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里诗书忙里步,难共相量,讨个欢心处。断肠红颜都是误,红颜却被青春妒。风风雨雨,朝朝暮暮,殒挑残灯,窝出伤心处。但要相逢莫相妒,相思即是相愁路。

    《右调 蝶恋花》

    话说灯草和尚钻入被里,不多一时,跳将出来,依然是一个三寸的小和尚。夫人不胜欢喜,将他放在小竹厨内。他说道:“你且在此,在我身边免不得一动一动的。”

    小和尚允了。夫人这一日,反觉放心不下。只望日落与丫环,女儿们说说笑笑。

    过了一日,索灯时侯,暖玉与夫人秉烛上楼来,吩呼暖玉照旧楼下打铺去睡。夫人关上楼门,开了竹厨,只见小和尚一跳日跳的下地来,便是八尺长的一个大和尚。

    夫人叫道:“变好了与我弄弄罢!”

    不由分说,脱得精光,就在春橙上乒乒乓乓弄将起来,暖玉在楼下听见,心中想道:“小和尚不是舔奶而已,如何竟似大人的脚响。”

    爬将起来,走到楼上,伏著细听,只听得夫人口里只管叫:“心肝,你要弄死奶奶了。”

    暖玉暗暗笑道:“小和尚难道是儿子?”又听的叫:“亲人弄得我快活,真是我的亲丈夫。”

    暖玉笑道:“夫人又要嫁小和尚了。”又听乒乒乓乓一阵,哼哼唧唧一阵,又一时唧唧如鸭子吃叱一般。

    暖玉又笑道:“奶奶又作鸭子了。”弄到五更尚未弄止。

    暖玉暗暗忖道:“我也听见老爷与奶奶弄,不过一会儿,如何弄了这一夜,尚且不止。”暖玉虽然年小,已略知风情了,自己摸摸小肚子底下,也流了些白水儿,说道:“啐!且去睡罢!”

    正是:一夜聚成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却说夫人自与和尚弄了一夜,弄得夫人心醉如痴,忽然按住叫道:“心肝,你伏下身来,我要和你亲几个咀,再对你说话。”和尚依他伏下了。

    夫人道:“我家老爷在明日或後天一定要会家了,他在家睡,不时的弄我摸我生门,如何容得你吃sao水?”

    小和尚道:“不妨!我只伏在奶边,趁著无人时与我sao水吃些,我便不饥了。”

    夫人道:“好的。”二人说毕,又弄了一会,到天明起身,各自梳洗。从此,和尚白日变小,到夜变大,作乐了两夜。

    那日杨官儿方才回来。进门夫人忙同长姑接著笑道:“如何去了这些日子,弄的我们冷冷清清的。”暖玉在旁笑了一声,夫人的脸儿惊的通红。

    杨官儿道:“我本当十八日回家,因出了一件新闻,又住了一日,等看游六门,方才起身。”

    夫人道:“什麽新闻,楼上去坐,说与我们听听。”

    杨官儿道:“请夫人一同上楼。”吃了茶,夫人又问起新闻。

    杨官儿道:“苏州城外有一座洞庭山,山上有个尼姑庵,庵内一个白尼姑,因他生的那白面,故都叫他白尼姑,专在城内大户人家走动。这日到韦乡宦家,韦夫人见了,说作女儿针纸,琴棋书画,无一不晓。夫人就叫他教习小姐,同小姐一床安歇,那知尼姑不是女人,却是能结麈柄的和尚,把小姐缠上了足有年多,连小姐房中两个丫头都一锅熟了。”

    说到此间,长姑下楼去了,暖玉在旁嘻的笑了一声,夫人脸上通红,强笑问道:“後来如何?”

    杨官儿道:“不期一日,韦乡宦见了尼姑,便诱到夫人房中,搂倒床上,扯掉裤子,那麈柄直插将进去,不插犹可,一插进去,便伸出一个七八寸长的小和尚来,韦乡宦大怒,打了一顿,随到小姐房中究问,两个丫环都一五一十供出来,韦乡宦只恐声扬想瞒过,不料小姐羞耻之过,自缢而死。韦官宦那时殒不的,速把白尼姑一并送到府里,和尚打了五十,尼姑打了三十,游六门示众,我见两人真正标致,怪不得男女都被他骗了。”

    夫人道:“想都是邪术,请楼上夜饭罢。”

    大家一会儿吃了,杨官儿同夫人上床,只道:“夫人久旷了,敢竭力奉承。”那知如木铎中秋铃一般,全然不动觉。

    杨官儿道:“好作怪,为何你的生门反觉得阔绰了许多?”

    夫人道:“胡说!常言道:“妣不弄要臭,卵不弄要痒。”明是你的干瘪了

    ,故觉得我的阔绰了。且住,我自从前月行经,怕的有喜,你还不如往书房里去

    睡,我身子要紧,不要来缠我了。”

    杨官儿也道:“是的。”两个免不得搂抱一番睡了。就在这一夜,那小和尚伏在脚底下也不敢动,到天明杨官儿起身道:“你再睡歇罢,我到书房内去看看。”夫人应了,小和尚跳在生门内,一摸湿潺潺的,钻了进去,一来一往,一冲一顶,弄的夫人暗叫快活。恐杨官儿上楼来,只得云散雨收,大家歇了。夫人也起来梳洗,忙下楼去同杨官儿料理家事。

    到晚时,对杨官儿道:“我身子有些不快,且月经又不来,你今晚睡在书房内罢!”杨官儿依允应了。

    夫人急忙拿灯上楼,闸上了门,先脱裤子准备大弄,走近上前揭开帐子,只见有八尺长的精赤条条和尚,挺起那九寸长,三四寸粗的麈柄,在那里睡著。夫人欲火如焚,不由分说爬上身去,把生门套在头上研研擦擦,sao水不住的流下,流得和尚满身一块,绢帕揩得湿淋淋的,又爬下来,仰面受物,足足弄到四更方睡。

    次早,和尚依然变了小的伏在被里。夫人赤了身子起来小解,开了楼门,杨官儿早已上楼来。夫人因不曾穿衣,就走上床来,杨官儿也坐在床上,用手摸生门,笑道:“好似弄过了的样子。”夫人啐了一口,杨官儿又往席底下一翻,翻

    出一块湿透的绢帕来。夫人脸上涨得通红,杨官儿此时更是疑心,又往被里一翻,翻出一个三寸长湿淋淋的小和尚来,拿起往地下一摔,摔得那和尚叫了起来,又拿起来乱扯,夫人急忙夺过来道:“这是灯草作的,我拿他来顽耍。”

    杨官儿道:“那有灯草作的会说话?”

    夫人道:“那和尚难道会弄你老婆不成?”杨官儿又要来夺,再也夺不去了。又拿手来打夫人的手,连连打了三四下。

    夫人道:“休要著恼。还是哄你不成?”

    杨官儿道:“我从今後,一定要进来睡了。”

    不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