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配制香料的夜来为了这小小癖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贵妃醉可以在半盏茶的时间里完全麻痹一个人的身体,等她察觉到异常时已经迈不动步子,听到嘉树呼唤时连张嘴答应的力气都没有了。夜来最后的记忆就是老板娘打开墙壁上的暗门,将自己送入了暗道。

如果三娘子用的不是迷香,嘉树一定会发现夜来。他找到绒线铺时,只闻到内室逸出淡淡的酒香,夜来的味道完全被贵妃醉吞噬了。通常情况下,夜来停留超过一刻的地方,哪怕百味混杂,嘉树都能分辨出来。所以他近乎绝望地想到,她一定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自己。

如果不是昨夜她说了那样的话,他不会放弃搜索追踪。然而夜来的话留下如此巨大的阴影,以至于嘉树仅余等待的勇气。

2

三娘子打开车门时吓了一跳。贵妃醉还有六个时辰的效力,她怎么就醒了?

赵佐木探过头来,你用的分量不够吧。

三娘子满腔疑惑,那怎么可能?

夜来全身乏力,只能由着两个人把自己抬进屋里。

大床上躺着两个少女,全身赤裸,表情木然,屋子里来了这么些人,她们连眼珠都没转一下。夜来看到她们身上纵横交错的可怖伤痕,忍不住叫出声来。三娘子拉过一床棉被盖住她们,数落道:赵老二,少作点孽吧。

赵佐木嘿嘿干笑两声,三娘子,你作的孽不比我少。

三娘子哼了一声,开始搜夜来的身。夜来身上的银两不多,但她束发的玉簪、耳上的翡翠珰和系衣囊的珍珠链,件件都是珍异之物。三娘子是大行家,拿在手中,声音都变了。赵老二,这姑娘的来头蹊跷得很。就算是杭州沈家的二小姐,也用不起这样的东西。

赵佐木好色却不恋财,一双眼睛只在夜来身上转来转去,哪管什么明珠翡翠。夜来一生中从未被人这样放肆地瞧过。想到身侧两个少女的遭遇,看到他扭曲的脸、兽性的眼光和龌龊的口水,她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绷紧了。被他这么盯着,她感到的是被冒犯的愤怒,而不是害怕。

三娘子横他一眼,警告道:你别想打她主意,她可是夫人要的人。

赵佐木的喉结上下移动,呼吸粗重。我知道。

三娘子打开夜来的衣囊,清理里面的东西。夜来一直很安静,没有无谓的挣扎,但看到她拿走嘉树母亲留下的金环时,夜来忍不住了,你不能拿走金环。

声音不大,却吓得三娘子的手一抖,继而恼羞成怒,你说我不能?

夜来的真气已经聚集,但她一无武器,二无对敌的经验。衡量情势,夜来觉得自己最好隐忍,不要跟这两个人正面冲突。床帐上系了许多铃铛,夜来的手无意中碰到了一个。叮的一声,她心里忽然有了主意。

在辽国时,夜来的父亲崔逸道一度对精神控制术感兴趣,所以和萨满教的萨满们有过来往。大巫女郁里特别喜欢夜来,认为她有灵气,是可以跟神对话的人,教给夜来许多咒语。

崔逸道并不阻止女儿学习她感兴趣的东西,只告诉夜来:奇异的仪式和神秘的咒语不能跟子虚乌有的神鬼沟通,也不能救治病人或杀死仇人,但可以用来影响和控制观看者的心灵。所以夜来曾跟父亲开玩笑,自嘲自己有装神弄鬼的天赋。

夜来解开铃铛,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口里发出音韵奇特的吟唱。她眼中闪动令观者失神的光芒,步伐狂乱,舞出令人窒息的韵律。如果开始时三娘子和赵佐木是因为太迷信贵妃醉的效果而被她的自如行动吓到的话,仪式进行到一半时两人的意识已经完全被夜来控制。

夜来念的是最恶毒的用来诅咒仇人的咒语。她的声音凄厉,伴着以特殊节奏摇动的铃铛,借助众人闻所未闻的古老语言传达出令人惊悚的魔力。三娘子和赵佐木大汗淋淋,被夜来散发着诡秘之光的眼睛牢牢吸住,虽然满心恐惧仍然难以自拔。

做这种事需要十分的自信和十二分的投入,夜来搞定两人的同时体力也完全透支了,她若能在此时离开,两人绝不敢阻拦。夜来看着两个面色如死的家伙,遗憾地想,可惜只有铃没有鼓,也没有紫瞳巫女额上那种加深眼睛魔力的宝石,否则一定可以摧毁他们的意志。

三娘子恢复意识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金环还给夜来,像丢掉一个会咬人的东西。夜来将它紧紧攥在手心,心想:哥哥,我一定不会弄丢它的。

3

三娘子和赵佐木为了夜来的去留爆发了激烈的争执。三娘子认为不应该再招惹这个邪门的妖女;赵佐木认为夫人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放走她势必招致夫人的惩罚,那比妖女还可怕得多。最后两人达成了妥协,用飞鸽传书要求少爷增援,而他们只需看守她今夜就够了。

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但三娘子和那两个被折磨得几近呆滞的少女都不敢靠近夜来,宁愿蜷缩在屋角。夜来合衣躺在床上,精神极度疲倦但是睡不着。赵佐木看她的眼神太古怪了,恐惧中夹着欲望,使她告诫自己要时时保持警觉。

半夜,少女之一发出刺破人耳膜的惨叫,使夜来从床上惊跳起来。她看到赵佐木坐在少女身上,动作之氵㸒邪残暴是夜来永世不能想象,永世不愿再见。他赤红的眼睛瞪着夜来,突然不顾一切地向她扑来。

虽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但夜来的力量很有限,也不能自如地运用。人在非常时刻的潜能大得惊人,夜来闪过赵佐木,一个起落就到了三娘子的身边,她要用三娘子的刀来保护自己。其实三娘子的武功高过夜来太多,但夜来夺刀时她竟不知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