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秀雅。”

“什么?爱?你肯定?”

“我爱她。”

“你啊,你说爱她你还……秀雅现在能答应你吗?”

“所以我害怕。”

“啊?”

英泰愣了。因为自从认识正煦以来,还没听他说过害怕两个字。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小子。可现在他说害怕,而且是为了一个女人。

“害怕?你刚才说你害怕?”

“是,我怕。怕她不把我当人看。”

“真的?”

“真的。我好像完全被秀雅迷住了。不管她在不在我身边,我都魂不守舍。”

“正煦,我真的很难相信,你竟然因为秀雅说出害怕两个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我肯定是昏了头。”

“真让人吃惊。”

“是啊,连我自己都很吃惊。”

正煦喃喃自语。

第二天秀雅终于上学了。她比以前憔悴了很多,可还是很迷人。嘴角仍然依稀可见那天留下的伤疤。其实说到伤疤,正煦的远比秀雅的要多、要深,可问题不在这里。

她上学了,正煦也算松了口气,可每天如坐针毡似的不好受。因为秀雅无情到把正煦当成透明人,视而不见。

“要不我试试?”

英泰实在看不下去,自告奋勇,却被正煦拒绝了。

“算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十天。有一天上体育课,他们在走廊上偶然碰见,可他们俩几乎同时把脸侧过去了。正煦看到秀雅非常不愉快,他自己也被秀雅的脸部表情闹得情绪低落。从那以后两个人之间连偶然碰见的巧事也没有了。

到了夏天,两人已经彻底决裂了,也渐渐习惯了这种关系。其实正煦一直注视着秀雅,他的爱也没有改变,可就是不知不觉慢慢习惯了这种决裂的关系。

正煦独自黯然神伤,而秀雅对正煦的悲伤漠不关心。这个无情的丫头。

暑假一过,同学们又开始上学了。正煦上学第一件事情理所当然地就是去找秀雅。秀雅一点都没变,她高高兴兴走进教室跟大家打招呼。而且还跟英泰打了招呼,可就是不看正煦一眼。好像正煦连让被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似的。

开学的第一天,正煦就受到巨大的打击。他突然讨厌秀雅了,也想打击一下秀雅。自己受多大委屈,也要让她受到同样大的委屈。她到底能有多冷静,能泰然自若到什么时候?正煦就是想打击她,直到她哭为止。

“英泰。”

“干嘛?”

英泰早就看出正煦心情不好。他分明是期待假期一过,秀雅稍微对他好一些,可事与愿违,秀雅离正煦越来越远了,甚至不让正煦接近她。秀雅也根本不可能主动接近正煦。所以正煦非常伤心。这一点英泰比谁都清楚。

“你把贤贞约出来,地点在操场的看台。”

“贤贞?你说8班的贤贞?”

“就是她。”

贤贞是从暑假前就开始就不断给正煦递纸条、送巧克力的漂亮女孩儿。当然,正煦至今没有对贤贞的爱慕之情表过态,所以一直以来贤贞只是对正煦单相思而已。可现在正煦觉得没有必要再拒绝贤贞了。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贤贞。如果贤贞知道正煦心里只有秀雅的话,她会气得昏厥过去的。正煦只是想适当调节一下自己的感情,而很不幸的,贤贞注定成为了无辜受害者。

“你当真?”

“当真。叫她自习课前到那儿去。”

“知道了,可是……。”

“知道了就快去办。”

正煦决心再也不看秀雅了。然后开始大骂起来。

“臭丫头,坏丫头。”

正煦一整天都绷着脸,等约会时间一到,他迫不及待地跑出去了。

“正煦。”

可以看出贤贞期待着与正煦的约会。

“暑假过得好吗?”

“还行,你呢?”

“我也是。”

正煦笑着回答。

“你住哪儿?”

“住哪儿?问这干嘛?”

“下课后送你啊。”

“真的吗?”

贤贞心花怒放,高兴得脸部表情都滑稽地扭曲了。

“下课后在教室等我。我接你去。”

“知道了。给你……这个。”

贤贞又送巧克力给正煦。

“如果你叫我是因为不愉快的事情,我就不打算给你……”

“是这样啊。谢谢。”

“那我们走吧。”

“走吧。我送你回教室。”

“好啊。”

正煦送贤贞到她们教室后,经过商店时买了瓶饮料。等他上完洗手间再回到教室的时候消息已经传开了。正煦就是想要这种轰动效果,所以故意送贤贞回教室,故意去商店,故意上洗手间的。

“正煦,听说你送贤贞回教室了?”

“是啊。”

“已经吵得沸沸扬扬了。”

“是吗?”

正煦很满意计划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把一瓶刚买来的饮料递给英泰。

“美珠刚才来过,就是那个秀雅的死党。可能秀雅也已经知道了……但不会有效果的。”

“效果?”

正煦明明知道英泰在说什么,还装着不明白。

“秀雅好像在取笑你。你记得她取笑人的模样吧?嘴角稍微翘上去,不知是取笑,还是微笑的那种笑。反正她是那么笑了。”

“你别不懂装懂。我才懒得知道。别再跟我提秀雅。我不喜欢她。”

正煦为了掩藏自己受伤的心,比平时更强硬地说道。

“不喜欢了?”

“不喜欢。”

“这几天你总是让我吓一跳。”

“我要背英语单词了。”

正煦开始翻从来没认真翻过的英语词典。

“你想考大学?”

“有哪个大学肯录取我,这还是个问题。”

“秀雅拿了全校第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