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煦不知不觉把舌头伸进了秀雅的嘴里。秀雅又一次睁大了眼睛,而这次马上闭上了眼睛。正煦也闭上眼睛认真地热吻着秀雅。

柔软湿润的嘴唇,温暖的舌头……

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好像是两个月以前吧?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们如饥似渴地吸吮着对方的嘴唇,舌头频繁地交织在一起。正煦的舌头在秀雅的嘴里温柔地转动着,突然,正煦推开了秀雅。因为推得太突然、太使劲,秀雅都快被推倒了。

正煦觉得有人站在门口处偷看了他们接吻。他好像真的看见有人站在那里。正煦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花了眼,可刚才确实吓了一大跳。

秀雅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惊讶地看着正煦。

“对不起。”

正煦想到刚才有人分明是偷看了他们接吻,所以很是紧张,也没有注意秀雅的表情。

“不能在学校里这么胡来……”

秀雅自言自语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像她这么聪明伶俐的女孩儿看不出正煦的反常,这几乎不可能。她只是因为害羞,或者惊惶,所以才没有问正煦为什么道歉。

“咱们走吧。”

“走吧。”

秀雅先离开了。

“秀雅。”

“嗯?”

走在前面的秀雅停住了脚步。

“哦,没事了。”

“你脸色有点不好。”

“是吗?”

秀雅马上看出正煦有点反常。

“你好像很不安。”

“我有什么可不安的?”

“不是吗?”

“不是了。”

“那就好。”

秀雅看了一会儿正煦的脸,然后走下楼梯。

从屋顶上下来以后,正煦一直神经兮兮。说实话,他才不在乎有谁看见他们接吻呢。他只是担心这件事会对秀雅不利。还有就是,他不想因为这种事被老师挨批。他自己安慰自己刚才只是眼花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心里总是不踏实。总觉得肯定有人偷看了他们。自我安慰的办法也不怎么管用。还好,那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又过了十天,还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下正煦彻底放心了,他把不安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人算不如天算,该来的,还是会来。

性爱老师,就是那个教导主任点了秀雅的名字,让她到办公室去一趟。这可急坏了正煦。早晨,第一节课还没开始,教导主任就手拿一根棍子,出现在正煦他们班里。他怒气冲冲地瞪了正煦好长时间,然后却把秀雅给叫走了。

第九章

第四篇

不知什么时候,秀雅不再反抗了。她也闭上了眼睛,也不再踢正煦了。正煦小心地放开了秀雅的下巴。秀雅真的不再反抗了。可这也并不意味着她接受正煦的吻。她只是像个木头似的站在那里任凭正煦摆布罢了。

秀雅还不知道性爱老师为什么叫自己,所以泰然自若地跟着老师走了。相反,正煦紧张得两眼发直,脸色苍白,全身直冒冷汗。

性爱老师扔给秀雅一张纸条。

“知道这是什么吗?”

“纸条。”

“你看看是什么内容。”

秀雅慢慢翻开纸条,仔细地读了起来。看纸条的内容,自始至终都搞不清这到底是谁和谁的对话。纸条里只是写了大概在十天前有人看见正煦和秀雅接吻,而且那个人把这件事告诉另一个人的事情。还写着听到那件事的人先是惊讶,然后用轻蔑的语气写了回信等等。秀雅满脸疑惑却又很沉着地把纸条放在桌子上,然后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教导主任。

“还有什么话可说吗?”

“没有。”

“没有?”

“真的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这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你是说没这回事儿?”

“是。我很纳闷。不知道是谁,他们也不是亲眼所见,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所以我很想知道最初散播这些谣言的人是谁。我跟正煦很要好,这是事实。可如果说两人关系好就得接吻的话,我应该跟我们班男同学再加上跟隔壁班男同学都接吻了。我想说的是,我和正煦的关系不是接吻的那种关系,只是好朋友而已。朋友之间以和为贵,总比吵吵闹闹,弄得像仇人似的好多了,不是吗?”

秀雅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沉着地回答老师。教导主任突然无言以对了,只是尴尬地摆弄着纸条。

“你说没这回事?”

“没有。但我一定要找出散布谣言的人。太无耻了。”

秀雅装得好像非常生气、非常伤自尊似的。

“谁会这么无中生有啊?”

教导主任还是不大相信秀雅。

“老师,根本没有这回事!”

秀雅坚定地说。

“您知道是谁造谣吧?”

“不知道。”

“我一定要找出来是谁这么说的。”

“这件事没发生过就算了。”

教导主任没敢再追究秀雅。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老师们对这样的学生总是比较宽容的。再说,秀雅将来肯定能考上汉城大学,为学校争光。她妈妈虽然从来不到学校来,可是作为校懂事会成员,她向学校捐赠着相当一笔数目的钱财。所以自己还真拿秀雅没办法。

“这个纸条是不是从8班拿来的?”

在秀雅的追问下,教导主任终于露出了马脚。

“8班又怎么样?”

“8班有个女孩儿以前跟正煦好,现在吹了。可能是她在搞鬼。”

“你说的是谁?”

“这我可不能说。”

“快说,你不是说你冤枉吗?”

“当然冤枉了。可是打小报告很无耻的。老师,我要上课去了。”

“好吧。你去吧。”

秀雅礼貌地向老师敬礼,然后回到教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