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哥哥的刀法是道家风格呢。

他不知道她如何看出来这点,但她确实说出了神刀门武功的精髓。

观音奴爱看什么样的书呢?

《世说》啦,大晏小晏啦我喜欢的书杂得很,乱七八糟的,

嘉树想,观音奴喜欢的是魏晋风度、承平气象,可知她虽然遭遇战祸,却仍是长于富贵安乐,不懂人间疾苦的。他忍不住借小晏的词来浇自己块垒:相逢欲话相思苦,浅情肯信相思否?还恐漫相思,浅情人不知。对他而言,也就只能讲到这种程度了。

夜来感觉不出他的深意,自得其乐地续下去: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长到月明时,不眠犹待伊。续完了还要取笑他,哥哥是契丹的英雄,怎么也读这种缠缠绵绵的词啊?

是铁打的铮铮汉子,却被这小姑娘笑得耳廓发热。他想,你啊,也不是不解情事,为何对着我时一脸懵懂?又可爱,又可气,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他压住心底的情潮,若无其事地问她:这些书,观音奴都看过?

那怎么可能。商人之家,读书不能做官,不求显达,不过是喜欢而已。喜欢才会读,只读喜欢的。在官本位和重农轻商的社会里,商人的地位很低,思想反而更开放,所以养出夜来这样的女儿。

4

夜来完全康复时,秋意已浓。池里的荷花大半衰败,脉脉的香气却越发勾连不去。与她在这荒凉宅院里消磨光阴,他已忘却人间事。

哥哥在想什么呢,这样专心。

没有。嘉树把信函纳入袖中。练完功了?出了汗怎么还站在风口上。

夜来吐吐舌头,倚到他身侧。那哥哥替我挡一挡。

嘉树抬手抚摸她头发,心中一缕柔情摇曳难定。九十九种变化都记得了?

当然。她拔刀演示,姿态轻盈,宛若夏日晨风中的秀逸荷花。刀光日光交相辉映,衬着她容颜,端的明艳无双。他意动神摇,但见人而不见刀,只得闭上眼感觉。气流变化中听她的劈、刺、挑、削,果然有练刀的天赋,但裙裾飞扬中一股不平之气冲天而起,失之于躁。

观音奴练刀时一定想着那些让你愤恨的事吧?这样你永远都不会懂得一江春愁的精髓。刀客必须心如赤子,不恨不怒,无畏无惧,这样的心融入刀法才能发挥到极至。我七岁学一江春愁,十七岁才懂得它的精义,一招使出,好端端的人也会变得满腔怅惘,有如江水绵绵不绝。直到二十三岁,我才做到不被一江春愁激发出来的情感控制。

夜来心里嘀咕:你的嘴才不笨呢。

当你做到这一点时,所学的九十九种变化还能衍生出新的变化,对敌时可以随机而发,自由率性。

我懂了,这九十九种变化不过是个药引而已。但是哥哥,为什么神刀九式的名字都跟水有关系呢?

因为师祖他爱过一个姓水的女人。

噢,原来如此。她的笑容慧黠,难怪哥哥要到十七岁才会懂得一江春愁的精髓。第一式一江春愁我已经懂了。那第二式一衣带水说的是两个人心曲互通,却不能够在一起,于是乎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讲的是这种伤感对不对?又或者咱们师祖爱得百折不回,不管阻碍重重,隔着大江大海他也只当那水窄如衣带。

他禁不住微笑。不是你想的这样。一衣带水的招式很简单,就像在画一字,可以横着、竖着、斜着。轨迹自何处始,自何处终,也都随你心意。它的奥妙变化全在内力,你现在还学不了。

哥哥已经把九式都学会了吧。

神刀九式,每一式都是一个台阶一种境界,一个人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够全部领会和达到的。

有这么玄吗?我觉得我哥哥已经很了不起了。她的口气很骄傲。

他十九岁时,以一把普普通通的缅刀破了沈扶风的双丝剑,从此名动天下。扶风,武林第一世家的当家人;双丝,唐时铸剑大师遗下的神兵利器,却被他用一衣带水剖成两半,从剑尖劈至剑柄。据观者说,那一劈真可使天地低昂,山色沮丧。沈扶风自此不再用剑。

她并不知他种种事迹,但在他心中,她的一句话便胜却人间无数仰慕。

5

哥哥今天要做云英面?

嘉树翻着从藏书楼里找出的食谱。你不要太兴奋,乖乖坐等就可以了。他其实很头疼她跑到厨房来帮忙,尤其担心她切菜,经常心不在焉切到手指。

她抢过书来看,津津有味地,把莲、藕、菱、芋、鸡头、百合、慈菇、荸荠和肉烂蒸,凉了以后在石臼中捣成细茸,加上糖、蜜再蒸,然后再放到石臼里捣匀,冷却成块以后切片。似乎很好吃,郑文宝真是个吃家。可是哥,这做法太罗唆了。

好吃的当然费功夫。观音奴,你别动刀子,帮着洗洗菜就行了。

哥哥又嫌弃人。其实我真的很想学做菜,以前有阿婆,现在有哥哥,但要是哥不在旁边我怎么办,对着柴火粮食眼巴巴地饿死呀。

嘉树不回答,脸上也没有表情,夜来知道这说明他担着心事了。哥哥怎么了?你这几天一直都不开心。

本来想晚一点告诉你的。观音奴,我必须离开汴京了。

为什么?她手里的藕掉到地上。

我少年行走江南时,曾得到姑苏慕容戬的照顾,现在他家中有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那什么时候走呢?

明天。

所以今天要做好东西给我吃。她低头洗菜,心里忽然空荡荡的。

嘉树的云英面做得很出色,两个人吃起来却都味同嚼蜡。

哥哥,你还回不回来啊?

当然,事情完了就回来。

哦。她想了想,问:哥哥家里还有别的人吧?你都不去看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