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州卷传说中的兽之专犁兰泥镇的客栈里,除了在夏阳城与八松城间往来行走的商人,还有不少附近的猎人。在进入连绵的辟先山前,兰泥镇是他们最后的修整地。雪狼、蓝狐、白马鸡,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烈鬃熊,一次成功的进山捕猎可以让猎人们舒舒服服地过上整个冬季。我正准备和猎队一起进山,这次,吸引我的是那条神秘的香螺溪。

客栈的墙壁上嵌着几个隐隐发黄的香螺壳,一看便知年代久远。香螺能长到拳头般大小,可这几只足足有海碗那么大。我一时来了兴趣,向客栈老板请教。老板冲身边的猎手努努嘴,说是这家伙几十年前从山上带回来的。头发斑白的老猎手立刻意气风发地谈起当年进山的一次奇遇,豪迈爽朗不亚于一旁的年轻人。

“这螺是在跌水下的深水潭中长了许久的,那次要不是响水潭枯了,咱们还没这口福呢。”老猎手的话立刻遭来年轻人们的一片反对。“六叔真是年纪大了,响水潭怎么会枯呢,这可是香螺溪最深的一处啊。”老猎手龇牙瞪眼,喝道:“小鬼头们知道些什么?那年不要说响水潭枯了,就连鹰嘴岩的瀑布都被冻住了。”香螺溪的温泉水怎么会封冻呢?整个客栈静了下来,听老猎手说他当年的奇遇。于是,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名叫专犁的古怪动物。

按照老猎手的描述,专犁是美丽的庞然大物,它的身体足足有一百尺,二十尺的身高,身躯覆盖着银色的鳞甲,粗壮的四条腿和尾巴,细长的脖子上顶着同样纤细修长的脑袋,头顶长满银色的大角,青色大眼睛流下的泪水,会变成拳头大的明珠。它喜欢玩闹,不管居住在哪里,总能把其他的野兽迅速吸引到身边来。

冻住香螺溪是一只名叫乌鲁的专犁。它原本生活在水云泽黑沉沉水面下温暖的泥巴洞穴里。专犁喜欢打地洞,温暖的地穴会带来热量,否则它会被自己体内的寒气冻死。乌鲁听到猎人的雾笛,以为是同类的叫声,孤独的它一直寻到了香螺溪。专犁把溪水吞进嘴里,暖和的溪水让身体里的骨骼都啪啪作响。当它恋恋不舍地把溪水吐出来的时候,水流几乎是在喷出口腔的一刹那就冻成了结实的冰柱子。一夜的功夫,乌鲁便把鹰嘴岩下的香螺溪全部冻住了。

“后来呢?”有人焦急地问。

“后来,它走了。它终于明白自己追寻的同类不过是一根笛子。”客栈老板拍了拍老猎手的肩,“为什么不说说那个女孩,和专犁在一起的女孩。”客栈又嘈杂起来,年轻人们怂恿着老猎人讲那个关于山鬼女孩的故事。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白色的雪地,山林间飘荡着薄薄的雾气。远处,一只巨大的银光灿灿的动物,可爱地摇晃着它细长的脖颈。一个白袍的女孩骑在它的背上,银色披练一样倾泻到腰间的长发,火红色的眸子如同暗夜中的灯火。静止的画面,没有任何的声响,足以融化冰雪的美丽。

那晚,我做了个梦。醒来时,有一种莫名的惆怅。

澜州卷东陆的歌谣九州大陆上的歌谣,人族和羽族占去了绝大部分,而龙族和魅则是两个几乎没有民歌的种族。各种族的歌谣极具特色,蛮族和夸夫的民歌豪迈壮丽,羽族歌谣一部分清幽淡雅,另一部分,大多是羽族水手的歌曲,坚毅又不失大气。

即便是人类为主的东陆,中、澜、宛、越四州的歌谣也因地域、人文的差异,各有千秋。

古往今来中州一直是九州的政治中心,中州也多有意气昂扬之辈,借歌咏志,万丈胸襟俱在寥寥数语间,尽显沧海横流的英雄本色。其中最具代表的,莫过于由威武王嬴无翳亲自作词,曲乐国手风临晚谱曲的「歌无畏」。风临晚女子之身,可是在威武王歌词所震动下,竟然谱出了倾世雄歌。威武王常率领自己的雷骑军在行军中高唱这一曲歌无畏,滚滚黄沙,天地风雷。

「越千山兮野茫茫,野茫茫兮过大江。

过大江兮绝天海,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越千山,过大江。

绝天海,路漫长。

收我白骨兮瀛海旁,挽我旧弓兮射天狼!」宛州繁华,歌谣中也多玉宇琼楼,风花雪月。虽也有佳人名曲数代传唱,大多却留于市侩或者过于香艳,全然及不上宛州的悲壮澜州的纯朴。

越州深野大泽,人迹稀少,歌谣数量远远少于其他三州。越州歌谣融合了河洛歌谣的特色,颇有神秘色彩,内容也以传世神话、天地星辰、山河草木为主。

澜州民风淳朴,是东陆歌谣繁盛的重要原因,闲暇之时人们喜好以歌闲情,澜州之地,几乎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能唱上几段歌谣。众多青年男女更是用歌谣向心爱之人表达情意。值得一提的是乱世十六国休安阳王白清轩,白氏好诗文擅音律,当年让休王一位给侄儿白眭斥,自己则潜心诗书琴画。更是用了二年时间,整理出一部《澜州歌谣集》,收录澜州歌谣三千余首。

澜州歌谣正如澜州的住民,善良纯真、朴实无华。

澜州民谣《念长卿》「彩蝶舞呀青鸟鸣,姑娘家呀倚水亭。

为何不见你的笑呀,为何不闻你的歌?原来姑娘呀心不宁。

小溪弯弯呀如同女孩的心,邻村小伙呀叫长卿。

只见彩蝶成双对呀,只见青鸟同嬉戏,为何好姑娘呀孤单行。

彩蝶舞呀青鸟鸣,好姑娘呀动真情。

不愿嫁作武士妻呀,不愿嫁作商人妇,郎呀,你何时才能明白我的心。」

澜州卷踏雪香螺溪辟先山位于澜州的中部,从山脚下的小镇兰泥向东南方向远眺,晴朗的日子里,便可以看到一座白色的瑰丽都市在苍绿的大地上如同宝石般闪闪发光,那便是东陆最美丽的人类城市:夏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