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泰真的很羡慕正煦。

“你们也肯定能考上的。打起精神来,干杯。”

正煦提杯,大家一起痛快地干杯。

“秀雅考上了汉城大学经营管理系。”

“汉城大学经营管理系?”

正煦吃惊地看着英泰。

“哇噻,她可真行啊。一直想看看汉城大学的学生长什么样儿,现在知道了,长得跟秀雅一样啊。真了不起。”

“她考不上才怪呢。”

“不管怎样,听到这消息还是感到惊喜。真羡慕死她了。有些人考上了汉城大学,可有些人在家等专科通知书。”

敏秀又愁眉苦脸了。

“你怎么知道的?”

正煦的心情非常复杂。

“因为填写志愿的问题去了趟学校,在那儿听到的。”

“是这样啊……”

正煦轻轻叹了口气。他现在更不能打电话给秀雅了。自己勉强考上了地方大学的本科,还这么兴奋,想炫耀,可人家考上了汉城大学啊。如果打电话给秀雅,她肯定会嘲笑的。

英泰说出秀雅考上汉城大学的消息以后,酒桌的气氛就不同了。他们也没心思喝下去了。英泰和敏秀不能喝酒回家,于是就去附近的娱乐厅打发时间。正煦想回家了,他一个人到车站等车。正煦要坐的公交车已经过去了九辆,可他不想就这么回家。他想见秀雅,想去秀雅家。刚才还觉得不能去秀雅那里,可现在借着酒劲又想去了。被她嘲笑也无所谓,就是想见她。正煦觉得如果现在不去看她,就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了;如果就这么毕业,一切真的就完了。想到这里,他马上跳上去往秀雅家的公交车,下车以后又一口气跑到她们家去了。

鼓足了勇气,马不停蹄地跑到她们家了,可到了门口又犹豫了。正煦犹豫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按了门铃。按门铃是件多么容易的事啊,可正煦真的好不容易才按下去的。

“是谁啊?”

好像是珍希。

“是秀雅家吗?”

“你是哪位?”

“我是她朋友。秀雅在家吗?”

“朋友?”

“我,我是正煦,朴正煦。您好阿姨。”

“原来是正煦啊,快进来。”

“不了,我只是想见一见秀雅。您能让她出来一下吗?”

“好吧。你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从话筒里传来了秀雅的声音。

“正煦吗?”

“是我。”

“什么事?”

“能出来一下吗?”

“你有什么事?”

“我有话要跟你说。”

“什么话?”

“你还是出来吧。”

“……”

秀雅没有回答正煦。正煦怕她拒绝赶紧补充了一句。

“就一会儿。”

“知道了。”

又过了一会儿,秀雅从屋里探出了头。

“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出来说话?”

“这样也能听见你说话。”

“你这么探出头来,我很不安。”

秀雅盯着正煦看了一会儿,然后终于走出来了。

“你想说什么?”

“我……我考上了。我只是想跟你说这件事。”

“……”

“考上了本科。”

正煦偷偷看着秀雅的表情忐忑不安地说道。

“不错。”

“听说你考上汉城大学了?”

“是啊。”

“祝贺你。”

“谢谢。”

因为秀雅并不那么热情,所以正煦突然无话可说了。他傻傻地站在那里。

“没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

“怎么不打电话?”

“我觉得你不会接我的电话……”

正煦显得很不自信,而秀雅也面无表情地听着正煦的话。这个冷酷无情的丫头。

“我该进去了。”

“啊?我……”

“你走吧。”

秀雅无情地转过身去。

“等等。”

正煦急忙叫住了秀雅。

“还有什么事?”

“谢谢你。没有你的帮助,我考不上大学。所以一定要谢谢你。”

“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

“不是。全靠你的帮助。谢谢。”

“知道了。”

“秀雅,还有,还有我对不起你。”

正煦终于艰难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对不起什么?”

秀雅的语气还是很不友善。

“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正煦真的打心底里道歉。

“我一直想道歉来着。”

“我不会接受的。”

“真的对不起。”

“打女人不是你的专长吗?”

“不是。那天我只是很冲动……”

“你一冲动就打女人?”

秀雅打断正煦的话,尖锐地问他。

“不是的……”

“你怎么不打别的女孩儿,专打我啊?”

“不是。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我错了,对不起。”

“我不接受。”

“求你了,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正煦几乎哀求秀雅。可秀雅还是怒视着正煦。

“你不知道我来这儿之前多么犹豫不决。我怕你不见我,所以很苦恼、很担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些话。我还想如果你生气我该怎么办。反正我的心乱极了。所以求你了,接受我的道歉吧。”

秀雅突然笑了。

“你看上去反省得不深刻。”

“我现在真诚地道歉。”

正煦往前迈了一小步。

“别靠近我。我可没允许你靠过来。”

“接受我的道歉了?”

“让我考虑考虑。”

“现在就接受吧。好吗?”

秀雅又笑了。

“知道了。”

“你是说你接受了我的道歉?”

“是。”

“那我们又可以聊天了?”

“当然。”

“谢谢你。”

正煦握住了秀雅的手。

“放开。”

秀雅撇了正煦一眼,然后甩开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