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听别人那么说,首先你别说。”

“你以为我愿意这么说我自己啊?就是怕别人这么评价我,所以我故意抢先一步说的。这样的话,至少别人不会说我傻。”

正煦又喝了一大口米酒。

“耍小聪明。你那么做,别人就不会认为你傻吗?别白日做梦了。”

“你总是这么咄咄逼人!”

“我就这样。”

“不是好习惯。你一点都不去体谅别人的心情。你根本就是不知道什么叫体谅别人。你应该学会关心他人。”

正煦很正经地告诫秀雅,可她却皱起了眉头。

“先管好你自己吧。”

就像正煦所说,秀雅真的连寸步都不让。

“我有时真的很讨厌你。”

“这句话听起来不怎么顺耳啊。”

秀雅脸上的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

“可是有时我也觉得你很讨厌。”

“你可能不知道你有多傲慢无礼。”

“那你知道你有多傲慢无礼吗?”

“你别耍嘴皮子。男人说话,你就得听进去。你看连你妈都跟我发牢骚。说你有些习惯很不好。你真得改改你那臭毛病了。”

正煦不知道他们怎么又开始互相叫劲了,可这次跟往常不一样。他觉得今天自己教训了秀雅。

“你觉得你有资格教训我吗?”

正煦的话确实惹恼了秀雅。平时一般不怎么激动的秀雅现在把脸憋得通红,怒视着正煦。

“怎么,像我这种人不配教训你吗?”

“你原来知道啊。”

“臭丫头,你说什么?”

正煦受到了相当大的刺激。

“像我这么学习差的人根本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是不是这个意思?你以为学习是你人生的全部吗?不要用学习一个标准来判断一个人。你学习好就可以贬低所有比你学习差的人吗?”

“我没有贬低谁。是他们自己觉得低我一等。还有,你不要用教训人的口气跟我说话。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用别人操心。你还是管管好你自己吧。”

“低你一等?你是不是在说我?我什么时候教训过你?我只是告诫你。你不知道告诫跟教训的区别吗?你这傻瓜。我不想跟你吵架,你也别顶嘴。你再这样,我也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

“不会就这么干坐着让你骂的。”

“那你还想怎么样?”

“你别狂。”

正煦威胁秀雅说道。

“你继续这么狂,即使我再怎么喜欢你也会受不了的。要么打你,要么干脆不管你。我劝你好自为之。”

“你威胁我?”

“随你怎么想。”

“你很好笑啊。吓唬谁呢?别以为我会吃你这一套,白费心机。”

“你也别以为我很傻,其实我都懂。大家也都知道你有多狡猾。”

“你什么意思?”

秀雅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漠。

“你虽然没有说过要我跟贤贞分手,可我知道你分明是希望我们分手。你心里很清楚我伤害贤贞完全是为了你,可你却1%的责任都不愿承担。你太狡猾了。上次因为屋顶上发生的事情,性爱老师叫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把我跟贤贞谈朋友的事情告诉他了?先不说贤贞受的委屈,差点我都被老师打了个半死。那时候你是怎么跟我说的?说什么屋顶上没发生过什么事?做人不要太绝了。只要你安然无恙,就不管别人的死活吗?你也太狠毒了。我最讨厌这样的女人,也最怕这样的女人。不止是我,思维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会这么认为的。刚才在操场上你也是只顾着自己。你就是不承认你对我和贤贞分手的事情也负有责任。你知道当时我有多难堪吗?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甚至不惜伤害贤贞,也要保护你。你真是坏透了,而我也傻到了极点。”

“你给我听好了,我从来没有让你们俩分手过。”

“到这个时候你还狡辩。”

“既然那么对不起贤贞,就重新开始啊。好像谁拦着你似的。”

“说完了没有?”

“完了。还有,你也别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做错事情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

“你说话小心点。不要刺激我。我会打翻桌子的。”

“打翻桌子?你非得像街头混混似的那么做吗?”

“街头混混?”

正煦特别反感别人这么说他。这下秀雅可捅了马蜂窝了。

“你再说一遍,说谁是混混?”

“怎么,不乐意啊?你别装得像真混混似的,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没等你打翻桌子,我就会用酒瓶子砸你的头。”

“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带我来这儿就是想吓唬我吗?既然带我来了这里,就和和气气喝情人酒吧。”

秀雅自己给自己倒了一大碗酒,然后一口气喝了下去。

“俞秀雅,你这臭丫头。”

“我为什么是臭丫头?贤贞叫我婊子,你又这么叫我,难道你们俩事先约好了?贤贞的事,完全就是你的过错。是你让她卷进来的,你怨谁啊?”

秀雅突然站了起来。

“给我坐下。”

“少来这一套,你这家伙。”

秀雅拿起书包,看都不看一眼正煦,一个人走出去了。正煦赶紧追了上去。他抓住了秀雅的胳膊,可秀雅使劲摆脱了正煦,向公交车站跑去。

“俞秀雅,你给我站住。”

正煦又追了上去,然后粗鲁地一把抓住了秀雅。

“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你放开我。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这次轮到秀雅威胁正煦了。

“在这儿等我。”

“在这儿等你?别做梦了,臭小子。”

秀雅刚要转身走,又被正煦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