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

“暑假前成绩都公布了。今天全校排名也出来了。就是第三名。”

“臭丫头,学习倒是不错。”

正煦不屑一顾。

“你还骂她?”

“她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英泰的面部表情有点不自然,可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两个家伙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正煦的英语词典,喝几口饮料。

“真搞不懂为什么非得学英语。脑袋快要抽筋了。”

英泰打着哈欠说道。

“你怎么一看书就打哈欠?”

“对我来说看书简直就是耗子药,让我一看就死。”

“那你睡吧,睡吧。”

“被性爱发现就完蛋了。他的那根棍子真的很可怕。”

性爱指的是姓“邢”的教导主任老师。学长们都叫他性爱,所以大家也都跟着这么叫。谁也不知道这个外号是怎么起的。

“你真的喜欢贤贞?”

英泰突然问正煦。

“当然。”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正煦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不会是想刺激秀雅所以这么做吧?不要把贤贞也卷进来哦。”

“烦死了,少装聪明。”

看到正煦有些不耐烦了,英泰知趣地闭上了嘴。正煦知道英泰说得很正确。所以他心里直发毛。可现在也只有这么硬撑下去了。

正煦这两个星期每天都在送贤贞回家,一有空就会到贤贞她们班去看她。每当去看贤贞的时候正煦自己骂自己正在做不该做的事情。可两周过去以后,当初不该做的事情已经变成了习惯。

其实送贤贞回家的时候正煦甚至不拉她的手,也不够亲切,因为他根本不喜欢贤贞。正煦也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不解。

日子一天天过去,但是越是跟贤贞在一起,就越会想起秀雅,越会心疼。而贤贞呢,每天都在过飘飘然的日子。正煦一出现在窗外,贤贞就满面笑容的,像一个参加派对的灰姑娘似的跑出去。

贤贞完全蒙在鼓里,她不知道正煦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一个人傻乎乎的高兴。如果她知道正煦在想什么,会有多悲伤啊?现在笑盈盈的脸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正煦不敢再往下想。贤贞过得非常开心,而让贤贞感到开心的正煦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真该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成了正煦的口头禅。

“英泰,跟我一块儿去吃拉面。”

“你整天耷拉着头,唉声叹气的,还有心思吃东西?”

“苦啊,真他妈苦。”

“你说什么苦啊?”

“全都苦。嘴里边苦,心里也苦……真该死!”

正煦好像在嚼特别苦的中药似的哭丧着脸走出了教室,英泰笑眯眯地跟了出去。

正煦跟贤贞走出校门时,他看见远处有秀雅的身影。这个时间她应该去补习班才对啊,怎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是不是在等谁?不会是我吧?

正煦一看到秀雅就感到心跳加快,这时候旁边的贤贞也成了巨大的包袱。不行。我一开始就是要报复秀雅才开始这段感情的,不能心软,不能把贤贞当成包袱。

正煦刚把胳膊放在贤贞的肩上,就被转过身来的秀雅看见了。而秀雅的眼睛恰好跟正煦的眼睛对上了。

第六章

秀雅没有把视线从正煦身上移开。她还看了看正煦放在贤贞肩上的胳膊,然后神秘地冲正煦笑了。真搞不懂这个笑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可以肯定,是叫人看起来不舒服的那种笑。

正煦和秀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拉近了,而她还是继续注视着正煦。正煦也一样继续注视着秀雅。虽然秀雅用挑衅的眼光看着正煦,可正煦却无法从秀雅身上移开视线。

他们之间还剩下不到三四米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悄悄停在他们中间。然后就有个司机模样的人跑到秀雅前面帮她打开车门。

那辆车就是上次下雨天秀雅妈妈开过来的,正煦也坐过的那辆黑色轿车,怪不得很眼熟。那天他还去秀雅家睡觉来着……

“秀雅。”

珍希从里面伸出了头。

秀雅见到妈妈,高兴得上了车。

“哦?这不是正煦吗?”

珍希也真够手疾眼快的,就这会儿功夫还认出了正煦。

正煦慌忙从贤贞肩上放下胳膊,像给黑社会老大鞠躬似的给珍希鞠了九十度躬。

“过得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吧。”

“她是?你女朋友?”

珍希指着正煦身旁的女孩儿问正煦。

我的老天爷,这世上选一个最不识趣的人,那人肯定是秀雅妈妈!

“再见正煦,以后常来玩啊。”

珍希微笑着对正煦说。正煦又一次鞠了躬。他刚一抬头,就发现秀雅笑眯眯地正盯着自己看。好像自己的窘像很让她开心似的。轿车像刚才悄悄驶进来那样悄悄地消失了。外国车就是好。你看连发动机噪音都没有。

正煦现在头晕目眩,心里乱得很。

“谁啊?是秀雅妈妈?”

贤贞看着脸色苍白的正煦不无担心地问道。

“是。”

“你怎么知道?”

“以前见过一次面。”

“什么时候?”

“她来过一次学校。”

正煦胡乱回答贤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走吧。”

正煦走在前面,贤贞跟在他后面。正煦现在可没心思再把胳膊放到贤贞肩膀上去了。该死的胳膊,怎么偏偏那时候放在贤贞肩膀上了呢?真是活见鬼了。为什么秀雅她老妈会到学校接秀雅呢,她老妈怎么那么快就认出自己了呢?

正煦的嘴好像被强力胶粘住了似的,已经快到贤贞家了,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