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雅好像在笑,突然,她吻了正煦。正煦的心脏一下子停止了跳动,然后又发了疯似的急速跳个不停。正煦在朦胧中把手伸到秀雅的腰间。这时他感到秀雅嘴里甜甜的巧克力已经滑到自己的嘴里来了。正煦刚想用嘴唇感觉一下她甜蜜的嘴唇,秀雅却中止了这个美妙的行为。

前言

“真漂亮。”

秀雅也笑了。她拿出一个巧克力,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干嘛非得在学校屋顶上给我这个?被同学们看见很没有面子吗?”

“从来没有送这样的东西给女生。”

“一直是女生送你东西吧?”

“算是吧。”

“你是在说你很有人气?”

“别再问了。你是不是很喜欢让人无地自容啊?”

“怎么会呢!哎呀,什么巧克力这么酸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不会是醋精吧。”

秀雅皱了皱眉头大声地抱怨,然后瞪了正煦一眼。

“你是要我难堪,所以故意送我这样的巧克力吧?”

秀雅的嗓门很刺耳。

“你胡说些什么呀!”

正煦发火了。走遍了很多地方,花了好多钱,好不容易买到的巧克力,秀雅竟然这么贬低它。

“你是不是很喜欢大喊大叫啊?烦死人了。这个真的很酸,不信你尝尝看。你也会酸得流眼泪的。”

“给我。真像你说的那么酸,我一把火全烧了它,然后再买给你。”

正煦歇斯底里地叫喊着。秀雅闷闷不乐地正要打开盒子的时候,正煦突然把盒子抢了过去。

“我要你嘴里的那个。”

秀雅和正煦对视着。过了许久,她先开了口。

“你当真?”

“当然。”

正煦认为这次她一定是乱了方寸,所以心里美滋滋的。

“你想跟我接吻吗?”

秀雅不仅没有乱了方寸,而且还面不改色地反问正煦。正煦傻了,直冒冷汗。

“你好烦啊,快给我糖果。”

正煦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是大声叫喊着。

秀雅凝视着正煦,突然把身子靠了过去。然后把脸凑到正煦的鼻子下面。

“怕了吧?”

“快给我巧克力。”

正煦的声音有点发颤,好不容易说出话来。

秀雅好像在笑,突然,她吻了正煦。正煦的心脏一下子停止了跳动,然后又发了疯似的急速跳个不停。

正煦在朦胧中把手伸到秀雅的腰间。这时他感到秀雅嘴里甜甜的巧克力已经滑到自己的嘴里来了。正煦刚想用嘴唇感觉一下她甜蜜的嘴唇,秀雅却中止了这个美妙的行为。

第一章

第二篇

秀雅强硬、犀利,而且像冰淇淋一样柔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使她屈服。说来也是,到现在为止除了秀雅,正煦从来没有对女孩子产生过兴趣。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变成自己的女孩儿,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要爱……就像他们那样一

为什么至今没有见过她呢?正煦百思不得其解。

新学期的第一天,女孩子们一般会找到自己的死党聊个没完,可是那个女孩却始终埋头啃教科书,连休息时间也没有闲着。她看起来很是聪明。这并不是因为她戴着眼镜,也不是因为聚精会神地看书。即使那个女孩什么都不做,就算是吃炸酱面时咧嘴大笑,也不会对她的形象有丝毫的影响。她就是这种看起来既高尚、又聪颖的智慧型女孩。

或许把“智慧”这个单词用在高中3年级的女生身上有些牵强,可是用这个词来形容她确实很恰当。

“智慧”这个词就好像是为了她而存在的。

其实对她情有独钟的不仅是正煦,其他几个黑心窝的男生也对她垂咽三尺。

一想到这个,正煦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说别的,如果是别的或许还能说得过去。但是在追求自己心仪的女生方面出现竞争对手,的确是件不愉快的事情。

“感觉好极了。”

英泰自言自语。正煦撇了他一眼。英泰的视线也停留在那个女孩身上。

“什么啊?”

“坐在那边的女孩啊,感觉非常好。不是非常好,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英泰好像被她完全迷住了。

“是啊。”虽然正煦也认可英泰的话,可是对于英泰也表现出对她的关心,令正煦感到十分不快。他重新把目光转向她。

除了书本,她看起来什么都不关心。就知道整天看书、又看书,好像把自己的生命押在学习上似的。可以肯定,她是学习优等生,只对课本感兴趣的、木纳的优等生。

正煦看她看得入神的时候敏秀也凑过来了。

“正煦,今晚在哪里聚啊?”

“台球厅。”

正煦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自言自语道。正煦实在是没法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认识她吗?”

“你说谁?”

“她呗。”

英泰指着那个女孩说到。敏秀顺着英泰所指的方向慢慢环视了整个教室,终于在中间的位置上找到了她。

“啊,你说秀雅啊!去年跟我一个班来着。怎么了?”

“她这人怎么样?”

这次是正煦开的口。

“她呀,学习非常棒,平时极少说话,可一提问就别提多犀利了,就连老师们也都服了她。怎么,你对她有意思?别做梦了。”

“为什么?”

正煦沉着脸盯着敏秀。

“已经毕业的学长中有几个都对她有好感,可是谁都没有能够引起她的注意。我们班的,还有隔壁班的傻小子们想引起她的注意,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做了,可还是吃了闭门羹。真不知道她是眼光太高,还是对这种事情漠不关心。”

“眼光高?怎么个高法?喜欢帅哥,喜欢聪明的,还是喜欢有钱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