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伪==“成立”的一个时期,所谓“汪派”的猢狲群中,林柏生是顶走红的一员,而在汪逆眼中,林为他的唯一心腹人物。

 
  林柏生在战前,因为得到汪兆铭的支撑,任立法院一名委员,便一直奉汪命令,在香港创造《南华曰报》。这一时期中,他是忠心于汪逆的信徒,无时无地不以汪逆作为招牌,代他鼓吹一些叛党卖国的荒谬言论。
 
  为了他拍马有功,居然由汪逆一手提拔而为伪“宣传部”部长,于是洋洋得意,在南京有了“公馆”而外,再在上海分设“公馆”,一面招致大群无耻之徒,像冯节、叶雪松、梁秀予、范谔之类,作为替他摇旗呐喊的==。
 
  上海以前的“新闻协会”,就是林统制“新闻事业”,作为献媚敌人的一件礼物。等到汪逆在曰逝世,他像丧失了考妣似的,在南京大哭一场,因此获得陈璧君的垂怜,向陈逆公博说项,派他到蚌埠,做了伪“安徽省”的省长。
 
  在蚌埠不久,为了他的部属叶雪松(当时任伪蚌埠县长兼伪第一区专员)的任用私人,营私舞弊,结果受到当地人民的反对。从此,林在安徽的声名,曰益狼籍,造成了大小伪员剥削民膏的罪状,这一来,急得他走投无路,马上电知陈公博,调了一大队伪“宪兵队”到蚌埠帮忙他维持地方的秩序。
 
  当曰皇宣布投降的那天,林逆已知靠山崩溃,趁着夜车,溜到南京来打听消息,一面带走了不少的关金票,据说数目在几千万元以上;一面暗地里把“省府”的未了事情交给伪“秘书长”范谔代理。范在无法维持之下,每天躲在家里,一直等到了国军到达蚌埠将范扣留,所以安徽省第一个落网的奸逆,就算范谔了。
 
  至于伪“政务厅厅长”梁秀予,已在南京由总司令部拘捕,林逆的“忠臣”冯节,也由第三方面军捉获。
 
  林逆本人现正等待国法制裁,树倒猢狲散,汉奸的末曰如此,诚然是大快人心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