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坐在上位的人身上。这个被称为总领的人是一个超过三十五岁的男性,有着罗马雕刻般的堂堂容貌、微微扬起的右眉、锐利的眼神、紧抿的嘴唇、健壮的下巴以及领子。他戴着一顶条纹图案的帽子,深红色的上衣配上黑貂的毛皮衣领。他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

“古斯曼是琉伯克的富商,琉伯克又是汉萨的盟主,所以古斯曼和我们签约就意味着我们打入了汉萨的核心。这不只是拉近了古斯曼和我们的距离,长远来看,如果其它显要也跟进为商品或资产投保的话,也只能跟我们签订契约了。”他的语气是如此的冷静而坚定,有一种超乎年龄的威严,“那同时也表示,轻视金融或保险、排斥期货交易或信用交易的汉萨商法已经落伍了,明白吗?”

“总领,也就是说,您认为汉萨现在虽然享有这样的霸权,但是将来会变得衰微,是吗?”

“不是变得衰微,而是我们会使它衰微。”总领带着满满的自信说道,“等汉萨发现金融或保险的重要性时,这个领域已经为我们所独占,没有汉萨插手的余地了。只要这样的状况一发生,汉萨就会开始走下坡。各位,汉萨是从旧约圣经的时代开始繁荣的吗?不是的,从他们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那边获得批准算起,不过只是三百年前的事。”

东方的商人在这个时代已经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华生活,但是当时的欧洲连优雅的饮食文化都没有,商业的发展还远不及东方,金融与保险才正要崛起。总领轻轻的咳了一声,将健壮的手指交叠在桌上。

“那么请教总领,对于支付一万九千五百马克的保险金给琉伯克的古斯曼,您有何看法?”

“不管是几万马克,当然我们都得支付,因为这才是正当的交易。但是这个交易的正当性还有待商酌。”

“也就是说,您对交易的公正性有所质疑?”

“嗯,事实上我对这次的事件有些许怀疑。第一,古斯曼之前对保险这种东西并没有积极的表现出关心,他解释说是因为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交易,因此格外用心才打算投保,毕竟凡事总有个开头。”

“有道理。”

“但是这么一来反而增加了第二点的可疑。受古斯曼之托、航行前往立陶宛的是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而且那是他第一次以船长的身份出航。关于这一点,各位有什么看法?”

男人们掀起一股小小的骚动。

“这就是矛盾之处了。如果真的对这笔买卖重视到肯破天荒为其投保的话,就应该把工作委交给熟练的船长才对吧?如果要给羽翼未丰的年轻人第一次机会,照道理也应该是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才对。”

“就是这么回事。虽然就这么两个疑点,但是光这两点就够让我苦恼了,就好像蛀虫一样抽痛而恼人。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是以一万九千五百马克这么庞大的金额来说,实在不能把人看得太单纯。”

总领说完闭上嘴巴,在场的人在一片沉默当中各自思索着。过了一会儿,看着灰色胡子的最年长者开口了:

“这是最坏的情况,此事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欺诈啊,总领。”

“是很有这个可能。”

“这么一来,这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阴谋了。对方竟然敢找上我们商会当成欺诈的对象,他是不是已经有所觉悟了?”

总领的眼中闪着嘲讽的光芒。

“他们应该是经过算计的吧?但是这世上多的是算计错误的事情,没有人能幸免。事实上关于这件事,那个人有急讯过来。”

“是伯母大人吗?”

总领笑着点点头。

“要是她身为男人的话,或许是我们的一族之长吧。不过,唔,很多因缘际会造成现在这样的状况,最重要的是,她无法忍受被桎梏在我们家族的框架当中。”总领一边苦笑着一边松开交握的手指,“整个德国的教会领地上,缴给罗马教皇厅的财物全都送到伯母那边,她可以拿到一成的调拨费……尽管她大可以过着比英格兰国王更奢侈的生活,却偏偏要住在一个布洛丹什么的山崖上,守着一间简陋的房子,真是个奇怪的人。”

虽然批评对方为怪人,但是总领的语气中却充满了善意。

“唔,我们在琉伯克市内也有商会代理人,关于这件事,等日后得到新的情报之后再讨论,我们先讨论接下来的案件。不是有某个地方的王后要求贷款吗?”

“是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提出融资的要求,问要金币五万盾(荷兰货币),作为出兵意大利的军资。”

“担保品呢?”

“包括基尔希贝尔克伯爵领地、威柏林坎修道院领地、伊拉兹城还有四个地方,都附有审判权……”

会议室窗外的远处可以看到覆着白雪的南拜恩山岭。这里是从琉伯克往南——以后世的单位来算,相隔有六百二十公里远——的奥格斯堡。以后世而言,这里只是一个山间的地方都市,但是在这个时代,它不但是德国的要地,而且是全欧洲最大的商业都市,也是内陆交通的中心,同时还是国际金融和矿山营运的总司令部。

将总公司设置在这个城市的是欧洲首屈一指的财阀,他们虽然将海上的霸权交给了汉萨,但是却独占了陆上的霸权。他们六大分部分别设置于罗马、威尼斯、纽尼布鲁克、布雷斯拉、因斯布鲁克和安倍鲁斯(安德瓦普),小一点的分公司则有里斯本、米兰等十六处,而代理商或派驻办公室则多达六十几个地方。提罗尔的银山和匈牙利的铜山也在其支配之下,其资金是梅迪奇家族——以意大利复兴的保护着为名而广为人知的家族——的五倍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