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公民,皆不说话。

有一首相,在国内负责多年,明白治国不易。想使国家秩序井然,有条不紊,正赖政体巩固,权力集中。治国所需,不尽只在高深学理法力,经验能力,兼有并存,加以负责,才可弄好,听说国王就想让位,不敢赞同,便说:“皇帝陛下让出王位,出于诚意,代表诸君,想当明白。

国王意思极好,为国为民,诚为无可与比。不过一切打算,不合目前国家情形。任何国家施政,有不好处,国中人民,加以反对,诚可注意。若攻击批评,只是二三在野名流,虽想救国,不会做官,尚从未听说轻易让贤,把国家组织,陷入纷乱。何况仙人,平时清高澹泊,不问世事,沉静自得,有如木石,即有高尚理想,如何就可治国?并且事情既不过只是由于一摔而起,照本席主张,不如派员慰问,较为得体。本国对这年青仙人,若想表示尊敬,使他快乐,同他合作,免得或为他人利用,妨碍国家统一,不如取法他国,把这候补仙人,当成国内元老,一切事情,对他十分客气,遇事不能解决,就即刻命驾请教,总以哄得仙人欢喜,不发牢骚,国家前途,方有办法。“

另外有一陆军大臣,头脑简单,性情直率,国内军权,全在一人手中,生平拥护国王,信仰首相,故继续发言:“皇帝陛下所说使人感动,首相阁下所说使人佩服。国王若想退位,好意不能为全国国民见谅。因为国民盼望国王帮忙,并且相信,这个时节,也只有国王可以帮忙。我国旱灾,既为仙人一摔而起,首相意见,本席首先赞同,若国家可以同这刁钻古怪合作,各种条件,皆应负责答应。若方法用尽,还不落雨,本席职责所在,向天赌咒,领率全国兵士,来与周旋,不怕一切,总得把这仙人神通打倒。”

陆军大臣所说,理直气壮,故全体公民代表,莫不动容,鼓掌称善。

其中有一公民,见事较多,知识开明,觉得打倒仙人,很不象话,就说:“救灾方法还多,武力打倒仙人,本席以为不必。国家多上一个仙人,如同国家多有一个诗人一样,实为我波罗蒂长国中光荣。公民盼望,只是皇帝陛下代表我们公民全体,想出办法,能与仙人合作。若说武力周旋,效法他国,文人学者,捉来即刻把头割下,办法虽轻而易举,所作事情,实极愚蠢。我波罗蒂长国,国家虽小,不应愚蠢到如此地步,在历史上为我国王留一污点。政府若断然处置,公民可不能同意。”

另一公民,为了补充前说,又继续说:

“他国短处虽不足取法,他国长处又不可不注意:公民以为我们本国,不如仿照他国,设立一个国家学院或研究院,位置这种有德多能的仙人,让他读经习礼,不问国事。给他最大尊敬和够用薪水,不使他再挨饿受凉,也不使他由于过分孤寂,将脾气变坏,则一切问题,皆易解决!”

另一公民又说:

“仙人什么皆不缺少,不如封他一极大爵位,一定可以希望从此合作。”

发言公民极多,政府意思,就是让这些公民代表充分发表意见,大家决议以后,斟酌执行。但因过去政府太能负责,一切政策,不用平民担心,政府莫不办得极为妥当合理。政府太好,作公民的,就皆只会按照分定作事做人,因此一来,把一切民主国家公民监督政府的本能,也皆完完全全消失无余了。到时人人各自发抒意见,皆近空谈,不落边际。

还是首相发言提出办法,希望大家注意,这会议到后,才有眉目。

会议结果,就是政府公民全体同意,认为先得想方设法,把这候补仙人感情转换过来,不问条件,皆可商量。只要落雨三日。仙人若有任何苛刻条件提出,国王首相,应当代表国民,签字承认。

但这个古怪仙人并非其他国家知识阶级可比,(据说知识阶级,若为政府蔑视过久,喜发牢骚,诅咒政府,常有话说。

只须政府当局稍稍懂事,应酬有方,就可无事。)生平性情孤僻,不慕荣利,威胁利诱,皆难就范。仙人住处,又在深山,不是租界可比,故首先问题,就是波罗蒂长国家政府,应用何种方法,方能接近这候补仙人,商谈一切。

因在会代表,并无人能同这仙人来往,最后方决定悬出赏格,召募一人,若有人来应募,能在一定时期与仙人晤面,或有方法恳求仙人,使咒语失去效率,或能请求仙人下山,来到国都开会,不论何人,皆加重赏。

会议散后,国王立刻执行决议,颁布赏格,张贴全国,各处通都大邑,四衢四门,无不有这赏格悬布。

“我国旱灾,不能免去,细查来由,皆是肉角仙人发气所致。为此布告国人:凡有本领,能够想方设法,说服肉角仙人放弃咒语,使我波罗蒂长国能落大雨者,若想作官,国王听凭这人选择地面,与之分国而治;若想讨娶一房妻子,国王最美丽聪明公主,即刻下嫁。”

国民为重赏诱惑,目眩神驰,惟一闻仙人住处在大山之上,于是又各心怀畏怖,宝爱性命,不敢冒险应募。

那个时节,波罗蒂长国中,有一女子,名字叫做扇陀。这个女人,长得端正白皙,艳丽非凡;肌肤柔软,如酪如酥,言语清朗,如啭黄鹂。女人既然容华惊人,家中又有巨富千万。

那天听到家下用人说到这种事情,并且好事家人,又凭空虚撰仙人种种骄傲佚事给扇陀听,又因国王赏格,中有公主作为奖赏一条,对于女人,有轻视意思,扇陀心中不平,因此来到王宫门前,应王征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