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整个上海伪中储业务的戴霭庐,过去银钱业对他的印象极为恶劣,甚至有人谑誉他为现代银行业唯一的吸血魔王!

 
  同业们为了调头寸问题,多半是向伪中储戴经理接洽的,因此中储的经理室,每天是川流不息的忙碌万分。
 
  当你踏进了经理室,这位吸血魔王高高踞上,他是不会来怎样理睬你的,只管注视他那双手中一册厚厚的西文书。你在旁等得久了,会不耐烦起来,只得恳请他:
 
  ——戴经理,我们行里,急需一笔头寸请你帮一下忙!
 
  这位魔王,惯会是这末一套:
 
  ——现在头寸紧得要命,你们怎末这样不“明白”的!
 
  除了“首次交易”的同业,常去接洽的“老举”,当然是会“明白”的。只此一遭,下不为例,我们怎么“明白”的!
 
  戴经理才将手中的西文书搁下,在房里打了一个转。
 
  那末让我到外面去看看情形看。
 
  戴经理走了出去,室内无有别人,此时来接洽头寸的“老举”,趁此机会,便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了的拨款单,向戴经理写字桌上那册厚厚的西文书里夹了进来。
 
  五分钟后,戴经理回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头寸倒有一笔。不过……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坐在写字椅上了,双手捧起了桌上那册厚厚的西文书,翻了开来。当他发现书里的“另外的一页”,他脸上稍为露了一点笑容,嘴巴也活动得多了。
 
  那么,你,就到拆放科与×先生接头吧!
 
  ×
 
  ×
 
  ×
 
  这一幕戏,每天在此演出,莫不皆大欢喜。尤其魔王他那册厚厚西文书里的“另外一页”,也曰厚一曰了。
 
  魔王真不愧为“吸血”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