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让你等,你就等。”

说完,他跑回酒吧付了帐。虽然他们只喝了一点酒。

秀雅还是没有听正煦的话,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煦找了半天,终于在车站那里看到了秀雅的身影。

“俞秀雅!”

正煦大声喊了秀雅的名字,可秀雅装出没听见的样子,毫不犹豫地上了公交车。

“俞秀雅,俞秀雅!”

正煦使出全身的力气又大声叫了一次。可车门早已关闭,还没等正煦跑过来,公交车已经开走了。

“真他妈该死。真他妈的。该死的秀雅。”

正煦一边骂着秀雅,一边叫了一辆出租车。

秀雅一下车就看见正煦已经站在那里了,而且他的脸看上去很恐怖。秀雅也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他们俩互相对视了一会儿。最后秀雅先避开正煦的视线准备回家,却被正煦抓住了手腕。

“没听见我叫你吗?”

“听见了。”

“那为什么还上车?”

“不想面对你。”

秀雅从正煦的手里挣脱出来,慢慢向家的方向走去。

“俞秀雅。”

“你。”

秀雅停住脚步,撇了正煦一眼。

“就因为我爱你,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吗?那只是你的错觉而已。要知道我可以从现在开始不爱你。”

“爱一个人对你来说酒这么简单吗?”

“我需要的是舒舒服服的爱,不是吵吵闹闹的。”

“那是什么爱?那也能算是爱吗?”

“你可以不要我的爱,可以拒绝的。”

秀雅冷静地说完话,又转过身去了。

正煦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着秀雅走。秀雅也不再说什么了。也没有赶正煦走。好像正煦在不在身边根本无所谓似的。他没有紧贴着秀雅走,而是装出找东西的样子不时环顾周围。

他们走进了一个胡同。正煦发现这里就是上次他们接吻的地方。找的就是这个地方。他马上拽着秀雅往胡同深处跑去。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漆黑。

“干什么你?”

秀雅不知道正煦为什么这样。

“安静点。”

“我问你干什么?”

“你给我安静点。”

正煦把秀雅推到墙脚下去了。

“我要喊了,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

“你喊啊,你喊。”

“我真的要喊了。”

“喊啊,快喊啊。”

“你这无耻的流氓,快给我走开。”

“我就不走开,我今天非要改掉你的臭毛病不可。”

“怎么改?说说看,你怎么改?”

秀雅用力推开正煦,可他毕竟是男人,秀雅的反抗起不了一点作用。正煦抓住秀雅的双手,用身体顶住她的身体。

“走开,你给我走开。”

秀雅挣扎着,可无济于事。

“我不走开。”

“想跟我接吻吗?我不愿意。我不想跟你接吻。”

“谁说要跟你接吻了?我也不想跟你接吻。”

“那你想干什么?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给我闭嘴。”

“我要喊人了!”

秀雅刚要喊人,就被正煦的嘴唇给覆盖住了。虽然秀雅左右闪开,可正煦用力顶住秀雅的身体,又重新找到了她的嘴唇。

“滚开。”

秀雅嘴里嘟哝着什么,激烈反抗着正煦,甚至抬脚踢他,可他就是不放开。秀雅这个丫头,只要一放开她,她就会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正煦也不是没领教过秀雅。正煦的嘴唇一离开秀雅的嘴唇,她肯定会大喊大叫的,然后肯定用那不饶人的嘴骂死自己的。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正煦索性想把舌头也伸进去,可秀雅就是不让。正煦更用力地抱紧秀雅了。因为抱得太紧,秀雅想踢正煦还真不容易。

正煦贪婪地吸吮着秀雅的嘴唇。以前没觉得秀雅这么瘦弱,可今天这么使劲抱紧秀雅,才感觉到原来她的身体这么瘦弱。

秀雅还没有停止反抗,嘴里还嘟哝着什么。两片嘴唇一分开,她肯定会大骂正煦的。虽然正煦非常执着地攻击秀雅的嘴唇,可她始终咬紧牙,不给正煦得逞的机会。

为了让秀雅张开嘴,正煦重新把秀雅推到角落里,然后腾出一只手抓住了秀雅的下巴。

正煦腾出来一只手,秀雅的手也得到了解放。于是她狠狠地捶打正煦的背部。可正煦不觉得疼,反而觉得很痒痒。

正煦现在也使劲了。他更加用力地去抓秀雅的下巴。秀雅看上去很痛苦。可就是不让正煦进来。正煦再一使劲,秀雅疼得叫出声来了。随即嘴唇也稍微张开了一点。

正煦按耐不住兴奋,急忙把舌头伸了进去。突然,正煦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没准这丫头会咬舌头,没准会还会咬掉舌头。她绝对做得出来。一想到这里,正煦就不敢放开抓住秀雅下巴的手了。

虽然正煦的舌头已经在秀雅嘴里边了,可她还是激烈地反抗着。

正煦闭上了眼睛。刚开始他是想泄愤,想吓唬秀雅,所以才吻秀雅的。可现在他竟然忘了这一点,享受起接吻带来的快乐了。跟秀雅接吻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好像秀雅的嘴唇对正煦施了魔法似的,只要他一吻秀雅就会觉得全身飘飘然。正煦用尽全力抱紧秀雅。他慢慢抚摸着秀雅柔软、瘦弱的后背。虽然还不懂应该怎么抚摸女人,可正煦自己陶醉在里面,忘掉了秀雅的狡猾,忘掉了秀雅的坏。他现在只是忘情地接吻。

不知什么时候,秀雅不再反抗了。她也闭上了眼睛,也不再踢正煦了。正煦小心地放开了秀雅的下巴。

秀雅真的不再反抗了。可这也并不意味着她接受正煦的吻。她只是像个木头似的站在那里任凭正煦摆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