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布置完全妥贴后,所等候的,就是仙人来此入网触罗。

因此在某一天,这仙人从扇陀屋边经过时,不免向门痴望,过后心中尚觉恋恋。一再回头。女人扇陀,就带领一十二个美中最美的年青女子,在仙人所去路上出现,故意装成初见仙人,十分惊讶,并且略带嗔怒,质问仙人:“你这生人,来到我们住处,贼眉贼眼,各处窥觑不止,算是什么意思?”

候补仙人赶忙陪笑说道:

“这大山中,就只我为活人。我正纳罕,不知道你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我是本山主人,正想问讯你们首领,既已来到山中,如何不先问问这山应该归谁管业!”

女人扇陀听说,装成刚好明白的神气,忙向仙人道歉,且选择很多悦耳爽心谀语,贡献仙人。其余各人,也皆表示迎迓,制止仙人,不许走去。齐用柔和声音相劝,柔和目光相勾,柔和手臂相萦绕,好好歹歹,把仙人哄入屋中,好花异香,供奉仙人,殷勤体贴,如敬佛祖。

女人莫不言语温顺,恭敬熨贴,竞问仙人种种琐事,不许仙人有机会询问女人来处。为时不久,又将他带进另一精美小厅堂,坐近柔软床褥上面,屋中空气,温暖适中,香气袭人,似花非花,四处找寻,不知香从何来。年幼女人,扮成丫环,用玛瑙小盘,托出玉杯,杯中装满净酒,当作凉水,请仙人解渴。

这种净酒,颜色香味,既皆同水无异,惟力大性烈,不可仿佛,故仙人喝下以后,就说:“水味道不恶!”

又有女人用小盘把欢喜丸送来,以为果品,请仙人随意取吃。仙人一吃,觉得爽口悦心,味美无穷,故又说道:“百果色味佳美,一生少见。”

仙人吃药饮酒时节,女人全体围在近旁,故意向他微笑,露出编贝白齿。仙人饮食饱足以后,平时由于节食冥思而得种种智慧,因此一来,全已失去。血脉流转,又为美女微笑加速。故面对人,说出蠢话:“有生以来,我从未得过如此好果好水!”说完以后,不免稍觉腼腆。

女人扇陀就说:

“这不足怪,我一心行善,从不口出怨言,故天佑我,长远能够得到这种净水好果。若你欢喜,当把这种东西,永远供奉,不敢吝惜。”

仙人读习经典极多,经典中提及的种种事情,无不明白。

但因生平读书以外,不知其他事情,经典不载,通不明白。故这时女人说谎,就相信女人所说,不加疑惑。又见所有女人,莫不小腰白齿,宜笑宜嗔,肌革充盈,柔腻白皙,滑如酥酪,香如嘉果,故又问诸女人,如何各人就生长得如此体面,看来使人忘忧。

仙人说:“我读七百种经,能反复背诵,经中无一言语,说到你们如此美丽原因。”

女人又即刻回答仙人:

“事为女人,本极平常,所以你那宝经大典,不用提及。

其实说来,也极平常,我等日常皆以此百果充饥,喝此地泉解渴,故肥美如此,尚不自觉!“

仙人听说,信以为真,心中为女人种种好处,有所羡慕,欲望在心,故五官皆现呆相,虽不说话,女人扇陀,凡事明白。

为时少顷,女人转问仙人:

“你那洞中阴暗潮湿,如何可以住人?若不嫌弃,怎不在此试住一天?”

仙人想想,既一见如故,各不客气,要住也可住下,就无可不可的说:“住下也行。”

女人见仙人业已答应住下,各皆欣悦异常。

女人与仙人共同吃喝,自己各吃白水杂果,却把净酒药丸,极力进劝这业已早为美丽变傻的仙人。杯盘杂果,莫不早就刻有暗中记号,故女人都不至于误服。仙人见女人殷勤进酒,即欲退辞,无话可说,只得尽量而饮,尽量而吃,直到半夜。在筵席上,女人令人奏乐,百乐齐奏,音调靡人,目眙手抚,在所不禁,仙人在崭新不二经验中,越显痴呆。女人扇陀,独与仙人极近,低声a耳,问讯仙人:“天气燠热,蒸人发汗,仙人是否有意共同洗澡?”

仙人无言,但微笑点头,表示事虽经典所不载,也并不怎样反对。

先是扇陀家中,有一宝重浴盆,面积大小,可容二十人,全身用象牙,云母,碧#梗约案髦终渲橛袷颖Υ斫跸*镂而成。盆在平常时节,可以摺叠,如同一个中等帐幕,分量不大,只须鹿车一部,就可带走。但这希奇浴盆,抖开以后,便可成一个椭圆形小小池子,贮满清水,即四十人沐浴,尚不至于嫌其过仄。盆中贮水既满,扇陀就与仙人共同入水,浮沉游戏。盆大人少,仙人以为不甚热闹,女人扇陀,复邀身体秀丽苗条女子十人,加入沐裕盆中除去诸人以外,尚有天鹅,舒翼延颈,矫矫不凡。有金鲫,大头大尾。有小虾,有五色圆石。水有深有浅,温凉适中。

仙人入水以后,便与所有女人共在盆中牵手跳跃。女人手臂,莫不十分柔软,故一经接触,仙人心即动遥为时不久,又与盆中女人,互相浇水为乐,且互相替洗。所有女人,奉令来此,莫不以身自炫,故不到一会,仙人欲心转生,对盆中女人,更露傻相。……神通既失,鬼神不友,波罗蒂长国境,即刻大雨三天三夜,不知休止。全国臣民,那时皆知他人战败,国家获福,故相互庆祝,等候美女扇陀回国,准备欢迎。国王心中记忆扇陀所言,不知结果如何,欣庆之余,仍极担心。

仙人既在扇陀住处,随缘恋爱,神通失去,仍然十分糊涂,毫不自觉。扇陀暗中嘱咐诸人,只为这仙人准备七日七夜饮食所需,七日以内,使这仙人欢乐酒色,沉醉忘归;七日以后,酒食皆尽,随用山中泉水,山中野果,供给仙人,味既不济,滋养功用,也皆不如稍前一时佳美。仙人习惯已成,俨如有瘾,故向女人需索日前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