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一手拿着成绩单,一手握着正煦的手,继续说着正煦根本听不懂的话。反正,老师刚才说那个笨蛋入学时全校排名第三十名,还有让他考名牌大学,这真是令所有人都晕倒的大新闻。因为大家很纳闷像正煦这样的混子是怎么考到首都外语高中的。他们都认为正煦要么是花钱进来的,要么是勉强够分数才进来的。

“这次摸底考试朴正煦从全班第六十二名一跃成为全班第三十三名。”

班主任兴奋地脸都红了,而下边的同学们都欢呼雀跃,尖叫了起来。

“辛苦了,朴正煦。老师现在高兴得都想跳舞了。”

老师说想跳舞,同学们都开怀大笑了起来。班主任又抚摸了正煦的大头。

正煦偷偷看了一眼秀雅。秀雅满面笑容,看起来真的很高兴。正煦既高兴,又难为情地拿着成绩单回到了座位上。

“朴英泰!”

这次班主任叫了英泰。

“到。”

英泰呆头呆脑地站起来。

“祝贺你,轮到你当倒数第一名了。”

同学们都笑了。因为正煦不当倒数第一了,英泰理所当然成了倒数第一名。

正煦一整天都开心极了。同学们看自己的眼神都跟从前不一样了。正煦看到了希望,也有了信心。他现在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自己。他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像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是正煦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看到正煦成绩单的爸爸和奶奶高兴得当即决定给他吃一些补品。

正煦在学校小卖店碰见了贤贞。

此时正煦笑呵呵地正从一个高二女生手里接过很多玫瑰花,还有一封情书。玫瑰花好像是19朵,而点缀玫瑰的满天星,稍微夸张一点说,足足有一卡车那么多。那个短头发的二年级女孩儿看起来非常可爱。怪不得正煦笑得那么傻。贤贞从不远处看着正煦的一举一动。

其实正煦的表情和动作是做给别人看的。他知道贤贞在注视着自己,可也觉得没有理由因为贤贞而拒绝那个女孩儿。

做给贤贞看,其实也是个幌子。他是想刺激秀雅。所以一定要装出很开心的样子。而贤贞的感受,正煦根本没考虑过。秀雅对送花是件也不闻不问。

与贤贞分手以后还是第一次碰见她。他们一看见对方,都不约而同避开对方的视线。他们的避开方式也各不相同。贤贞低着头,而正煦则趾高气扬地昂首挺胸。虽然他们的目光碰撞的时间非常短,可正煦看出了贤贞眼里的痛苦。痛苦,也不能完全肯定是痛苦,反正是很凄凉、很悲哀的那种感觉。他感到一丝愧疚,甚至想过去安慰贤贞。正煦比谁都清楚,此时贤贞一定恨死他了。可正煦真的希望贤贞从此能从自己的阴影中摆脱出来,不再想他,哪怕是恨死他也好啊。

可事情并非正煦所想的那样发展。贤贞至今还深爱着正煦,当然爱有多深,相对的仇恨也多深。

“你偷偷跑上来做什么?”

正煦看到秀雅一个人在屋顶上眺望着远方。

“休息。”

秀雅显得很疲惫。

“你哪儿不舒服?”

“没有。我没病,只是全身无力。”

“是体力不支?”

“也不是。我可能害怕了。”

“害怕什么?”

“我觉得我也有可能考不上大学。”

“不可能。你考不上,这世上就没有能考得上大学的。”

听了正煦的话,秀雅虽然笑了,可还是显得忧心忡忡。

“你怎么无动于衷?”

“我对什么无动于衷?”

“就是对我收到情书和玫瑰花的事情。”

“你希望我吃醋吗?”

“那还用说?”

“我喜欢你的直率,真的。”

秀雅笑眯眯地看着正煦说道。

“说得具体一点好不好?”

“你不是喜欢我多少,就会表现出多少吗?我不知道你在别的同学面前是不是也一样,反正在我面前你把整个心都掏出来给我看。与你在一起,我会觉得我很特别,所以很开心。在我眼里你很帅。”

“我帅?”

“嗯。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你很帅。还有,我好像爱你。”

面对秀雅突如其来的表白,正煦显得不知所措。

“我想了很久,觉得我真的爱上你了。起初我也不想承认,认为自己还没有爱上你,可最后发现我还是爱上你了。看书的时候书上会出现你的脸,睡觉的时候天花板上也会出现你的脸,所以我想我真的爱上你了。我这可不是因为你对我说你爱我,所以我也就跟着说我爱你的。”

“秀雅,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你以为我是连爱与不爱都分不清的傻瓜吗?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这感觉。”

与正煦不敢相信的表情相比,秀雅显得平静多了。

“你爱我吗?”

“我爱你。”

“真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话。”

“不会是心情不好吧?”

“怎么会呢?我的心情……你让我怎么说呢?我现在觉得空气是这么清新,天空是那么蔚蓝,我快要晕倒了。啊!我快要疯了!”

正煦异常激动地叫喊着,突然抱住了秀雅。

“放开我,你这傻瓜,这里可是学校啊。”

秀雅推开正煦。

“那又怎样?”

“别这样。”

秀雅挣脱了正煦,急忙转过身去。

“你再接再厉,就能考上大学了。加油啊。”

“秀雅。”

正煦又抓住秀雅,搂住她了。

“我这可不是忠告,而是拜托。不,不。这是我对你的希望。你考上大学是……”

还没等秀雅说完,嘴唇就被正煦的嘴唇包围了。秀雅好像很惊讶。因为她睁大了眼睛,可瞳孔却变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