄弟献出,饶你的狗命!若再支吾,管教山林扫平,砍取你的狗头。”赵虎臣夫妻听说,不觉怒气直喷,骂道:“你这乳臭的龟孙,着枪!”庞龙虎也就挺枪迎住。赵虎臣与庞龙虎战三十余合,胜败未分。赵大嫂拍马追来,庞牛虎也来厮杀。赵家看这庞兵,一个青脸,一个红脸,好象魔怪一般,说道:“我们且诈败了罢。”

    庞家两个少年,不知赵虎臣夫妇是诈败,反大喝追来,道:“强盗休走!”挺枪正刺,那晓旁边有一把板斧直砍下来,牛虎连忙闪过,赵大嫂扳弓连射两枝神箭,只听飕的一响,已中了庞龙虎和牛虎。那毛虎、飞虎看见两个受箭,各领兵杀来,把赵虎臣夫妇围将拢来。赵虎臣夫妇心里十分着急,只得拼命的交战。叹道:

    五六年来多战场,至今犹恨在山冈。

    不思吞国兴王霸,为根深仁义不忘。

    呼守勇望见虎臣夫妇被庞兵围起大战,急同凤奴商议道:“贤妻,如今大舅、大嫂被庞兵围住,在那里大战,我和你快去解救了他。”凤奴听说,就令众人目吩咐喽兵披挂停当,速将连珠炮放起,一同杀进庞营,解救大王上山。那喽兵奉令,满山都用鹿角、擂木、石炮守住了这山头,一面放起炮来,一面同了守勇凤奴冲进庞营,杀得庞兵措手不及,如何抵挡。

    赵虎臣同大嫂看见守勇、凤奴领兵杀来,又是一场泼战,趁了守勇的势,一齐杀出重围。虎臣道:“若非妹丈与舍妹领兵杀来,如何能得解救?看来庞家的人马果然充足。”守勇道:“大舅,我想此处,凉亭虽好,终非久恋之乡。不如再到别的山头去住罢。”虎臣道:“妹丈放心,我山中也算兵精粮足,可守数年,只要严加看守,待他营里疏防,乘机冲杀他一场,岂不是好?”守勇道:“高见甚是,倘庞家杀上山来怎么处?”虎臣道:“已经吩咐头目,令众喽兵分守山头,准备了弓箭石炮,待他攻上山来,四处齐发,射箭的射箭,打炮的打炮,谁敢上山?”守勇道:“此计恰好,到底打点一条去路才是。”虎臣道:“妹丈你同舍妹且住在此,庞家倘有骚扰到来,我自抵挡,怕他则甚?”这教:

    三戍渔阳再渡辽,骍弓在臂剑横腰。

    边疆似欲知名姓,休傍阴山更射雕。

    按下虎臣、守勇议论守山之策不表,再说庞兵营内。那庞集道:“方才四虎将已经围住了一班草寇,稳稳的擒他,谁想反被逆贼呼守勇领了许多喽罗冲进阵来,劫了草寇上山,那晓龙虎、牛虎孩儿反被他射伤了。也罢,且消停几日,与他决个输赢。令三军且围了高山,再作理会。”丞相正在吩咐,忽见巡兵报来说道:“满山都是鹿角擂木,栅旁堆积许多石炮,周围伏了藤牌,势难劲敌。”丞相听了大怒,就命三军领兵杀上山去,一声号令,众军披挂齐全,三声炮响,各提器械上山。却是:

    军威赫赫敌人怕,将令森严神鬼惊。

    那庞家四虎奉了将令领兵上山,见一个女将,顷刻间乱箭如飞,吓得那四虎将不敢上山对敌,丞相心里好不慌张。牛虎道:“伯父不用慌张,待侄儿同毛虎、飞虎领兵齐往后山攻打便了。”那牛虎兄弟领兵飞往后山,那晓树边立一小将,口称:“俺呼守勇来也。”道犹未了,忽听轰的一声炮响,庞家未曾防他下山,谁想呼守勇领兵直冲下山,杀得那庞家措手不及,又伤了一千余人。

    那牛虎同兄弟追上山来,大喝:“逆贼休走,快快了马受缚。”守勇听了大怒,挺枪直刺过来。那牛虎正要与之厮杀,忽听号炮连声,难以进兵,只得退兵来见丞相,说道:“侄儿蒙伯父令往后山进兵,不道呼守勇冲将下来,伤了八九百人,上山又是炮打,侄儿不敢领兵前进,为此缴令。”丞相听了大怒,说道:“贤侄差矣。自古道:休长他人之志气,不可减我的威风。那呼守勇虽然诡计多端,前山放箭,后山抛石,难道我奉旨捉他的官将倒怕了逆贼不成?”牛虎道:“伯父,侄儿想他是个山林草寇,没有城郭的,只要担些芦粟秆子,拌了些桐油松香,周围树旁都堆将起来。到二三更天气,放起火来,他必然逃走,我们趁势上山,不要说一个呼守勇,就是十个,也要捉住哩。”丞相道:“好妙策。”就吩咐三军依计施行。不题。这教:

    怨气难凭浊醴消,血天泪海恨滔滔。

    统兵欲斩仇家首,全赖干将砍万刀。

    那赵虎臣道:“妹丈,亏得我们早为埋伏,不然,他领兵杀上山来,如何抵敌?且喜前山一带,都用的火箭药箭,后山一带,尽是石块石炮,他家谁敢上山。此次,庞兵被我们的埋伏算计,吃亏不小,谅他不敢再来的了。我们安心守住在此,怕他做甚?”吩咐:“拿酒来,我同妹丈快饮几杯。”并劝慰:“妹丈,不必过虑,自古道:遇有酒时须饮酒,得宽怀处且宽怀。”

    呼守勇转身对凤奴道:“恩妻,我想令兄令嫂虽施妙策,把前山后山都已设伏,庞家不能上山,以为得计。恐庞家亦有奇谋,他别开生面杀来,就难以抵挡哩。”虎臣道:“妹丈所虑甚是。我已密令众头日四处巡探去了。”守勇道:“大舅,我们既在此督守山寨,亦宜披挂以防不测。”虎臣就吩咐三军,速令众将披挂完备,以威军政。果然一声号令,火速就行。

    不多时,只见巡兵纷纷飞报上山道:“启上大王,那庞家的兵将运了许多芦粟秆子,推在山冈,听他说是半夜里引火的。”虎臣听说,呆了半日,说道:“我只防他杀上山来,不曾想他放火,这便如何是好?”守勇道:“这倒不妨,快快传令兵将一齐冲下山去,与他决一死战。”话犹未了,忽见火光冲天,守勇道:“呀,不好了,快快杀下山去再处。”那赵虎臣、赵大嫂、呼守勇、赵凤奴,领了合山的兵将,一直冲下山来。

    谁道庞牛虎、庞龙虎大喝一声:“反贼休走,快快下马受缚!”那守勇提起画戟就刺过来,龙虎即忙架住。正在不分胜败,那赵凤奴手舞双刀赶来,庞牛虎抡起板斧,架住双刀。那时高山大战,杀得庞家兄弟战战兢兢。那呼守勇架起画戟刺来,刚中了牛虎的左腰,忽听一声“啊唷”,不道那庞牛虎跌下马来,呼守勇就趁势冲杀过去。庞毛虎、庞飞虎统兵掩兵过来,随将守勇围住。守勇心里急个不止,看来这般光景,只好与他决战。那晓战到一百余合,精神愈加强壮了。

    不想庞集也领兵追来,逐渐围拢,只听耳边喝叫:“众将官,快擒反贼来领赏!”众军答应如雷,呼守勇唬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知妻子同大舅、大嫂如今在那里。此时,呼守勇被庞家四虎围住大战,杀得气喘吁吁,身不由主,忽听隐隐的一声炮响,只见一支人马冲过山来,那号灯上大书“杨家将”三字。庞家人马见了杨家的号灯,都是人疲马倦,死的死,逃的逃,刹时十去其五。

    那呼守勇就借势仲杀了一会,出了重围,一想,这支人马是何处来的?想了一会,在马上打起吨来,醒来一看,只见前面黑隐隐的一座村庄,近前一看,呀!原来是钦赐的杨侯庙,不免进去少睡片时再走。下得马来,神思困倦,合眼睡去,只见那神人云:“生前扶社稷死后作神明。俺杨业因当时扶宋征辽,潘仁美不肯发兵救援,俺遂阵亡,且害俺一家都撞死李陵碑下。蒙上帝矜恤忠魂,封为神道。不想俺女婿呼必显被妖妃庞多花屈杀了一门三百余命,昨日庞兵追来,把俺的外孙呼守勇围住,不能解救,俺只得遣了三千阴兵,冲破庞营,把外孙救了出来。待俺差了鬼判引他到来,指他一条去路。”那鬼判奉命,召了守勇的魂魄上殿。只见那神人高声大喝道:“呼守勇,你还不快到新唐续完了后段姻缘,相会了夫妻父子兄弟,共庆骨肉团圆。那杀父之仇,报亦不远的了,还不速走,庞兵追来就难解救了。”说毕,那神人去了。

    守勇如梦初醒,心里甚是恍惚。急叫:“外祖老令公,快救了外!”恰在门槛上一绊,醒来一想:“呀,原来是一场大梦。方才明明叫我至新唐国去,日后自有团圆,报仇不远。古云:‘任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如此我拜别了外祖,快些走罢。呼守勇叩别了神人,立刻起程。

    不知以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