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说要买『奔马图』会有难度,是因为这幅画云涛已经送给了他的第二任前妻,我不确定她是否已经将这幅画转卖出去。再者,这幅画是他们的定情之作,她肯不肯割爱还是个问题。”

“原来是这样。”她抬头对上了那双灼灼灿亮的眼眸,一颗心莫名地炽烫了起来,像是感染了他眼底的温度……她连忙端起咖啡杯,逃避地移开目光。

简牧颐正愁没有机会接近她,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她又绕回他的身边。这是纯粹的巧合,还是缘分巧妙的安排?

“买画的事就交给我,我会帮你询问画作的下落。”

“谢谢你。”

“事成之后,你要怎么谢我?”他挑了挑浓黑的眉。

“你想要什么?”她警戒地盯视着他,犹如落入陷阱的小白兔。

“心防别那么重,我不会因为替你找画,而要求你跟我交往,趁人之危不符合我的行事风格。”

听他这么一说,灼红的耳根泄漏了她的心虚,红润的嘴角漾出一抹歉然的笑容,彷佛是初春绽放的绋樱,这样诱人的美丽,惑动了他的心,泛起一圈温柔的涟漪。

他纵横情场多年,深谙追求女人的技巧,许多女人偏爱热情直接的攻势,但她个性拘谨内敛、小心翼翼,必须温缓地配合她的步调,迂回中带着刺探,慢慢地卸下她的心防和伪装的冷漠才行。

“我只是想和你当朋友,想明白你为什么讨厌我。我有得罪你吗?还是你中意我的朋友丁冠翼,看到相亲对象不是他,所以把怒气发泄在我的身上?”

“我才没有看上丁冠翼。”她扬起慧黠的眉眼,顽皮的表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如果我说了实话,你会不会因此而记恨,不帮我询问画作的下落?”

“我看起来像是肚量那么小的男人吗?”他反问道。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了几个杂志社的工作人员,听过一些关于你的流言蜚语,所以讨厌你一副自以为是、把爱情当成游戏的轻狂态度。”

“看来是我过去造的孽,现在得到报应了。”他的脸上浮现一抹自嘲的微笑。

她饮啜着咖啡,不搭腔。其实静下心来相处之后,她发现简牧颐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恶,他既幽默大方又不记恨,不像她过去相亲认识的男人,在她拒绝对方的追求后,竟在结婚时寄喜帖向她示威炫耀。

“我承认我过去的情史是丰富了一点。”唉!凡爱过必留痕迹。“但是对于『自以为是』这项罪名,我拒绝接受,我不服,要上诉抗辩。”

“你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个弧度,嘴角住上扬,给人一种很自负的感觉。”

他抚着下颚,无辜地澄清。“笑容是天生的,又不是我能控制,难不成要我在脸上打肉毒杆菌,让肌肉紧绷得笑不出来。”

她被他幽默的口吻逗出笑容。“时间不早了,我必须回公司写企划案,至于买画一事就麻烦你了。”

“别这么客气,事成之后请我吃饭就可以了。”

“嗯。”她大方地伸出手与他交握。

简牧颐送走欧予洁后,拿起电话按了几个数字,拨通后,话筒那端传来一阵娇甜的嗓音。

“尹紫艳,我老爸送你的那幅『奔马图』还在不在?”简牧颐隔着话筒问道。

『你真没礼貌,居然连名带姓地叫我,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二妈。』电话那端的女人佣懒地翻身坐下,毫不优雅地打了个呵欠。

“是『前任』的二妈。”他不客气地纠正。

她弹弹蔻红的指甲,直接问道:『你问那幅画的下落做什么?』

“有人想买那幅画。”

『我把它堆在阁楼的储藏室里,没有被老鼠咬破就寄给你,如果已经毁损,就请你老爸再画一幅吧!』

半晌,两人闲聊完毕后,简牧颐挂上电话,看到茶几上的咖啡杯缘留下的淡淡粉红色唇印,他的嘴角不禁浮现一抹纯男性的笑容,眼神闪烁着雀跃的光芒,像是看到猎物般兴奋。

在这场爱情攻防战中,他对欧予洁是抱着笃定到手的态度,因为在不知不觉中,他已迷恋上那双灿亮的眼睛,而她自傲中带着靓丽的表情,像是在对他挑战般,也像极了一种魅惑……

“花漾派对企划中心”的会议室内,欧予洁捧着资料夹和几个同事一起入座,企划部的张经理走到她身边,露出亲切的微笑。

“昨天我在日本料理店遇到叶董,他要我帮忙转达对你的谢意,说你为方莲女上策划的生日派对太好了,不仅气氛营造得非常好,连云涛先生的『奔马图』都能取得,而且还替他拿到那么优惠的价格,他十分满意你的表现。”张经理毫不吝啬地称赞。

“经理,我只是尽我的本分而已。”予洁净丽的脸上流露出自信的光采。

“方莲女士也一直夸奖你,还叫我要好好重用你、不能亏待你,否则她就要挖你去担任『艺莲珠宝』的公关。”张经理拍拍她的肩头,朗声笑道:“予洁,好好努力,年底经理再升你当组长!”

“谢谢经理的鼓励,我会好好加油的。”予洁轻笑着回答。

张经理说完后便走到圆桌前和会议主席讨论细节,而同事周佳蒂则乘机凑近她的身边。

“你到底是安排了什么派对内容?为什么叶董和方莲女士都对你赞许有嘉?”周佳蒂听到经理赞美她,愈听愈不是滋味。

当初叶董的案子本来是由她来承接的,但是拟了几个企划案都被他拒绝,不是嫌她的构思没有新意,就是太过大胆。

最后,经理将这个案子转交欧予洁负责,看她忙了快三个月,既要应付叶董的刁难,又要讨好方莲女士,还以为最后会宣告失败的,没想到她不但完成了企划案,还有升职加薪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