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西录

  “春台祝寿”在莲花桥南岸,汪氏所建。由法海桥内河出口,筑扇面厅,前檐如唇,后檐如齿,两旁如八字,其中虚棂,如折叠聚头扇。厅内屏风窗牖,又各自成其扇面。最佳者,夜间燃灯厅上,掩映水中,如一碗扇面灯。

  厅后太湖石壁,攀峰脊,穿岩腹,中有石门,门中石路齿齿,皆冰裂纹。路旁老树盘踞,与游人争道,小廊横斜而出,逶迤至含珠堂。联云:“野香袭荷芰(皎然),池色似潇湘(许浑)。”

  园中池长十余丈,与新河仅隔一堤。池上构楼,旧名“镜泉”,今易名“环翠”。联云:“冉冉修篁依户牖(包何),瞳瞳初日照楼台(薛逢)。”

  池高于河,多白莲。堤上筑花篱,为疏棂间之,使内外水气相通。上置方屋,颜曰“玲珑花界”。联云:“花柳含丹日(宋之问),楼台绕曲池(卢照邻)。”“玲珑花界”之后,小屋两间。屋后小池,方丈许,潜通园中。大池亦种荷,颜曰“绮绿轩”。

  熙春台在新河曲处,与莲花桥相对,白石为砌,围以石栏,中为露台。第一层横可跃马,纵可方轨,分中左右三阶皆戚。第二层建方阁,上下三层。下一层额曰“熙春台”,联云:“碧瓦朱甍照城郭(杜甫),浅黄轻绿映楼台(刘禹锡)。”柱壁画云气,屏上画牡丹万朵。上一层旧额曰“小李将军画本”,王虚舟书,今额曰“五云多处”。联云:“百尺金梯倚银汉,(李顺)九天钧乐奏云韶(王淮)。”柱壁屏幛,皆画云气,飞甍反宇,五色填漆,上覆五色琉璃瓦,两翼复道阁梯,皆螺丝转。左通圆亭重屋,右通露台,一片金碧,照耀水中,如昆仑山五色云气变成五色流水,令人目迷神恍,应接不暇。

  廿四桥即吴家砖桥,一名红药桥,在熙春台后。“平泉涌瀑”之水,即金匮山水,由廿四桥而来者也。桥跨西门街东西两岸,砖墙庋版,围以红栏,直西通新教场,北折入金匮山。桥西吴家瓦屋围墙上石刻“烟花夜月”四字,不著书者姓名。《扬州鼓吹词序》云:“是桥因古之二十四美人吹箫于此,故名。”或曰即古之二十四桥,二说皆非。按二十四桥见之沈存中《补笔谈》,记扬州二十四桥之名,曰浊河桥、茶园桥、大明桥、九曲桥、下马桥、作坊桥、洗马桥、南桥、阿师桥、周家桥、小市桥、广济桥、新桥、开明桥、顾家桥、通泗桥、太平桥、利国桥、万岁桥、青园桥、驿桥、参佐桥、山光桥、下马桥,实有二十四名。美人之说,盖附会言之矣。程午桥《扬州名园记》,谓后人因姜白石《扬州慢》词“念桥边红药”句,遂以红药名是桥,且谓白石词中“念桥”二字,即古之二十四桥。不知本词云:“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念字作思字解,是思二十四桥边红药年年为谁生之意耳,非桥名也。

  听箫园在廿四桥西岸,编竹为篱门,门内栽桃、杏花,横扫地轴。帘取松毛缚棚三尺,溪光从茅屋中出,桑鸡桂鱼,山茶村酿,朱唇吹火,玉腕添薪。当炉之妇,脍炙一时,故游人多集于是,题咏亦富。《梦香词》云:“扬州好,桥接听箫园。粉壁漫题今日句,水牌多卖及时鲜。能到是前缘。”金棕亭集联云:“圣代即今多雨露,酒垆终古擅风流。”管希宁为之作图。

  筱园本小园,在廿四桥旁,康熙间土人种芍药处也。孙豹人有《小园芍药诗》云:“几度江南劳客思,今年江北绕花行。便教风雨犹多态,花况好时天更晴。”园方四十亩,中垦十余亩为芍田,有草亭,花时卖茶为生计。田后栽梅树八九亩,其间烟树迷离,襟带保障湖,北挹蜀冈三峰,东接宝城,南望红桥。康熙丙申,翰林程梦星告归,购为家园;于园外临湖浚芹田十数亩,尽植荷花,架水榭其上。隔岸邻田效之,亦植荷以相映。中筑厅事,取谢康乐“中为天地物,今成鄙夫有”句,名“今有堂”,种梅百本,构亭其中。取谢叠山“几生修得到梅花”句,名“修到亭”。凿池半规如初月,植芙蓉,畜水鸟,跨以略约,激湖水灌之,四时不竭,名“初月氵片”。今有堂南筑土为坡,乱石间之,高出树杪,蹑小桥而升,名“南坡”。于竹中建阁,可眺可咏,名“来雨阁”。又筑平轩,取刘灵预《答竟陵王书》“畅余阴于山泽”语,名“畅余轩”。堂之北偏,杂植花药,缭以周垣,上覆古松数十株,名“馆松庵”。芍山旁筑红药栏,栏外一篱界之,外壁湖田百顷,遍植芙渠。

  朱华碧叶,水天相映,名曰“藕糜”。(《毛诗》“糜”与“湄”通)轩旁桂三十株,名曰“桂坪”。是时红桥至保障湖,绿杨两岸,芙渠十里。久之湖泥淤淀,荷田渐变而种芹。迨雍正壬子浚市河,翰林倡众捐金,益浚保障湖以为市河之蓄泄,又种桃插柳于两堤之上,会构是园,更增藕塘莲界,于是昔之大小画舫至法海寺而止者,今则可以抵是园而止矣。是园向有竹畦,久而枯死,马秋玉以竹赠之,方士庶为绘《赠竹图》,因以“筱”名园。庚申冬,复于溪边构小亭,澄潭修鳞,可以垂钓,莲房芡实,可以乐饥。仿宋叶主簿杞栩漪南别墅之名,名之曰“小漪南”。顾南原学博蔼隶书“夕阳双寺外,春水五塘西”一联,至今尚存。公父名文正,字笏山,江都人,工诗古文词,善书法。康熙辛未进士,仕至工部都水司主事,著有诗文稿。公名梦星,字伍乔,一字午桥,号江,又号香溪。康熙壬辰进士第,官编修,著《今有堂集》。诗格在韦、柳之间,于艺事无所不能,尤工书画弹琴,肆情吟咏。每园花报放,辄携诗牌酒,偕同社游赏,以是推为一时风雅之宗。园图为程松门鸣、许谷阳滨合作。其宗族友朋之盛,附记于后。

  程名世,字令延,号筠榭,工诗。著《坐雨安居诗》、《饮渌吟稿》、《云山小稿》、《小酉馆诗存》、《柘溪集》、《捞虾集》、《柘溪续集》、《海上集》、《海上续集》、《纪游集》、《春雨楼集》、《秋水芙蓉馆稿》、《老屋吟稿》、《海上吟稿》若干卷,词一卷,乐府一卷。有《左传识小录》、《国策取譬》、《庄子贵言》、《老管荀韩四子》、《楞严法华维摩诘三经注本》藏于家。晚年与叔午桥葺《扬州名园记》,仅成朱自天念莪草堂、王家玉树、倪俊民耕隐草堂《三园图记》而卒。子四:长赞和,字中之,丁酉选拔;赞宁,乙卯恩科副榜;赞皇、赞普,皆名诸生。

  程晋芳,先名志钥,字鱼门,又名廷璜,字蕺园。梦天开榜有晋芳名,故易今名。家淮安,召试以中书用,官至编修。善属文,勤于学,著有《尚书集注》、《左传通解》诸书。晚年客死陕西,毕秋帆制军沅经纪其丧,赡其遣孤。程ル,字圣泽,盐多经济,亦家淮安。

  程茂字莼江,程卫芳字述先,皆工诗,有专集行于世。

  程志乾,字学坚,一字书舸,工诗。世传其七夕诗“人当离别真难遣,事纵荒唐亦可怜”句。自名世至志乾,皆午桥侄。

  程鸣,字友声,号松门,占籍仪征。邑庠生。工画,干笔枯墨,运以中锋,纯以书法成之,此学石涛又参以穆倩者也。诗出王文简之门,文简尝曰:“松门诗名为其丹青所掩。”

  程沆,字晴岚。进士,官庶吉士。弟洵,字邵泉,官舍人。为午桥侄孙,皆工诗文。

  韦谦恒,字药仙,一字药斋,芜湖人,癸未探花。先是来扬州与只园庵药根友善,公于家中构玉山心室,延之校书五年。与筱园宾客集,字不拘体,有窃字者,皆为韦公司罚焉。

  陈徵君撰,来扬州初主銮江项氏。项氏彝鼎图书之富甲天下,徵君矜鉴赏,去取不苟。后馆于筱园十年,举鸿博。晚年江鹤亭延之入康山草堂,杭堇浦太史为徵君小传,中只述其主项、江二家,而不及筱园,是未知之深也。

  余元甲,字葭白,一字柏岩,号茁村,江都邑诸生,工诗文。雍正十二年,通政赵之垣以博学鸿词荐,不就。筑万石园,积十余年殚思而成。今山与屋分,入门见山,山中大小石洞数百,过山方有屋。厅舍亭廊二三,点缀而已。时与公往来,文酒最盛。葭白死,园废,石归康山草堂。著有《濡雪堂集》,选韩、白、苏、陆四家诗行于世。是园文酒之盛,以雍正辛亥胡复斋、唐天门、马秋玉、汪恬斋、方洵远、王梅氵片、方西畴、马半查、陈竹畦、闵莲峰、陆南圻、张士园中看梅,以“二月五日花如雪”为起句为最盛,载在《邗江雅集》。

  乔椿龄,宇樗友,性情正直,同人惮焉。善易数,虽至友不轻为卜。诗文之格,唐以下不屑规仿也。其弟子阮芸台元已贵,未尝通一札。及阮按试山东,礼请衡文,乃去。卒于青州,尝榜其斋云:“四方名士皆知己,入座门生正少年。”

  盛唐,字一槎,江都布衣。以孝闻于乡里,工书,馆于筱园最久。

  张铨,江都诸生,有山水之癖,足迹遍天下。弟,宇方,号可乡,为人端谨,精鉴古人书画,工画,主程氏。金、焦山又《扬州二十四景图》皆出其手。弟铠,字丹崖,诸生,能诗。长子宗泰,字登封,己酉拔贡生,官天长教谕。次子海观,字筱轩,并能精究六书,称博物。季子治观,字叔平,幼能读书,著《毛诗草木虫鱼疏补正》十卷、《□尔雅》一卷、《楚辞芳草谱今释》一卷,注黄子发《相雨书》一卷。年十九殁,死之日赋绝命词十章,传于世。

  三贤祠即筱园,乾隆乙亥,园就圮,值卢雅雨转运两淮,与午桥为同年友,葺而治之。以春雨阁祀宋欧阳文忠公、苏文忠公、国朝王文简公。以小漪南水亭改名“苏亭”,以今有堂改名“旧雨亭”。时枝上村、弹指阁改入官园,因于堂后仿弹指阁式建楼,名曰“仰止楼”,以“夕阳双寺外,春水五塘西”一联悬之。复于药栏中构小室十数间,招僧竹堂居之,以守三贤香火。其下增小亭,颜曰“瑞芍”。逾年,午桥卒,转运僦园赀赡其后人,且议祀午桥于三贤下,未果行。程令延为绘《三贤祠图》,今已散佚。

  “筱园花瑞”即三贤祠。乾隆甲辰,归汪廷璋,人称为“汪园”。于熙春台左撤苏亭,构阁道二十四楹,以最后之九楹,开阁下门为筱园水门。初卢转运建亭署中,郑板桥书“苏亭”二字额,转运联云:“良辰尽为官忙,得一刻余闲,好诵史幡经,另开生面;传舍原非我有,但两番视事、也栽花种竹,权当家园。”后因筱园改三贤祠,遂移是额悬之小漪南水亭上。联云:“东坡何所爱(白居易),仙老暂相将(杜荀鹤)。”因题曰“三过遗踪”,列之牙牌二十四景中。后复改名“三过亭”,今俱撤为阁道。

  翠霞轩即三贤旧殿。先是祠之建,本于康熙间祀宋韩魏公、欧阳文忠公、太守刁公、王公、苏文忠公于平山堂之真赏楼,以国朝司李王文简公、太守金公、刑部汪公为配,后居民有欧、苏二公及司李王公三贤之请。其时胡庶子润督学江南,为文简辛未会试所得士,有是举而未行。至卢转运莅扬州,乃以文简配两文忠,而诸贤从祧。自归汪氏,又撤三贤神主于桃花庵,以殿为园中厅事,旁植牡丹百本,构翠霞轩,联云:“日映文章霞细丽(元稹),山张屏幛绿参差(白居易)。”

  旧雨亭本卢雅雨所建,延惠徵君栋纂修渔洋山人《感旧集》之地也。亭中花草有三绝,一架古藤,一亩老桂,一墙薜荔。

  仰止楼前窗在竹中,后窗在园外,可望过江山色,东山墙圆牖为薜荔所覆,西山墙圆牖中皆芍田。花时人行其中,如东云见鳞,西云见爪。楼下悬“夕阳双寺外,春水五塘西”一联,仍是午桥旧物。是楼因枝上村僧文思弹指阁改入官园,因于是地仿其制为之,亦求旧之遗意也。

  药栏十五间在仰止楼西,栏外即芍田,中有一水界之,即昔之藕糜。以上七间面西为游人看花处,下八间面东为竹堂僧庐,开竹下门,通三贤殿。竹堂为桃花庵僧石庄之孙,精篆籀,工画,善制竹器,与潘老桐齐名。迨三贤神主迁桃花庵,竹堂亦死,遂以下八间均开面西窗,而竹下门扃矣。

  瑞芍亭在药栏外芍田中央。卢公转运扬州时,三贤祠花开三蒂,时以为瑞。以马中丞祖常“瑞芍”额于亭,联云:“繁华及春媚(鲍照),红药当阶翻(谢)。”杭堇浦太史有诗云:“红泥亭子界香塍,画榜高标瑞芍称。一字单提人不识,不知语本马中丞。”又云:“交枝并蒂倚东风,幻出三头气自融。细测天心征感应,为公他日兆三公。”又云:“瑟瑟清歌妙入时,雕阑深护猛寻思。可知十万娉婷色,只要翻阶一句诗。”皆志此时胜事也。扬州芍药冠于天下,乾隆乙卯,园中开金带围一枝,大红三蒂一枝,玉楼子并蒂一枝,时称盛事。

  汪廷璋,字令闻,号敬亭,歙县稠墅人。自其先世大千迁扬州以盐荚起家,甲第为淮南之冠,人谓其族为“铁门限”。父交如,声如洪钟,咳嗽闻于数里,双眸炯炯,中夜有光,术士谓其命为天狗,守财帛,富至千万,寿八十。子二,令闻其长子也。好蓄古玩,晚筑“六浅村舍”自居。次子觐侯,勇力过人。令闻子焘,字春明;次熙,字宇周。孙二:玉坡、元坡,并工诗画。觐侯子坦,字硕公,妻为张方颐之女,能主持门户。子三,承璧字观成,承基字培初,承塾字起群。筱园自令闻后,硕公更葺之。

  汪允ㄈ,字载南,交如之弟。好善乐施,谙药性,施紫雪丹、再造丸,一粒千金弗屑也。岁暮周恤孤寡,世称笃行君子。子廷珍,字君赞、好谦,一生循墙,未尝偶一肩舆。孙二,羲字暨和,义字质夫,一生友爱。质夫,江鹤亭之婿也。兄弟与朱思堂运使友善,家贫后,会运使公子朱尔登额出为江南驿传道,赡其子孙。

  汪允□,字学山,载南之弟。子廷埏,字度昭,立瓜洲普济堂,活几千人,载在《两淮盐法志》。孙灏,字右梁,号竹农,性古雅,工诗画,家蓄古人名画极富,交游皆一时名士,“西园曲水”即其别墅也。

  汪廷,字鲁佩,号朴园,性好山水,一生九游黄山。晚年好佛,隐于真州西石人头别墅。

  汪□,字楷亭,令闻之弟。邑诸生,博学通经。子字兰圃,博学工诗,书法为程香南高弟子。

  汪,字象炎,号亭山。工诗,书法《圣教序》。幼从江剑门刑部权入蜀,时剑门知重庆府。亭山为幕府宾客,经猷大著。出蜀时,下三峡遇水花覆舟,耳为水花所掩,由是重听。来扬州业盐,握算持筹无遗策。善饮酒,尝于其族中立饮百余升。

  汪端光,本名龙光,字剑潭。辛卯举人,官国子监学正。工诗词,书法米襄阳。母梁氏,字兰漪,工诗。

  汪文锦,字绣谷。工诗词,书工篆籀,精于铁笔。

  方贞观,字南堂,桐城人。工诗,书法唐人小楷,有《南堂集》。馆于汪氏。与方息翁为兄弟,时号为桐城方。馆程氏者息翁也,馆汪氏者南堂也。

  王宗献,字起津,杭州人,工书。

  方士庶,主汪氏。时令闻以千金延黄尊古于座中。以是士庶山水大进,气韵骀宕,有出蓝之目。

  黄溱,字正川,扬州人,与令闻友善。时洵远往来筱园,正川山水亦由是大进,折节称弟子。同时黄颐安亦与正川师洵远,而拳勇骑射最精,尤深史学。

  金时仪,字朝九,画师其父天德之学,仿梅花道人,为世所称。于学无所不窥,而诗字画一时称三绝。

  康以宁,字静之,钱塘人,石舟之子。性磊落,为人直率,工诗画。好饮酒,立饮千钟,时与汪为一门酒友。

  姜彭,字又,扬州人,画翎毛第一手。山水学唐子畏,花卉学元人,老而益精,惜不能作书。子吉士,围棋国工之技。

  王镜香,扬州人,工画,载在《国朝画征录》。

  张洽,宇月川,浙江人。工山水,有大痴神理。晚年买山栖霞,画家多从之游。右梁延之于家,结为画友,由是右梁山水气韵大进。

  薛含玉,性好山水,遍游五岳,尝登黄山顶。精于鉴别古画。子铨,字衡夫,山水得董巨神髓,近今扬州画家,以衡夫为第一手。

  陈燮,字理堂,泰州人,丁酉拔贡生,工诗,馆于右梁家。

  毕考祥,字旋之,仪征诸生,工诗,精于小楷。初居其族秋帆制军幕中,归里与右梁交,号为诗友。

  黄晋畴,字锡之,歙人,襄臣之孙,汪懋之婿。工诗。

  “蜀冈朝旭”,李氏别墅也。李志勋筑初日轩、“眺听烟霞”、“月地云阶”诸胜,今归临潼张氏。至乾隆壬午,是园临河建楼,恭逢赐名“高咏”,御制诗云:“高楼苏迹久毡乡,今古风流翰墨场。八咏遥年符瘦沈,一时风气近欧阳。山塘返棹闲留憩,画阁开窗纳景光。知忆髯公拟阁笔,似闻公语语何妨。”又赐“清韵堂”额,楼前本保障湖后莲塘。张氏因之,辇太湖石数千石,移堡城竹数十亩,故是园前以石胜,后以竹胜,中以水胜。由南岸堤上过筱园外石版桥,为园门,门内层岩小壑,委曲曼回。石尽树出,树间筑来春堂,厅后方塘十亩,万竹参天,中有竹楼,竹外为射圃。其后土山又起,上指顾三山亭,过此为园后门,门外即草香亭。

  来春堂联云:“一片彩霞迎旭日(杨巨源),万条金线带春烟(施吾肩)。”堂之前激清储阴,细草杂花,布满岩谷,水色绀碧,积溜脂滑,方之云林,当不过是。

  数椽潇洒临溪屋,在来春堂左。小室如画舫,有小垣高三尺余,中嵌花瓦,用文砖镂刻“蜀冈朝旭”四字,与堤逶迤。东南角立秋千架,高出半天,令人见之愈觉矮垣之妙。由堤入山,山尽步小堤上。

  旷如亭在东岸小山上,过此山平水阔,水中筑双流舫,后增丁字屋,周以红栏,设宛转桥,改名“流香艇”。联云:“重檐交密树(王勃)。隔岸上春潮(清江)。”至是有长廊数十丈。

  高咏楼本苏轼题《西江月》处,张轶青登三贤祠高咏楼诗云:“享祀名贤地最幽,新删修竹起高楼。冈形西去连三蜀,山色南来自五洲。可惜典型徒想像,若经觞咏更风流。人间行乐何能再,聊倚栏杆散暮愁。”张士诗云:“肃穆灵祠一水傍,更深层构纳秋光。竹间云气随吴岫,帘外松声下蜀冈。异代同时俱寂寞,西风落木正苍凉。登临不尽千秋感,独凭花栏向夕阳。”今楼增枋楔,下石阶。楼高十余丈,楼下供奉御赐“山堂返棹留闲憩,画阁开窗纳景光”一联。楼上联云:“佳句应无敌(崔桐),苏侯得数过(杜甫)。”

  是园池塘本保障湖旁莲市,塘中荷花皆清明前种,开时出叶尺许,叶大如焦,周以垂柳幂ャ,广厦{穴叫}{穴条},避暑为宜。高咏楼后,筑屋十余楹如弓字,一曰“含青室”,楼角小门通之。联云:“日交当户树(苏),花绕榜池山(祖咏)。”室旁小屋十数间,曰“眺听烟霞轩”,联云:“松排山面千重翠(白居易),日较人间一倍长(陆龟蒙)。”一曰“初日轩”,本名承露轩,今仍用其旧。联云:“池塘月撼芙渠浪(方千),罗绮晴娇绿水洲(孟浩然)。”轩后度板桥入规门,有十字厅,颜曰“青桂山房”,联云:“从此不知兰麝贵(裴思谦),相期共斗管弦来,(孟浩然)。”弦厅老桂数十株,靠山多玉蝶梅。厅后方塘数亩,高柳四围,秋间蝉声不绝。塘北后山崛起,构亭翼然,颜曰“指顾三山”。其下竹畦万顷,中构小竹楼,楼下为射圃。

  草香亭在堤上,香舆宝马至此,由卷墙门入司徒庙山路。

  张兰,字芳贻,临潼人,善画,与方士庶齐名。子绪增,字敬业,工书善诗。自其先世起贤、含英移家扬州,代不乏人,宾客亦皆伟人奇士,今附于后。

  张世瀛,字仙舟,好佛乐施,感梦金仙,筑扫垢精舍。子士科,字士,号渔川,工诗。筑让圃为“韩江雅集”,与卢运使友善,著有诗词集。

  张世进,字轶青,号啸斋,顾书宣之甥,诗与二马齐名。居王家园,与街南书屋相距甚近。啸斋有赠马氏诗云:“檐扉只隔三条巷,笔砚相依十载情。”著有诗词《名游集》。子四履,字表东,工诗善书,成名家。

  张世掌,工画,山水仿宋人。

  张四可,字薪南,笃行君子,载在郡志。子霞,字蔚彤,工会计之事,累富至千万,好以琴弦为衣带。孙裔增,字封谖,诸生,工书法。

  张四教,字宣传,号石民。工画,学新罗山人。四杰,字伟堂,画花卉翎毛。

  张馨,字秋芷,解元,成进士,官御史。弟坦,字松枰,进士,官翰林。兄弟以文名于世,著有诗文集。

  巴贞女者,张绪增之子妇也。许嫁未亲迎而张之子死,过门抚前妻之子如己出。或援归震川之说短之,江都焦循作《贞女辨》云:“或谓古无贞女之名,非也。《后汉书百官志》:三老掌教化,凡有孝子顺孙,贞女义妇,皆扁志其门以兴善行。然则今之旌表贞女,自汉已然。或曰古之贞女非今之贞女也,《魏书列女传》:贞女兕先氏许嫁彭老生,未及成礼,老生逼之,不肯从,被杀。诏曰:虽处草莱,行合古迹,宜赐美名,号曰贞女。则贞女者,非未昏夫死,守贞不嫁之谓也。呜乎,引是说者,盖读书不广矣。刘向《列女传》卷四《贞顺传》,首列召南申女,称其许嫁于酆,夫家礼不备而欲迎之,不肯往,遂致之狱。作诗曰:‘虽速我狱,室家不足。’兕先之事,黯与此合,故其时谓之合古迹,以贞女号之。《列女传》又云:卫宣夫人者,齐侯之女也。嫁于卫,至城门而卫君死,入持三年之丧毕。弟立请曰:卫小国也,不容二庖。请愿同庖,终不听,作诗曰:‘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诗人美其贞一,故举而列之于诗,此即未昏夫死不嫁者也。兕先合于申女之事,得以贞女名。世之未昏夫死不嫁者,乃不容附诸卫宣夫人之列,说者罪矣。刘向为鲁诗学,经之所传,汉儒之所重,可知也。”(右《贞女辨》上)“古之贞女少,今之贞女多,何也?古男女议昏晚,聘与取一时事,故如卫宣夫人者偶也,今人龆龀议昏,或迟五年,或迟十年,甚二三十年,聘与取县隔甚远,其中死亡疾病,自不能免。且古之昏礼以亲迎为定。故曾子问未亲迎以前或遭父母之丧,可以另取另嫁。亲迎在路,闻婿之父母死,则改服而趋丧;又亲迎之日已定而女死,则婿服齐衰,婿死则女服斩衰,是古之夫妇以亲迎为定也。今则不然,国律:许嫁女已报昏书,及有私约而辄悔者,笞五十。虽无昏书,但曾受聘财者亦是。一报昏书受聘财,而上以之听民讼,下以之定姻好,不必亲迎而夫妇之分定。古定以亲迎,则未亲迎而夫死,嫁之可也;今定以纳采,则一纳采而夫死,嫁之不可也。《礼》曰:‘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必逮夫身。’吾为议贞女者危之。”(右《贞女辨》下)

  史申义,字蕉饮,甘泉人。工诗,与张氏友。进士,官给事中。一日,内廷遣中使至直卢,问翰林中能诗为谁?大学士陈廷敬以申义对。著有《芜城》、《使滇》、《过江》诸集。

  蒋德,字秋泾,秀水孝廉。乾隆庚午来扬州,主张氏,多唱和。

  吴廷き,字葑田,徽州人,工诗。

  史肇夔,世进之甥,工诗。

  僧离幻,姓张氏,苏州人。幼好音乐,长为串客。曾在含芳班与熊蛮作写状,得罪御史被笞,遂为僧。但饮酒,不茹荤。好蓄宣炉砂壶,自种花卉盆景,一盆值百金。每来扬州,玩好盆景,载数艘以随。插瓶花不用针与铁丝,每一瓶赠银四流。精于医,善鼓琴,游京师归过扬州落魄,张氏赠金始归。兄岗,字昆南,工诗,与镇江杨石渔磊、同里沙斗初维杓两布衣友善。磊死,岗营磊圹,与其夫妇同域。

  “万松叠翠”在微波峡西,一名吴园,本萧家村故址,多竹。中有萧家桥,桥下乃炮山河分支由炮石桥来者。春夏水长,溪流可玩。上构厅事三楹,厅后多桂,筑“桂露山房”。下为“春流画舫”,由是过萧家桥,入清阴堂。堂左登旷观楼,楼左步水廊,颜曰“嫩寒春晚”。厅后为涵清阁,阁左筑水厅,颜曰“风月清华”。至此山势渐起,松声渐近,于半山中建绿云亭,题曰“万松叠翠”。

  是园胜概,在于近水。竹畦十余亩,去水只尺许,水大辄入竹间。因萧村旧水口开内夹河通于九曲池,遂缘旧堤为屿,屿外即微波峡西岸,近水楼台,皆于此生矣。

  竹外“桂露山房”,联云:“回风入座飘歌扇(李邕),冷露无声湿桂花(王建)。”前有小屋三四间,半含树际,半出溪ぞ;开靠山门,仿舫屋式,不事雕饰,如寒塘废宅,横出水中,颜曰“春流画舫”。联云:“仙扉傍岩(皮日休),小楹俯澄鲜(张)。”

  过萧家桥入树石中,得屋四五楹;冉冉而转,入厅事三楹,与水更近,颜曰“清阴堂”。联云:“风生北渚烟波阔(权德舆),雨歇南楼积翠来(李忄登)。”

  旷观楼十二间如弓字,每间皆北向,盖至此三山渐出矣。联云:“烟草青无际(周伯奇),溪山画不如(杜牧)。楼后老梅三四株,中有一水如江村通潮,可以单翟而入;水上构两间小屋,题曰“嫩寒春晓”。联云:“鹤群常绕三株树(司空图),花气浑如百和香(杜甫)。”

  昔萧村有仓房十楹,临九曲池,是园因之为水廊二十间,由露台入涵清阁。联云:“云林颇重叠(贾岛),池馆亦清闲(白居易)。”旁增水厅五楹,水大时,石础松棂,间在水中,紫荇白,时来屋里,题曰“风月清华”,联云:“舟将水动千寻日(张说),树出湖东几点烟(曹邻)。”过此土脉隆起,构绿云亭。联云:“山深松翠冷(朱庆余),树密鸟声幽(崔翘)。”亭旁石上题曰“万松叠翠”,吴园至此乃竟。

  紫霞居在山口,为尺五楼水马头。编竹为篱,植月季数十种。中屋三楹,后屋短垣及肩,消纳隔江山色。秋时蓼花垂垂,居人视之,如农之于稼,较晴量雨,以卜丰歉。王叟者,以选茶品水为生,尝谓人曰:“一生不屑饮天下第六泉水。”

  苏式小饮食肆在炮石桥路南,门面三楹,中藏小屋三楹。于梅花中开向南窗,以看隔江山色。旁有子舍十余间,清洁有致。

  尺五楼在九曲池角坡上,大门在炮石桥路北。门内听事三楹,西为十八峰草堂,东为延山亭,亭东为尺五楼。楼后为药房,“十八峰草堂”谓黄山有十八峰,汪氏居黄山下,旧有是堂,因择园内是屋名之。吴杉亭诗云:“阑槛凭虚望,峰峰积翠浮;琅千个晚,钟磬数声秋。塔影明流外,人烟古渡头。重来玩凉月,桂树小山幽。”杭大宗诗云:“草堂俯春郊,列岫青不舍。一一排闼来,秀色堪玩把。地胜辰又良,于此扌群雅,东风不是情,密雨乱飘洒。俄焉顽云封,危画露者寡。远望接混茫,目营力难假。既虞妨履綦,聊且荐杯。亟呼米於菟,浓墨恣涂写。酒阑雨未阑,簌簌响檐瓦。”

  延山亭在竹树中,亭扁为梁所书。左右廊舍,比屋连甍。由竹中小廊入尺五楼,楼九间,面北五间,面东四间。以面北之第五间靠山,接面东之第一间,于是面东之间数,与面北之间数同。其宽广不溢一黍,因名曰“尺五楼”。其象本于曲尺,其制本于京师九间房做法。

  尺五楼面东之第五间楼,下接药房。先筑长廊于药田中,曲折如阡陌。廊竟,小屋七八间,营筑深邃,短垣镂绩,文砖亚次,令花气往来,氤氲不隔。

  微波峡在两山之间,峡东为“锦泉花屿”,峡西为“万松叠翠”。峡中河宽丈许,不能容二舟,故画舫至此方舟者皆单翟而入。入而复出,为九曲池,山围四匝,中凹如碗,水大未尝溢,水小未尝涸,今谓之“平山堂坞”。坞中建接驾厅,八柱重屋,飞檐反宇,金丝网户,刻为连文,递相缀属,以护鸟雀。方盖圆顶,中置涂金宝瓶琉璃珠,外敷鎏金。厅中供奉御制《平山堂诗》石刻。后设板桥,桥外则水穷云起矣。是园为汪光禄孙冠贤彝士所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