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一)

 
  黄昏。
 
  石板大街忽然出现了九个怪人,黄麻短衫,多耳麻鞋,左耳上悬着个碗大的金环,满头乱发竟都是赤红色的,火焰般披散在肩上。这九个人有高有矮,有老有少,容貌虽不同,脸上却全都死人般木无表情,走起路来肩不动、膝不弯,也像是僵尸一样。
 
  他们慢慢的走过长街,只要是他们经过之处,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止,连孩子的哭声都被吓得突然停顿。
 
  大街尽头,一根三丈高的旗杆上,挑起了四盏斗大的灯笼。
 
  朱红的灯笼,漆黑的字!
 
  "风云客栈"。
 
  九个赤发黄衫的怪人,走到客栈门前,停下脚步,当先一人摘下了耳上金环,一挥手,"夺"地,钉在黑漆大门旁的石墙上。
 
  火星四溅,金环竟嵌入石头里。
 
  第二个人左手抽起肩上一束赤发,右掌轻轻一削,宛如刀锋。
 
  他将这束用掌缘割下来的赤发,系在金环上,九个人就又继续往前走。
 
  赤发火烙般在风中飞卷,这九个人却已消失在苍茫的暮色里.就在这时,暮色中却又驰来八匹健马,马蹄踏在石板大街上,如密雨敲窗,战鼓雷鸣。
 
  马上人一色青布箭衣,青帕包头,脚上搬尖洒鞋,系着倒赶千层浪的绑腿,一个个全都是神情骠悍,身手矫捷。
 
  八匹马在风云客栈门前飞驰而过,八个人同时一挥手!
 
  刀光如闪电般一亮,又是"夺"的一声响,海碗般粗的旗杆上,已多了八柄雪亮的钢刀。
 
  刀柄犹在不停的颤动,柄上的红绸刀衣"呼"的一声卷起。
 
  八匹马却已看不见了。
 
  暮色更浓,大街上突又响起了一阵蹄声,仿佛比那八骑驰来的更急更密。
 
  但来的却只有一匹马。
 
  一匹白马,从头到尾,看不到丝毫杂色,到了客栈门前,突然一声长嘶,人立而起。
 
  大家这才看清马上的人,是个精赤着上身的虬髯大汉,一身黑肉就像是铁打的。
 
  这大汉收缰勒马,看见了门侧的金环赤发,也看见了旗杆上的八把刀,突然冷笑了一声,自马上一跃而下,左右双手握住了两条马腿。只听他吐气开声,霹雳般一声大吼,竟将这匹马高高的举了起来,送到门檐上。
 
  白马又一声长嘶,马鬃飞舞,四条腿却似已钉在门檐上,动也不动。
 
  虬髯大汉仰天一声长笑,洒开大步。转瞬间也已走得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匹白马孤零零的站在暮云西风里,更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长街上已看不见人影,家家户户都闭上了门。
 
  风云客栈中寂无人声,本来住店的客人,看到这一枚金环,八柄钢刀时就早已从后门溜了。
 
  那匹白马却还是动也不动的站在西风里,就像是石头雕成的。
 
  这时静寂的长街上,忽然又有个蓝衫白裤、面容清矍的中年文士,施施然走了过来,神情仿佛很悠闲,但一双眸子里却闪着精光。
 
  他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走到客栈门前,抬头看了一眼,长叹:"好马!真的是好马,只可惜主人无情,委屈了你了。"他背负着的手突然一扬,长袖飞卷,带起了一阵急风。
 
  白马受惊,又是一声长嘶,从门檐上跃下。
 
  这中年文士双手一托,竟托住了马腹,将这匹马轻轻放在地上,拍了拍马腹,道:"回去载你的主人来,就说这里有好朋友在等他。"白马竟似也懂得人意,立刻展开四蹄,飞驰而去。
 
  中年文土随手拔下了门侧的金环,走入客栈,在旗杆上一拍,八柄钢刀立刻同时落了下来。
 
  中年文土长袖又卷,已将这八柄刀卷在袖里,沉声道:"掌旗何在?"客栈中突然掠出一条瘦小人影,猿猴般爬上旗杆,一转眼间已在杆头。
 
  杆头上立刻有一面大旗飞卷而出。
 
  雪白的旗帜上,绣着条张牙舞爪的乌黑长龙,仿佛也将破云飞去!
 
  (二)
 
  夜。
 
  无星无月,云暗风高。
 
  院子里却是灯火通明,还摆着一桌酒。
 
  中年文土正在曼声低吟,自斟自饮,忽然举起酒杯,对着院外一株大榕树笑了笑,道:"久闻苗帮主有江海之量,既已来了,为何还不下来共饮一杯?"榕树浓荫中,立刻也响起了一阵夜枭般的怪笑声,一条人影箭一般射下来,落在地上,却轻得像是四两棉花。
 
  这人狮鼻阔口,满头赤发,耳中却戴着三枚金环,人已落下,金环还在不停的"叮当"作响,正是赤发帮的总瓢把子,"火焰神"苗烧天。
 
  他一双眼睛里也仿佛有火焰在燃烧着,盯着这中年文士,沉声道:"阁下可是青龙会中的公孙堂主?"中年文土长身抱拳,道:"正是公孙静."苗烧天夜枭般的笑声又响了起来,大笑道:"果然不愧是青龙会的一号人物,好亮的一双招子。"突听马蹄声响,如密雨连珠般急驰而来。
 
  苗烧天两道火焰般的浓眉皱了皱,道:"小张三也来了,来的倒真不慢。"马蹄声突然停顿,一人朗声笑道:"青龙老大的约会,江湖中有谁敢来慢了的?"朗笑声中,一个人已越墙而人,一身雪白的急装劲束,特地将衣襟敞开,露出坚实强壮的胸膛,却比衣裳更白。
 
  苗烧天一挑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好一个白马小张三,几年不见,你怎么反倒越长越年青,起长越漂亮了,老苗若有女儿,一定挑你做女婿。"白马张三淡谈道:"你就算有女儿.也没有人敢要的。"苗烧天瞪着眼道:"为什么?"
 
  白马张三道:"像阁下这副尊容,生出来的女儿也一定好不了哪儿去。"苗烧天瞪着他,瞪了半天,道:"今天我们是专做买卖的,要打架也不必着急。"白马张三道:"要喝酒呢?"
 
  苗烧天大笑道:"那就越急越好了,来,咱们哥儿俩先来敬公孙堂主三杯。"公孙静笑了笑,道:"在下酒量不好,不如还是让在下先敬三位一杯。"苗烧天又皱了皱眉,道:"三位?"只听对面屋脊上一人笑道:"河东赤发、河西白马既然都已来了,赵某怎敢来迟?"苗烧天道:"太行赵一刀?"
 
  他已用不着再等人回答。
 
  他已看见了一柄雪亮的刀,快刀!
 
  没有刀鞘。
 
  雪亮的刀就插在他的红腰带上。
 
  青布箭衣,青帕包头,一条腰带比苗烧天的头发还红,恰巧血红的刀衣相配。
 
  公孙静目光却像是他的刀,刀一般从他们脸上刮过,缓缓道:"青龙会发出了十二张请贴,今夜却只到了三位,还有九位莫非不会来了?"赵一刀道:"好,问得干脆。"
 
  公孙静道:"三位不远千里而来,当然不是来听废话的。"赵一刀道:"的确不是。"
 
  苗烧天狞笑道:"还有那九位客人,至少已有三位不会来了的。"赵一刀道:"六位。"
 
  苗烧天道:"青竹帮、铁环门,和太原李家来的人是我做了的。"赵一刀道:"十二连环坞、长江水路、和辰州官家拳的三位朋友半路上忽然得了怪病,头痛如裂,所以……"苗烧天道:"所以怎么样?"赵一刀道:"他们的头现在已不痛了。"
 
  苗烧天道:"谁替他们治好了的?"
 
  赵一刀道:"我。"
 
  苗日天道:"怎么治的?"
 
  赵一刀道:"我砍下了他们的脑袋。"
 
  他淡淡的接着道:"无论谁的头被砍下来后,都不会再疼的。"苗烧天大笑,道:"好法子,真痛快。"
 
  白马张三忽然道:"万竹山庄和飞鱼塘来的两位前辈,只怕也不能来了。"苗烧天道:"哦?"
 
  白马张三道:"他们都已睡着,而且睡得很深沉。"苗烧天大笑道:"妙极,那里睡觉不但凉快,而且绝不会被人吵醒。"白马张三淡淡道:"我对武林前辈们,一向照顾得很周到的。"赵一刀道:"该来的人,想必都已来了,却不知青龙会的货在哪里?"公孙静微笑道:"好,问得干脆。"
 
  赵一刀道:"堂主专程请我们来,当然也不是为了要听废话的。"公孙静慢慢的点了点头,道:"的确不是。"
 
  赵一刀道:"堂主是不是想着先听听我们的价钱?"公孙静道:"现在还不急。""赵一刀道:"还等什么?"公孙静道:"这批货我们得来不易,总希望出价的人多些,出价才会高些。"苗烧天瞪眼道:"堂主还要等人?"
 
  公孙静道:"莫忘记本堂主还有九位客人要来,阁下却只做倒了八位。"苗烧天道:"还有一个人是谁?"
 
  公孙静笑了笑,道:"是个头既不疼,也不会睡着的人。"苗烧天冷笑道:"老实说,这批货赤发帮已势在必得,无论再有什么人,也一样没用。"白马张三冷笑道:"青龙会做生意一向公道,只要赤发帮的价钱高,这批货自然归赤发帮。·苗烧天厉声道:"莫非你还想抢出价?"白马张三道:"否则我为何要来?"
 
  苗烧天霍然长身而起,瞪着他,耳上的金环又在叮叮作响。
 
  突听车辚马嘶,一辆六匹马拉的华丽大车,停在门外,四个挺胸凸肚的彪形大汉,跨着车辕,一跃而下,躬身拉开了车门。
 
  过了半响,才有个面白无须,痴肥臃肿的白胖子,喘着气从车厢里走出来,还没有走到三步路,已累得气喘如牛。
 
  他身后还有个又高又瘦的黑衣人。象影子般紧紧跟着他,一张焦黄的脸,两只眼睛凹了下去,像个痨病鬼,但脚步却极轻健。腰上挂着对银光闪闪的东西,仔细一看,竟是对弧形剑。
 
  这种外门兵刃不但难练,而且打造也不容易,江湖中使这种兵刃的人一向不多,能使这种兵刃的,十个人中就有九个是高手。
 
  苗烧天、赵一刀、白马张三,三双锐利的眼睛立刻盯在这对孤形剑上。
 
  白马张三皱了皱眉,沉声道:"这人是谁?"
 
  公孙静道:"苏州万金堂的朱大少。"
 
  白马张三道:"他的保镖呢?"
 
  公孙静微笑道:"只怕是个保镖的。"
 
  白马张三沉吟着,霍然转向赵一刀,道:"他是不是从你那条路上来的?"赵一刀道:"好像是。"
 
  白马张三道:"他的头怎么不疼?"
 
  赵一刀道:"他就算头疼,我也治不了。"白马张三道:"为什么?"赵一刀淡淡道:"他的头太大了。"
 
  朱大少已经坐下来,却还是不停的擦着汗,喘着气。
 
  他一共也只不过走了三十步路,看来却像是刚爬过七八座山似的。
 
  那黑衣人也还是影子般站在他身后,寸步不离。一双鹰爪般干枯瘦削的手,也始终末离开过腰畔那对奇门弧形剑。
 
  他深凹的漆黑眼睛里,带着种奇特的嘲弄之意,仿佛正在嘲笑着眼前这些人,为什么要来白跑一趟。
 
  风云客栈的灯笼在风中摇晃,苗烧天耳上的金环犹在叮当发响。
 
  白马张三似乎觉得有些寒意,悄悄的将自己敞开的衣襟拉紧了些。
 
  赵一刀却在看着桌面上的酒杯沉思,心里仿佛有个很大的难题要他来下决定。
 
  没有人说话,因为彼此之间都充满敌意。
 
  公孙静显然很欣赏他们这种敌意,长长松了口气"微笑着道:"四位从不相识,都必也已彼此闻名,用不着我再引见了。"苗烧天道:"的确用不着。·白马张三道:"我们本就不是来交朋友的。"苗烧天斜眼盯着他,道:"就算本来是朋友,为了这批货,也不是朋友了。"白马张三冷笑一声道:"苗帮主一向是个明白人。"苗烧天也冷笑了两声,道:"现在人既已到齐,货呢?"公孙静道:"当然有货的,只不过……"苗烧天道:"只不过怎么样?"公孙静道:"青龙会做生意,一向规规矩矩,讲究的是童叟无欺,现金交易。"苗烧天道:"好!"他一拍手,那九个麻衣赤发的怪人,就已忽然自黑暗中出现,每个人手里都提着麻布包袱,分量显然不轻。
 
  这时门口已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那虬髯大汉双手各举着个大铁箱,一步步走了进来,黑铁般的肌肉一块块凸起,每一步踩下去,地上就立刻多出个很深的脚印。
 
  公孙静微笑道:"金环八墙,白马啸风,在下一见,就知道赤发九杰和金刚力土都已来了。"白马张三道:"莫忘了还有急风八刀。"
 
  赵一刀终于抬起头笑了笑,道:"河东赤发,河西白马,全都财雄势大,太行快刀怎么敢来争锋,这批货,咱们兄弟就算放弃了。"苗烧天仰面狂笑道:"好,赵老大才真的是明白人。"他笑声忽然停顿,目光火焰般盯着朱大少,沉声道:"却不知万金堂的少主人意下如何?"朱大少的喘息总算已停止,正在凝视着自己的手,就好像一少年在看着他的初恋情人的手儿一样。
 
  可是他还是回答了苗烧天问他的话,他反问道:"你在问我什么意思?"苗烧天道:"哼。"
 
  朱大少道:"我没有意思,我一向很懒得动脑筋。"苗烧天面子上已出现怒客,道:"没有意思?有没有金子。"朱大少道:"有。"苗挠天迢:"带来了多少?"朱大少道:"你想看看?"
 
  苗烧天道:"这里一向讲究的现金交易。"
 
  朱大少道:"你已经看过了。"
 
  苗烧天道:"在哪里?"
 
  朱大少道:"我说出来的话就是现金。"
 
  苗烧天的脸沉了下来,道:"所以你说多少,就算多少?"失大少道:"不错。"
 
  苗烧天道:"我若出价十万,你就说十万另一百两?"朱大少道:"你果然是个明白人。·苗烧天的目光。忽然移向那对弧形剑。
 
  那九个麻衣赤发的怪人,已悄悄展动身形,将朱大少包围。
 
  朱大少却还是在凝视着自己的一双手,好象世上除了这双手外,已没有任何值得他看的东西。
 
  突听"叮"的一声,金环相击,苗烧天的手己向弧型剑抓了过去,他的出手快而准。
 
  他从末想到还有一双手比他更快,一双肥胖而保养得极好的手。
 
  他的手还未搭上弧形剑,这双手已忽然间将耳上的金环解下来。
 
  金环相击,又是"叮"的一响。
 
  苗烧天凌空翻身,退出两丈。
 
  黑衣人还是影子般贴在朱大少身后,一动也不动。
 
  朱大少还是凝视着自己的手,只不过手里却已赫然多了对金环。
 
  白马张三的脸色也变了。
 
  赵一刀看着面前的酒杯,忽然轻轻叹了口气,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白马张三道:"什么意思?"
 
  赵一刀道:"他就算头疼,我也治不好的。"白马张三也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不错,他的头实在太大了。"公孙静面上又露出微笑,缓缓道:"既然大家都已带来了现金,现在已不妨去看货了。"苗烧天眼睛里布满红丝,瞪着朱大少。
 
  朱大少却悠然逍:"不错,还是先看货的好,也许我还未必肯出价哩。"他将手里的金环放在桌上,掏出雪白的丝中,仔细的擦了擦手,才慢慢的站起来,道:"请,请带路。"公孙静道:"请,请随我来。"
 
  他第一个走向客栈,朱大少慢慢的跟在身后,仿佛又开始喘气,黑衣人还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现在白马张三总算已明白他眼里为什么会有那种奇特的嘲弄之色了。
 
  他嘲笑的并不是别人,是他自己。
 
  因为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在保护着的人,根本就不需要他来保护。
 
  (三)
 
  苗烧天走在最后,手里紫紧的抓着那对金环,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本已不该来的,却非来不可。
 
  那批货就像是有种奇怪的吸力,将他的脚一步步吸了过去。不到最后关头,他绝不肯放弃任何机会的。
 
  地道的入口,石像般站着两个人,以后每隔十几步,都有这样两个人站着,脸色阴沉得就像是墙上的青石一样。
 
  石墙上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
 
  青龙会据说有三百六十五处秘密的分坛,这地方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地道的尽头处,还有道很粗的铁栅。
 
  公孙静从贴身的腰带里,拿出一大串钥匙,用其中三根,打开门上的三道锁,防守在铁栅后的两个人才将这道门拉开。
 
  但这道门却还不是最后的一道门。
 
  公孙静面带着微笑,道:"我知道有很多人都能到得了这里这里的守卫并不是很难对付的人,但无论谁到了这里,再想往前就很难了。"朱大少道:"为什么?"
 
  公孙静道:"从这里开始,到前面的那扇石门之间,一共有十三道机关埋伏,我可以保证,世上能闯过这十三道理伏的人,绝不会超过七个。"朱大少叹了口气,道:"幸好我绝不会是这七个人其中之一。"公孙静笑得更温和有礼,道:"你为什么不试试?"朱大少道:"以后我说不定会来试试的,但现在还不行。"公孙静道:"为什么?"
 
  朱大少道:"因为我现在活得还很有趣。"
 
  从铁栅到石门其实并不远,但听过公孙静说的话之后,这段路就好像立刻远了十倍。
 
  石门更沉重。
 
  公孙静又用三把钥匙开了门。
 
  两尺厚的石门里,是一间九尺宽的石屋子。
 
  屋里阴森而寒冷,仿佛已到了古代帝王陵墓的中心。
 
  本来应该停放棺材的地方,现在却摆着个巨大的铁箱。
 
  打开这铁箱,当然至少还需要三把钥匙。
 
  但这三把钥匙还不是最后的三把,因为大铁箱中还有个小铁箱。
 
  朱大少又叹了口气,道:"就凭这种防守之严密,我们也该多出些价钱才是。"公孙静微笑道:"朱大少的确是个明白人。"
 
  他捧出那小铁箱,打开。
 
  他温和动人的微笑突然不见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嘴里被人塞了个烂柿子。
 
  铁箱竟是空的,里面只有一张纸。
 
  纸上只有九个字:"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四)
 
  石室中阴森而寒冷,公孙静却已开始在流汗,黄豆般大的冷汗一粒一粒从他苍白的脸上流下来。
 
  朱大少看着他,目光中温柔得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手时一样,柔声道:"你一定知道的。"公孙静道:"知…知道什么?"
 
  朱大少道:"知道是谁在谢你。"
 
  公孙静双手紧握,突然转身冲了出去。
 
  朱大少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他的确是个好人,只可惜好人据说都活不长的……""假如世上真的只有七个人能闯过这十三道埋伏,是哪七个人呢?""其中至少有一个人是绝无疑问的,无论你怎么算,他都必定是这七个人其中之一。""这人是谁?"
 
  "白玉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