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七点,阿尔姆加德中尉和哈拉朗上尉回来了。总督向他们保证,即刻组织人力搜查全城、城郊,他认为,我也认为,米拉一定在海尔门的手上。

罗特利契医生陪在妻子身边。客厅里只有两名军官,我弟弟和我四人。

百叶窗关上了。仆人送灯进来,放在烛台上。我们等医生下楼一起用餐。

七点半的钟声刚刚敲响,我坐在哈拉朗上尉身边,刚要告诉他斯普轮贝格之行。这时,花厅门猛地打开了。

大概是花园里的穿堂风把门吹开了。因为我并没看到有人进来,但更怪的是,门又自动关上了。

这时——不!我永远忘不了这个场面!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不是订婚晚会上高唱《仇恨之歌》,侮辱我们的那个粗鲁的嗓门,而是一个甜蜜、愉快的声音,一个大家都喜爱的声音!米拉的声音!……

“玛克……亲爱的玛克,”她说,“您,维达尔先生……你,哥哥?……喂,吃饭的时间到了!……没人通报爸爸、妈妈?……哈拉朗,去叫他们,我们先入席了……我饿得要命!……您来吗,阿尔姆加德?”

是米拉……是她……恢复了神智的米拉,痊愈了的米拉!可以说,她就和平时一样下楼来了!是米拉,她看得见我们,我们却看不见她!……一个隐身的米拉!……

我们全都惊呆了,钉在椅子上,既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更不敢朝着发出声音的那边迎上去……

她从哪儿来?……从劫持者的屋子里吗?……她骗过机敏的海尔门,穿过城区,逃回家中?可是房门紧闭,没人给她开过门呀!

不会。她的到来很快就会引开谜底……米拉从她的闺房中出来,威廉-斯托里茨将她隐身后,扔在那里……我们以为她被带出房子,其实,她一直没有离开过卧室……24小时里,她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说话,也没有知觉!……没人会想到她就在床上,说真的,我们怎么会想到这点呢!

威廉-斯托里茨当时没有带走她,可能因为他另有要事,但如果今天早上不是哈拉朗上尉一刀结果了他,他迟早会回来完成那件罪行的!

眼前的米拉已恢复神智,可能由于斯托里茨给她喝了隐身的药水吧。米拉对一周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她站在客厅里,和我们说话,看着我们。她站在黑暗中,还不知道她看不见自己。

玛克站起来,张开双臂,仿佛要抓住她……

她又说:

“你们怎么了,朋友们?……我问你们……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你们好像看到我很惊讶,发生什么事了?……妈妈怎么不在这儿?……她病了吗?”

没等她说完,门又开了,罗特利契医生走了进来。

米拉马上扑了过去——至少我们是这么猜的——因为她喊着:

“啊!爸爸!……怎么了?妈妈怎么没来?……她生病了?……我去房间看她……”

医生愣在门口,他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但是米拉已经靠近他,抱住他,不停地说:

“妈妈……妈妈!……”

“她没有生病!……”医生结结巴巴地说:“她马上就下楼……就呆在这儿,孩子,就呆在这儿。”

这时,玛克也摸到了米拉的手,他温柔地拉着她,就像牵着一个瞎子。

但她不是瞎子,我们这些看不见她的人才是瞎子!

玛克让她在身边……

她不说话了,可能被大家的古怪反应吓坏了。玛克声音颤抖,轻声说着一些她摸不着头脑的话:

“米拉……亲爱的米拉!……是的!……是您……我感觉到你就在我身边……哦!我求你……我亲爱的……别离开我……”

“亲爱的玛克……您为何神情惊慌……所有人都是……你们让我害怕……爸爸……回答我!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妈妈……妈妈!……”

玛克觉得她站了起来,他轻轻地拉住她……

“米拉……亲爱的米拉……说话……说话!……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你……你……我的?……我亲爱的米拉!……”

我们坐在那里,恐惧地想到那唯一能使米拉现形的人已把他的秘密带进了坟墓!

第十八章

这种痛苦的局面让我们再也无法控制,它会有一个幸福的结局吗?……谁能存此希望?……一想到米拉从此永远被排斥于视觉世界之外,怎不令人绝望啊!……重获她,是巨大的幸福,可我们永远失去了见到她的优美身姿,绝世姿容,这又是何等的痛苦啊!

怎么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罗特利契家将过着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首先是大厅上,我们中间的米拉:她发出绝望的叫喊……她试着看见自己,但看不见……她冲到壁炉前的镜子,没有自己的形象……她走到灯台前,灯光下也没有投射出自己的身影!……

我们只好告诉她实情。我们听到她发出阵阵呜咽声,玛克跪在她的坐椅旁,试图抚平她的痛苦。看得见她,他爱她,看不见她,他仍然爱他。看到眼前这幕,大家心都碎了。

医生要米拉去她妈妈房间。最好让罗特利契夫人知道女儿就在身边,听女儿说话。

几天过去了!米拉认命了。她以其坚强的毅力挺了过来。罗特利契家看上去很快恢复了正常生活。她一会儿跟这个说话,一会儿与那人说笑,一会儿问我们问题,借此让我们感受到她的存在。我现在还仿佛听见她说:

“朋友们,我在这儿……你们需要什么?我去替你们取!……亲爱的亨利,您在找什么?……您刚才放在桌上的书,在这儿!……你的报纸?它掉在地上了!……爸爸……这是我平常拥抱您的时间!……你,我的哥哥,为什么你这么忧伤地看着我?……我向你保证,我笑容满面!……你为何自寻烦恼呢!还有您……您,亲爱的玛克,这是我双手……握住它们……您想去花园吗?……我们一起去走走……亨利,把您的胳膊给我,让我们海阔天空地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