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煦的嘴唇离开了秀雅的嘴唇。他这才发现自己处在多么尴尬的境地。因为秀雅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正煦现在脑子一片空白,找不出适当的话来圆场。

“你。”

谢天谢地。秀雅先开口说话了。

“令我恶心。”

秀雅的声音并不高,可她又吐了口水。

这一下可把正煦惹恼了。

“走吧。”

虽然他气得火冒三丈,可还是强压住心中怒火,理智地选择了离开。

“我开始讨厌你了。”

秀雅生硬地、冷冷地说道。

正煦猛地转过身瞪着秀雅看。

“开始讨厌?”

“是。”

“就因为我强行吻了你?所以还在我面前吐口水?”

“我说过我不想接吻。”

“那你呢?以前你也那么吻过我。上次,上次就在这里,是你主动吻我的!”

“那时候你没有拒绝。”

“你说什么?”

“不是吗?你没有拒绝。”

“我是你的玩偶吗?我是你高兴了就抱一抱,烦了就甩掉的小狗吗?”

“反正我不喜欢你了。”

“你真是让人厌恶的臭娘们。”

正煦突然用粗俗的语言骂了秀雅。秀雅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正煦。

“什么?”

“你知道你多么令人厌恶吗?”

“你刚才说什么?”

“让人厌恶的臭娘们!”

正煦刚说完这句话,秀雅的手就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

“以后不见就是了,你这混蛋。”

“不见?”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混蛋。”

秀雅愤然转身,准备离去。这时正煦又抓住秀雅,使她面向自己,然后同样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秀雅身子一晃,一下子撞到墙上去了。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看你。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这样的丫头了。我也不再原谅你,你这傲慢无礼的臭丫头。你的臭脾气谁都不能忍受。我现在恨你恨得咬牙切齿。以后再也不想你了。像你这样的丫头根本不值得我想。从现在开始你不再属于我。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

正煦的声音放得很低,可他说得很冷静、很坚决,而且说得都是真心话。说完这些话,他毫无眷恋地转身走了。

秀雅望着正煦远去的背影。他真的连头也不回离开了。秀雅的眼睛模糊了。不知什么时候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她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哽咽,耳边回荡着正煦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深深地刺痛着秀雅。

“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

正煦真的走了。

第十一章

正煦终于考上了大学本科。这对于他的家里人来说是个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家人通过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后欣喜若狂。他们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

爸爸张着嘴好长时间没有说出话来,在一旁焦急地等待高考结果的奶奶高兴地流下了眼泪。自从女儿先她离开人世以后,奶奶就决心不再流泪。但是今天奶奶哭了。由此可见正煦的家人多么高兴、多么兴奋。

正煦想到了秀雅。今天自己之所以能够考上大学,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秀雅。所以应该向她道声谢。还有就是炫耀。炫耀自己考上了大学,而且是本科。他希望秀雅能祝贺他。真想再见到秀雅。可自从那不该发生的事件以后,他们成了冤家。所以别说是炫耀,现在连谢谢都说不了。

这不仅仅是自尊心的问题。那件事以后正煦和秀雅彻底决裂了。所以今天正煦想告诉秀雅这消息都不可能了。

秀雅和正煦虽然在同一个教室里学习,可她根本不当正煦存在。每次摸底考试,正煦的成绩很不错的时候,秀雅就会露出她特有的微笑,就是那种近似嘲笑的微笑,或者干脆眺望窗外的远方。这使正煦非常难受。

每当那个时候正煦就受到伤害。他祈祷过秀雅不要再看窗外,或者看窗外也好,不要嘲笑自己。其实,正煦一直忘不了秀雅。

一想到秀雅,正煦就感到心烦意乱。因为明明是自己先说不想再见到她,却每时每刻都在注视她,而且还希望能引起她的注意。他甚至希望秀雅能看穿自己的心。因为自己渴望与秀雅重归于好,心里盼望着她能先跟自己说话,给自己一个道歉的机会。

为了刺激秀雅,正煦每周换一个女朋友。其实就是演给秀雅看的。而秀雅根本不为所动。不管正煦是在走道上约会,还是把女孩儿叫到教室里来,秀雅一概不闻不问。

冷酷的丫头,狠心的丫头。

正煦那么努力,却始终不能使秀雅回心转意。说来这其实都是正煦自找的。谁让他那么绝情地骂秀雅,还说不要她了?秀雅才不吃他这一套。

高考成绩出来以后,正煦每天都苦恼。他甚至鼓起勇气拿起了电话,可就是拨不了秀雅家的号码。这种情形至少出现过一百多次。其实正煦装疯卖傻给秀雅打电话,她是会接电话的。可就是怕她嘲笑自己。嘲笑自己就为那么点儿事如此炫耀。可不管秀雅嘲笑也好,甚至比嘲笑更严重也好,正煦真的想给秀雅打电话。他想听秀雅的声音,他想告诉秀雅自己考上了大学本科。

正煦把英泰和敏秀叫出来一起喝酒。他们俩正在等专科录取通知书,所以心情不怎么好。可能他们也一直很压抑,喝起酒来动不动就干杯。

“真没有脸面见人啊。”

敏秀沮丧地说道。

“谁不想考上本科啊?这几天我妈都不跟我说话。”

“你也是?我爸甚至说我整天只会上厕所。”

英泰也哭丧着脸。

“正煦,现在我们感慨万千啊!”

英泰用羡慕的语气跟正煦说道。

“你埋头学习的时候我还怀疑你行不行。可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真羡慕你啊,正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