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

“在这里说吗?”

“你随便。”

“自习课之前在操场上见。”

“你要跟我决斗吗?”

秀雅轻蔑地笑着说。而贤贞被秀雅激得脸部肌肉都开始抽筋了。

第十章

“以后再说吧。”

秀雅留下气地发抖的贤贞自己走开了。

“你怎么来了?”

“走吧,去那边喝吧。”

“她就是贤贞吧?”

“你认识?”

“谁不认识她啊?被正煦甩了,然后到处说你们俩坏话的人就是她。”

“是她吗?”

“难道你不知道?”

“既然你知道,刚才还何必提正煦啊?”

“我故意的。”

“为什么?”

“她刚才看你的眼神很不正常,好像要杀了你似的。我最讨厌没自尊的女孩子,你看她那样儿。”

“我还以为你没有眼力见儿呢。”

“老大,我是明知故犯的。”

“托你的福,她提出要和我决斗。”

“决斗?她怎么说的?”

“要我晚上到学校操场见她。”

“天啊,她真有意思。”

美珠无可奈何地自言自语。

“那你呢?晚上真去?”

“当然要去。”

“去打架?”

“看情况吧。”

秀雅好像满不在乎。

“你喜欢正煦吗?”

“你说呢?”

“跟我说实话,我不会说出去的。”

秀雅笑了。

“你肯定喜欢正煦。”

美珠满怀信心地说。

“是吧?肯定没错。”

“不是。”

美珠有点诧异。

“不是?”

“嗯。”

秀雅抓住了美珠的手。

“我爱正煦。”

听了秀雅的话,美珠目瞪口呆。

贤贞以一种剑拔弩张的态势等待着秀雅的到来。秀雅突然觉得贤贞其实挺可怜。她肯定也受了极大的伤害,并因此憎恨正煦和自己。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兴奋,贤贞的脸憋得通红通红的。

“来得早啊。”

秀雅尽量压低声音,使自己的话不带任何攻击性。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分明说过不喜欢正煦的。怎么可以在我面前正煦长正煦短的?你说过你不喜欢他的。为什么挑拨我们俩的关系?为什么,为什么?”

贤贞快要爆炸了。

“我没有挑拨过你们的关系。”

秀雅沉着地回答,而贤贞对秀雅的沉着表现出了更大的愤慨。

“你这狐狸精。学习好你就了不起了?我看过你们在屋顶上接吻。你还,你还否认?你们没有吗?是啊,你是学习不错,还可以骗老师,可你绝对瞒不过我!你别有用心。你真不要脸。”

贤贞干脆把秀雅当成垃圾看待。

“我为什么要对你和正煦分手的事情负责?你们的问题自己解决去吧,别拉我进来。正煦离开你,是你的过错,你的!”

“你说什么?”

贤贞兴奋地大喊了一声。

“如果你不在中间插一腿,我们俩不会分手的。都是因为你。你这死丫头,臭丫头。你又一次耍了我,你以为这次我会善罢甘休吗?”

“不是我耍了你,你原来就很傻。”

秀雅尖锐地反击。

“什么?你这婊子!”

“你骂谁呢?正煦也知道你嘴巴这么脏吗?”

“什么?你这婊子!”

贤贞挥动着胳膊,想要打秀雅的耳光。就在那一瞬间,有人粗鲁地一把抓住了贤贞的胳膊。

贤贞尖叫了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正煦。她不敢相信正煦会在这时候出现。

“你干什么?”

正煦恶狠狠地瞪着贤贞。

“放开我!”

贤贞激烈地反抗着正煦。

“你在干什么?”

“你别管。”

贤贞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秀雅,你回教室去。”

正煦用命令的口吻对秀雅说道。

“我没事,是你现在……”

“回去!”

正煦的话不容秀雅置疑。秀雅觉得没准儿正煦出现得正是时候,所以就扔下现在有点狼狈的贤贞和凶神恶煞的正煦走开了。

“你去哪儿,你这贱女人!”

贤贞一边喊着,一边要抓住秀雅的头发,却被正煦拦住了。

“你给我老实点儿。秀雅你快走。”

秀雅瞪着贤贞看了一眼,然后回教室去了。

“你来干什么!”

贤贞的声音颤抖得非常厉害。

“你干嘛说出我的名字?跟我有关系我才出来的。”

“你别管!”

贤贞非常激动,而正煦也显得很不耐烦。

“你别碰秀雅。”

正煦粗鲁地威胁贤贞。

“我干嘛要听你的?”

“别碰秀雅。你再敢这样,我饶不了你。”

“你这无耻卑鄙的家伙。”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正煦说完话刚要转身走,贤贞扑了上来。

“无耻卑鄙的家伙。”

贤贞发疯似的捶打正煦的胸口,还喋喋不休地骂个不停。

“你给我去死吧!”

正煦一把抓住了贤贞细细的手腕。然后恶狠狠地瞪着贤贞看。

“我警告你,今天我暂且不追究你这样撒野,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你威胁我?”

“谁敢碰秀雅,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我都会杀了他的。你懂了吗?”

正煦的话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贤贞因为过于悲哀、过于伤神,瘫倒在地上。

“你下地狱去吧。”

贤贞的声音非常刺耳。她几乎是用自己能使出来的全部力量拼命喊出来的。

“我也很想去看看。”

正煦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然后头也不回,走了。

“下地狱吧。”

贤贞流下了眼泪。

秀雅决定今天不去补习班了。这可不是为了赴正煦的约,而是因为今天发生在操场上的事儿太让她心烦了,所以现在连教科书都看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