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神智昏沉地往地上蹲下去,耳中只听到自己深沉的喘气声。

“轰”!

一声巨响将他惊醒过来。

当他回复正常时,整个局面已完全改变。

再生号脱出重围,往公海逸去,三艘追截的警轮船首撞在一起,着火焚烧起来,浓烟冲上半天,海面上布满堕海或蓄意跳海逃生的警员,包括山之助和五名攻上再生号的特警,自己处身的警轮无目的地在海面打转,身旁其他同僚茫然抱头跪地,更有人毫无控制地狂岖起来。每个人脸上均有尚未平复的震骇神色。

关原日光追摄着巳变成一个小点的再生号,那载着大野夫人和那中国人的稻香号正尾随而去。但他已不能帮上甚么忙,眼前当务之急是要救堕海的同僚。他甚至有点欣慰有这不用追去的藉口,刚才的经验实在太可怕了。

他全身冰雪般僵硬和难受。

凌渡宇已预计到会发生事故,却没有想到是如此惊人,那东西的邪恶力量增强了不少。

当山之助和五名特警扑上驾驶室时,蓦地六人如遭电殛,同一时间倒跌向后,从两层高的驾驶室外甲板滚跌进海里。

那种影响波浪般的向外扩散,所有在四艘警轮上严阵以待的武装日警或蹲或跌,没有一个人能保持平衡。

两艘追截的警轮,盲目地撞到一起,幸好只是在增速的初期,损毁并不严重,不幸的是另一艘警轮失控撞丁土来,打横撞正已相撞的其中一艘,立时爆炸起火,火势迅速蔓延,这才构成致命的打击。

凌渡宇本欲救人为重,但见日警们在再生号逸山后迅速复原,纷纷跳进海里,关原的旗艇又安然无恙,立时改变主意,转向再生号追去。

凌渡字脸色前所末有地凝重,一向以来,无论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他都是谈笑用兵,现在脸上却满布陰霾。

禾田稻香俏脸煞白,回头眺望变成了几个小点的警轮,四边大海茫茫,一种孤凄的感觉袭上心头,颤声道:“怎么办?千惠子在船上。”

凌渡宇默然不语,不知转着甚么念头。

禾田稻香走到一角坐下,浑身软弱乏力,心中的疲乏泛滥到心外。

阳光漫天下的海面波纹荡漾,可是她感到内外的世界都是无比灰暗。

再生号不断增速,逐渐消没在远方的水平线下。

禾田稻香起立惊呼道:“追失她了。”

凌波宇道:“没有!只要她在雷达范围内,休想逃去。”

禾田稻香审视仪器道:“还没有增至最高速度。”

凌渡宇淡淡道:“追上又怎样。”

禾田稻香打个寒战,是的,追上又怎样,那是人力奈何不了的异物。

凌渡宇道:“他尽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但还是个初居人体的新丁,很多地方一定有所不足,现在我就是希望他以为稻香号及不上再生号的速度,所以甩掉了我们,当他这样想时,我们便能有机可乘。”

禾田稻香听到凌渡宇冷静的分析,芳心没由来地安定下来。

两个小时后。

“嘟”!

无线电通讯器响起。

禾田稻香道:“让我来驾驶。”能做点东西,总比胡思乱想好。

凌渡宇按动通话器答道:“稻香号!”

金统的声音传来道:“小凌,终于联络上你,真要多谢东京卫星通讯站的人,报告你的位置。”

凌渡宇道:“东经一百二十五点五度。北纬二十四点六度半。”

金统怪叫道:“甚么?你想往台湾去吗?小心燃油是否足够。”

凌渡宇道:“放心吧,小弟有足够的燃油到美国来拜访你。”听到老朋友粗豪乐观的声音,重若钳坠的心情轻松了一点。

金统道:“联络过日本警方,知道了海上发生的可怕事件,现在整件事已上了国际刑瞥的议事桌。最清楚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莫如阁下,可否给我们来个简单的介绍,并提出你认为目前最佳的处理方法。记着!我身旁还有十多位有身分有地位的仁兄在听着你的高见。”

凌渡宇淡然自若道:“前面那一段大家都巳知道,恕我不再浪费时间,照我估计,问题发生在横山正也抵达再生号的一段时间,纳粹人身上显然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使他杀死了所有人,只留下了千惠子”他说到这里,忽地停止了说话,似乎捕捉到某一飘忽难走的灵感。

金统叫道:“小凌!怎么了?”

凌波宇无意识地挥手道:“他为甚么不杀千惠子?”

金统奇道:“当然是为了拿人质在手,使吾人投鼠忌器。”

凌渡宇道:“不!首先他有足够保护自己的力量,不需要人质作盾牌。其次,我的感觉是他应还不明白这类牵涉到人与人间的微妙问题,“人质”是不存在于他的观念。”金统叹了一口气道:“为何你总是与诸如此类的荒诞事连在一起,若非日本警方的报告,这里听你说话的人早走得一干二净了,台、日警方均应我们的要求处于最高度戒备下,军方的战斗直升机已准备就绪,不过大家都希望先听你的意见。”

凌波宇道:“你一定要留心听着:不要有任何行动,我重覆一次:不要有任何行动。”

金统静默下来,传声器一阵嘈杂的对话,虽听不清楚内容,但显然大部分人不同意他的意见。

陵渡宇诚恳地道:“相信我,任何行动只会带来更多的牺牲。我们对付的是前所未有、一无所知,但却具有杀人于无形力量的邪恶异物,我们既不知他从那里来,有甚么目的和要达致甚么目标。但他既和“末日圣战团”连在一起,便不是无迹可寻。”

一个陌生的声音代替了金统道:“凌先生,我是法国情报局的诺威将军,无论如何危险,可是总不能袖手让他为所欲为。任由那纳粹人带着个无辜的女孩走,请记着圣战团手上拥有能制成核弹头的原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