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煦回到教室以后一句话都不说,一个人坐在那里,好像很不愉快、很不耐烦的样子。

秀雅好像在做英语阅读理解,其实,整整三个小时的自习课,她连一道题也没做完。不是看不懂意思,只是精神始终无法集中。

秀雅感到很困惑。她绷着脸,随手在笔记本上胡乱写了很多东西。当然,别的同学都以为这个书呆子在拼命学习。

自习课结束的铃声一响,秀雅就赶紧拿起书包准备回家。这时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正煦已经站在旁边了。

“走吧。”

“嗯。”

秀雅很听话。

“你本来可以拒绝她的。”

正煦在说刚才的事情。

“我不想那么做。”

“为什么?”

“不为什么。”

走出校门后正煦用稍微不满的语气又说了一句。

“至少你应该事先告诉我呀。”

“很幼稚。”

“你说什么幼稚?”

正煦现在非常不满秀雅的口气。

“不管怎么样,你们毕竟谈过恋爱。你以前的女朋友想见我,我能让你出面吗?我没那么幼稚。”

“别自以为是。”

“她找我这件事是谁跟你说的?”

“美珠。其实这件事应该你自己告诉我才对。”

“你想跟我喝酒就是为了找我的茬儿吗?”

秀雅停住脚步盯住正煦。

“少废话,跟着来就是了。”

正煦不在乎秀雅说什么,抓住她的手腕飞快地跑向目的地。

“别以为我会乖乖跟你走,我可以不去的。”

“……”

正煦把秀雅的话当耳边风,好像根本没有必要听她说什么似的。酒吧离学校不远。因为这附近有一所大学,所以周围有不少这样的小酒吧。而里边的客人没有几个大学生,几乎都是正煦他们学校的。

法律明文规定,这种地方不能对未成年人开放。可不对他们开放,就不可能赚钱盈利。所以,虽然冒点风险,这些小酒吧还是很欢迎高中生客人。再说了,大学生们普遍喜欢赊帐喝酒,而单纯的高中生们则一般不会赊帐。换了谁都会欢迎高中生的。

正煦一进门,老板就冲他微笑,好像两人很熟。正煦还跟老板悄悄说了几句话。

“阿,这不是秀雅吗?你也来这儿?”

不知是谁没看见旁边的正煦,不识趣地大声叫了秀雅。正煦一瞪眼,那个人马上不敢吱声了。在场的人们都跟正煦点点头打招呼,有一些跟他稍微熟识一点的朋友们还开了一两个玩笑。英泰和敏秀,还有两个女孩儿也坐在角落里。不知他们几个是恋人,还是只来喝酒的。

正煦拽着秀雅到最里边的座位上去了。

“你常来这里?”

“偶尔来。”

“这里全都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啊!”

“今天是情人之间喝酒的日子。”

“你很能喝吗?”

“一般吧。”

他们什么都没有点,可桌上已经有一些小菜和一瓶米酒了。

“你能喝多少?”

“我没喝过米酒。”

“别的呢?”

“喝过洋酒。”

“洋酒?”

正煦有点吃惊。

“你别多心了。是在家里喝的。家里不是有个小酒吧吗?那里有三十多种洋酒。因为妈妈晚上睡不好觉,所以平时喝一点。”

“那你喝什么呀?”

“好奇啊。”

“好奇?”

“那么多洋酒,不知味道是不是都一样。”

“啊?你全都喝过?”

“是啊,每瓶都喝过一小杯。”

“那是不是都不一样?”

“不知道。都差不多,有些酒很特别。反正我喜欢葡萄酒。”

“想喝吗?”

正煦指着米酒说道。

“来点儿。”

正煦给秀雅倒了满满一大碗米酒。

“这酒不能干杯,会喝醉的。”

“我不会醉的。”

“你不会醉?”

“我喝过半瓶洋酒,感觉还不错。”

“好像你挺能喝啊。”

“以前爸爸能喝酒。”

“这酒可别那么喝,真的会醉的。”

秀雅对正煦甜甜一笑,然后拿起碗慢慢品尝米酒。

正煦饶有兴趣地看着秀雅喝酒。突然,她又不喝了。

“味道怪怪的。”

“怪吗?”

“真的很怪。”

秀雅绷着脸赶紧吃了几口菜。正煦独自干了自己碗里的米酒。

“你很能喝米酒嘛!”

“男人一般都能喝。”

秀雅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正煦。”

“嗯?”

“跟贤贞到底怎么样了?你们的关系是不是变得很糟糕?”

“干嘛问这个?”

“我是不是第三者插足啊?”

“谁说的?”

“说嘛,是不是?”

“不是。”

“你们分手的时候是不是闹得很不愉快?”

“是有点不愉快。分手哪有愉快分的?我不想说这个话题,别说了。”

“好吧。”

秀雅说完这句话,也跟着正煦干了自己碗里的米酒。

“别那么喝。”

“想考大学吗?”

秀雅放下碗,突然问正煦。

“想考?”

“你觉得你能考上本科吗?”

“你说我考不上?”

“你非得那么理解我的话吗?”

“是你说得有问题。”

秀雅看着正煦的眼睛说道。

“也有可能考不上哦。”

“你小看我?”

正煦显得非常生气。

“你以前不是自己说过连专科都考不上吗?如果我同意你那句话是不是等于小看你呢?明明是你很明确地说自己考不上,现在还怪我?”

秀雅理直气壮地反驳正煦。

“我那么说过吗?自己说自己考不上跟别人说我考不上,这根本就是两码事,而且我也不想听别人这么说我。你那么聪明,怎么连这个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