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证明你真的不怕我,那不如跟我约会一次,就当是延续我们上回的相亲,怎么样?”

她气愤地咬着牙,没见过这么狡猾又自负的男人,根本就是软硬兼施地逼她和他约会嘛!

“是不是只要跟你约会一次,你就会死心?”她明亮的眼眸里闪着思考的光芒。

“是。”他用力地点点头。“时间和地点可以由你选择,我会全力配合。”

“这个星期五下午五点,我们在西门町捷运站X号出口见。”

“好。”他俐落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询问道:“给我你的手机号码,方便联络。”

“0929XXXXXX。”她百般不情愿地念出一串数字。

他键入数字后,立即回拨过去,确定号码无误之后便收线,轻笑着说:“那我们就有彼此的手机号码了,星期五见。”

她起身拉开会客室的门,唇边漾起微笑地说:“我已经答应了你的约会,这个企划案我接受了,bye。”

送走简牧颐后,一抹狡黠的神色浮上欧予洁的眼底,她不以为然地轻哼一声。

她会想跟他这种爱情浪子约会才有鬼!不想个办法教训他,她就不姓欧!

下午五点,西门町的捷运站出口外聚集了一堆穿着高校制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还有一些打扮前卫,头染金发、身着庞克装的男男女女叼着烟和啤酒,蹲坐在阶梯上。

简牧颐在来往的人群里搜寻着欧予洁的身影,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一波又一波的人潮涌出捷运站口,就是没见着她的踪影。该不会她根本不想和他约会,只是在耍他吧?

正当他怀疑之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接起电话,欧予洁轻柔的嗓音立即擦过他的耳畔,抚去了他心头的疑虑。

“我已经到了捷运站,你在哪里?”简牧颐问道。

她在话筒的另一端神秘地笑着说:‘简牧颐,你玩过捉迷藏吗?’

“你要跟我玩游戏?”简牧颐站在广场上,仰头望向附近的楼面,试图透过一层层的玻璃帷幕搜寻她的身影。“也就是说,你现在躲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只要你听从我的指示,就可以找到我。要不要玩呢?’

“这么有挑战性的游戏,不试试太可惜了。”他自信地扬起唇角。

‘只要照着我的指示,你将会得到一个惊喜。’

“我很期待。”简牧颐持着手机,照着她的指示走进峨嵋街,与一群跳街舞的小伙子擦肩而过后,经过一摊摊的小贩,等了几个红绿灯,接着又转进另一条巷子。

几名青少年脚底踩着滑板,从他身边横冲直撞地呼啸而过,街边店家播放的热门流行乐几乎要将手机里的声音淹没。

他附耳贴近手机,聆听她的指示,忽略擦身而过的街景,跨进一栋白色的建筑物内,玻璃大门滑开,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迎面而来。

大厅里坐着几个戴口罩的病人与穿着白袍的护士,正对西装笔挺的他投以异样目光。

“欧予洁……喂……”手机突然断讯,他再回拨过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

这时,一位穿着黄色背心的义工妈妈走近简牧颐,询问他说:“先生,请问是要参加座谈会还是看病?”

“啊?”简牧颐困惑地环视室内一眼,发现自己竟成为了全场焦点。

“如果是初诊的话请出示健保卡,在那里填初诊单;要参加‘性病座谈会’,就请上这边的楼梯……”义工妈妈详细地说。

“请问这里是哪里?”他不死心地再拨打欧予洁的手机,但对方已转入语音信箱。

“性病防治所。”

“性病……”他咬牙,硬是吞下一连串精采的国骂,立刻跨出大厅,在骑楼下看到招牌上的几个烫金字体印着“台北市立性病防治所”。

手机震动,简牧颐阅读着欧予洁传来的讯息——

“宇宙无敌、世界超级大花心的简牧颐,欢迎光临性病防治所,有病治病,没病上楼听演讲,再见。”

Shit!

他删除简讯,眼底浮现执拗的神色。她以为耍了他一圈,就能打消他追求她的念头吗?这只是更加挑起他的好奇心,以及雄性掠夺猎物的本能罢了。

她就像一只在花丛里翩然飞舞的蝴蝶,振动蝶翼,也扇动了他的心……

第二章

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帷幕,映射在宽敞的办公室里,黑色的梣木长桌上放着一台银色的笔记型电脑。黑色真皮座椅旁的同色系长柜上,摆苦几只清朝蟠红龙纹花瓶,玉白色的瓷瓶上龙爪偾张、鬃发竖立成神采飞跃的姿态,栩栩如生,仿佛要破图而出。长柜上除了骨董花瓶,尚有造型别致的古砚、细致的玉雕。

简牧颐的目光落在那尊莹白的玉雕仕女上,净秀的五官和婀娜的体态,令他忍不住想起欧予洁,她好似这尊色泽晶莹的玉雕,纯洁无瑕,却也冰润坚硬,拒他于千里之外。

自从遇见欧予洁之后,他的心好像被她绑架了,觉得生活枯燥乏味,对任何事情都失去热情和动力,即使尝试和不同的女人约会,泡夜店、唱KTV,然而喧嚣过后的宁静反而更加的寂寞、空虚。

他走到鱼缸旁,调整过滤器,看着玻璃缸里两只色彩斑斓的热带鱼,摆动鱼鳍泅游在水缸里,忽地撞在一起,噘起鱼嘴贴吻住对方,像是瞬间进发热情,缠绵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欧予洁线条优美的侧颜、红润的双唇、性感的脚踝,胸臆间渐渐炽烫了起来。她对他而言就像是一个甜美且深邃的谜,蛊诱着他去贴近,然而她刻意的疏离却焦灼了他的心,令纵横情场多年的简牧颐首次尝到思念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