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是了。连学生会主席都没戏呢。你也知道那个已经毕业的学长家庭背景很不错的。而且学习又好,长得也可以。但还是被那个女孩儿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连学生会主席也?哇,够狠。”

英泰吹了个口哨。

“此人深不可测啊。”

“不是深不可测,是完全不知道她的标准。”

英泰和敏秀争执着,而正煦则继续死盯着秀雅看。

“好了,那就跟大家说不要对秀雅感兴趣。如果谁敢纠缠她,我决不会轻饶的。从现在开始她是我的了。”

“开玩笑吧?”

敏秀吃惊地问他。可正煦什么话都没说,竟自走向秀雅那里去了。

“俞秀雅”

秀雅慢慢放下英语语法书抬头看了正煦一眼。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想跟你说句话。”

“很重要吗?”

正煦有点惊讶。不,其实心里吓了一大跳。他本以为秀雅会问什么事情,可她好像根本不关心是什么话题,直接就问重不重要。

“是阿。”

正煦故意装出很认真的样子回答。

“你是我们班的吗?”

秀雅还是跟刚开始的时候一样漫不经心地问他。

“是啊,今天刚来的。”

“我得罪过你吗?”

“没有。”

“很好。那我希望你也别得罪我。”

“你说什么?”

“我不想跟你谈所谓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好了,你走吧。”

秀雅低头又开始看她的英语语法书了。

正煦感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谁拒绝过,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从来就没有这么失败过。

不,确切地说从来没有这么丢过脸,即使是一点点。这种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正煦恼羞成怒,再加上难为情、慌张,他一下子抓起秀雅的英语语法书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再使劲拍了桌子。他的拳头打到桌子的那一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全班的同学都鸦雀无声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正煦可是个不好惹的家伙,尤其决不能让他感到愤怒。他正在气头上,那表情就好像要给秀雅一拳似的。同学们既恐惧又好奇地看着他们俩,好像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但他们俩只是恶狠狠地怒视着对方。

秀雅则对正煦一点都不畏惧。她睁大了泛着蓝光的眼睛与正煦对视。最后秀雅还是首先打破了僵局。

“天啊,桌子竟然完好无损。可你的拳头倒是很疼吧。”

“你别耍嘴皮子,给我闭嘴。”

“我的书破损多少,我就咬你多少。我可是当真的。”

秀雅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一边摘下眼镜放在桌子上,一边叨念着。

“你最好不要惹我。”

“我倒是想领教你的臭脾气。”

“闭嘴!”

正煦怒吼着。

“喊什么喊?这里又没有聋子。你已经让我很注意你了,还不够吗?太可笑了。还有,给我把书捡起来。”

正煦的眼神很吓人,可秀雅根本不吃那一套,说话铿锵有力。

正煦好像要吃掉秀雅似的,凶巴巴地看着她。可令人不解的是秀雅反而面带微笑。是的,刚刚还让正煦气得半死的秀雅正面带微笑。正煦可是谁都惹不起的学校小霸王啊!

秀雅没有带眼镜的脸庞,微笑的脸庞…清纯,太清纯了。正煦看着她那可爱的眼眸,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似的。他甚至不敢正视秀雅,生怕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点的印痕。正煦机械地弯下腰捡起了书——就是那本刚刚被他摔在地上的英语语法书,放在桌子上。

“你最好祈祷,如果书本破损多少,我就咬你多少。”

秀雅开始检查书本,而正煦却傻傻地看着她的脸庞、眼眸。

“你看你看,这里有两处破损的地方。”

“给你买就是了。”

“不要,把手拿来。”

“手?干嘛?”

“咬你啊。”

秀雅突然拽住正煦的手拉向自己,而根本没想到秀雅举动的正煦本能地抽回了手。就这样他们俩的距离突然间拉得非常近了。

正煦心里很高兴能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秀雅。秀雅,她真是美若天仙啊。

“你再敢仍我的书,我就咬掉你的鼻子。”

秀雅小声地说,只让正煦一个人听见,然后就不由分说咬了他的大拇指。

正煦没有叫疼。说实话秀雅咬得还真是疼。可现在自己的手指头在秀雅嘴里,正煦反而感到了一丝惬意。甚至荒唐地希望秀雅咬得再长久一些,干脆把十个手指头都咬住。而秀雅却很快放了正煦的手。

“闪开了。你这样我无法集中精力学习。别妨碍我,走开。”

秀雅又恢复了刚开始那漫不经心的表情,生硬地说到。

“你学习完了我要送你回家,等我啊。”

“别烦我。我才不要呢。”

“你最好在这里好好呆着,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以为你是谁?很好笑啊你。”

“说话斯文点,我最讨厌不斯文的女孩。”

秀雅翘起嘴角,然后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正煦。

“你不要装酷。知道吗,你真的很好笑哦。你要我说几遍才相信啊。”

“你再叽叽咕咕说个没完,我可真的要你好看?”

“我很好奇,你会用什么办法。”

正煦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他听到了秀雅的呼吸声,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气息。

“我要吻你。我是认真的。”

正煦喃喃地说到。

“是要我难看,还是要接吻?”

正煦实在是琢磨不透秀雅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哑口无言,好像真的不能用语言来对付秀雅了。

“如果是接吻,还能承受的了。可如果是要我难看的话,没准我会杀了你。你选择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