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问的人不该是我,而是小泱。”他的视线落在身侧的大提琴上,淡淡地说:“小泱他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他要选择跟你去法国也行,要是他想留在台湾,我也会继续照顾他。”

简牧颐站起身,走到书房将小泱带出来,他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好奇地瞧着两个大人,总觉得大家都变得好严肃。

尹紫艳蹲在小泱的面前,抚着他又圆又嫩的小脸,紧张地征询他的意见。“小泱,妈妈带你去法国好吗?我们一起在那里生活,在那里上小学好吗?”

“哥哥还有予洁姊姊也都要去吗?”小泱天真地问道。

“予洁姊姊?”尹紫艳一脸纳闷。

“就是哥哥的女朋友,长得超漂亮的,对我超好的,常常和哥哥带我出去玩,还会煮饭给我们吃喔!”小泱高兴地解释着。

简牧颐别过脸不忍看小泱,怕自己会舍不得让他走。

“小泱,他们都没有要去,只有你跟我一起到法国,好不好?”尹紫艳问道。

小泱瘪起小嘴,眼眶里泛起泪光,委屈地说:“哥哥,你不是说过不生气了吗?不是罚我一个月不能吃麦当当了吗?为什么还要赶我走?要不然我拿扑满里的零用钱让你买一支新手机……你不要赶我走嘛……”

“小泱,我没有要赶你走,也没有生气,而是让你选择要跟妈妈一起去法国,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简牧颐心疼小泱的天真,也很不舍必须让他作这样的抉择。

小泱冲上前抱住他的大腿,啜泣道:“我想留在台湾跟你们在一起,不想去法国!”

“小泱,你不想跟妈咪生活在一起吗?”尹紫艳的心难受地揪紧了。

小泱搂住简牧颐,缓缓地回过头看着她。“也是会想啦……但是和哥哥还有予洁姊姊在一起的感觉比较好……而且我很喜欢在这里上课,小朋友都对我很好,连教大提琴的康主任也对我很好……”

尹紫艳失望地垂下脸,面对儿子自己的选择,她能说什么呢?

简牧颐说得没错,在她错过他成长的这个阶段,他已经慢慢地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生活圈子了,若是要强硬地让小泱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实在太残忍了。

“妈咪,你不要难过嘛……要不然,我每个暑假都去法国跟你住一下,好不好?”小泱体贴地说。

他天真的童言童语为两个大人复杂困扰的亲情纠葛,找出了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

“谢谢你,小泱……”尹紫艳的脸上终于又露出笑容,开心地搂着小泱又亲又抱,就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

“那妈咪要留下来陪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吗?”小泱满心期待地问。

“我们要带小泱到香港的迪士尼乐园过圣诞节!”尹紫艳宣布。

“真的吗?”小泱兴奋地瞠大眼睛。

“爸爸、妈咪、大妈妈还有你哥哥都会一起去,我们要在香港一起过圣诞节。”尹紫艳宠溺地抚着他的脸。

虽然她和简云樵的婚姻破裂,但是这份感情却升华了,她甚至与他的家人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简牧颐对她就像对姊姊般的尊重,而他的母亲刘贞仪也视她为妹妹,甚至当起了小泱的“大妈妈”,对她是完全的接纳与包容。

“哇噻!真是酷毙了!”小泱兴奋地大叫。

尹紫艳站起身说道:“我已经买好了三张明天中午飞住香港的机票了。”

“妈咪,好棒喔!”

“香港?我还以为你要留在台湾陪小泱过圣诞节……”他完全没有想到她对圣诞节另有安排。

“因为你爸妈现在都在香港,我就想,干脆大家一起过圣诞节比较热闹。再说,我们也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好啊!我们明天就一起搭飞机到香港!”小泱开心地叫好。

“怎么,你公司还有事要忙吗?”尹紫艳看他好像一脸为难,该不会他还有事情要忙吧?还是不想这么早去香港?

简牧颐一直以为和尹紫艳商讨小泱的事情会很棘手,所以才会特地排出假期来,先到机场接尹紫艳回家,想要匀出一段时间和尹紫艳恳谈一番,没想到一下子就解决了,反而多出了许多假期。

本来他是计划圣诞节留在台湾和予洁一起度过,元旦再带小泱飞往香港。既然小泱的事情都解决了,尹紫艳也订好飞往香港的机票,不如他把假期再做个调度,先陪他们母子俩到香港和爸妈相聚,之后再回来台湾和予洁一起度过元旦假期。

“没有,我已经排出假期了。”简牧颐决定改变计划,先跟他们到香港和爸妈共度圣诞节。

“那我要赶快去收拾东西……也要带皮皮一起去……”小泱兴高采烈地拿起沙发上的绒毛玩偶,跑进卧室里。

由于临时变更计划,又赶着明天中午要出国,还得帮小泱准备出国的行李,所以简牧颐决定在电话里向予洁告知他的假期计划。

他回到书房后,拨了通电话给欧予洁,却只听到电话答录机冰冷的声响,他简短地留言告知她,他要带小泱到香港与家人团聚,之后会回来陪她一起过元旦。

***bbscn***bbscn***bbscn***

欧予洁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孤单地与这个世界完全没有交集,外头喧闹的欢庆声与灿烂的烟火,只是映衬出她有多么寂寞而已。

从撞见简牧颐的屋子里有了另外一个女人之后,她便彻底地对这段感情死心,彷佛过去相知的默契,只是一场令人心碎的误会。

电话答录机传来一则则的留言——

予洁,我带小泱去香港和我爸妈一起过圣诞节即,搭明天中午的飞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