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太阳旅行社的人串成一条链子,突然成了全部抢车的敌人,彼此挤成一片。

车掌开了门,导游跳上去了,有人抢着上,他便踢。旅行团的人上了全部,才十四个,我紧紧挤在后面,车门尚未关。已经抓住了门边的横杠。

“你不是的,下去——”那个与我有过过节的导游惊见我已踏进了门,便用手来推。

我一把拉住他的前襟,也不往上挤了,死命拖他一起下去,车门外便是人群,人群后面那条疯狂的水。“我们不走,你也别想走——”我大喊着,他怎么挣扎,都不放他的衣服,拚命拉他下水。

“要上来可以,先给五千块。”他吓住了,停了手,车子看见门关不上,也停了。

“要钱可以,先给人上——”我又去推他。“下面的人还不去挡车子。”我叫起来。

人群涌向车头,导游一慌,我跑上了车。

他又跑去挡门,米夏扳住门把,上了一半。“给他上来呀——”我冲去门边帮忙,将那人抵住米夏前胸的膝盖狠命往后一拉。

米夏上了车,我拚命的喘气,眼看前例已开,车头又被挡住了,这一回他们跑不了。

门边的伊达哭叫起来,她就是太细气,还没来得及上,车门砰一声关上了,一个坐在第一排的游客,马上把的那片锁拍一下扣住了。

“走——”导游催着司机,那辆王八蛋巴士,竟然往人群里真压过去。

“疯啦!”我脱下蹦裘,丢在一个空位子上,奔到司机座又去扭打。

“是不是人!上帝惩罚你们下地狱去!是不是基督徒——”我上去拍司机的肩,狂骂起来。

说起宗教,这些人还是被抽了一鞭,他们全是天主教徒——也就是我西语中的基督徒。

“太太,这是旅行团包的车,你不讲理——”“我不讲理?车上全是空位,你们让下面的人泡在水里,眼看路要断了竟然不救,是谁不讲理?”

说着我一溜就跑到门边去开门扣,扣柄开了,门扭在司机旁边控制中,无法打开。

“开门!”我叫着。

“让你上来了还要吵,要怎么样?下去!”导游真生气了,上来双手捉住我就往外推。门开了,这次我拉不住他的衣襟,双臂被他铁钳般的大手掐得死死的。

眼看要被推下车,下面的人抵住我,不给我倒下去。“帮忙呀!”我喊了起来。

便在这时候,车内坐着的一个黑胡子跳了过来,两步便扳上了导游的肩。

“混帐!放开她!”一把将我拉进车。

导游不敢动他的客人,呆在那里。那个大胡子门边站着,车又开动了。

“别开!”一声沉喝,车不敢动了。

“请不要挤!那边抱孩子的夫妇上来!老先生老太太,也请让路给他们先上!”他指挥着。

人潮放开了一条路,上来的夫妇放好两个小孩子在空位上,做母亲的狂亲孩子,细细的低泣着。

另一对白发老夫妇也被送上来了。

伊达、贝蒂全没有上,我拚命在人群里搜索着她们,雨水中人影幢幢,只看见那件绿色的夹克。

“什么我多管闲事,这是闲事吗?你们秘鲁人有没有心肝——”那边那个大胡子推了导游一把,暴喝着。“不要吵啦!快开车吧!”车上其他的客人叫着,没有同情下面的人,只想快快逃走。

“不许开!还可以站人。”我又往司机扑上去。那时车门砰的一下被关上了,车掌最后还踢了挂在门上一个人的前胸。

一个急转弯,车子丢开了乱打着车厢的人群,快速的往积水的公路上奔去。

我不闹了,呆在走道上,这时车内的灯也熄了。“阿平,你坐下来——”米夏什么时候折好了我丢掉的蹦裘,轻轻的在拉我。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很快很开了。那边的大胡子走过来,在我面前的空位子上一靠,长叹口气,也不闹了。

掏出一包半湿的火柴来,发抖的手,怎么样也点不着烟。“请问那里来的?”前面的那人问我。

“中国,台湾,您呢?”我说。

“阿根廷。”他向我要了一只烟,又说:“讲得一口西班牙话嘛!”

“我先生是西班牙人。”

明明是过去的事情,文法上却不知不觉的用现在式。长长的旅途中,头一回与陌生人讲出这句话来,一阵辛酸卡上了喉头。便沉默不说了。

雨水哗哗的打着车厢,车内不再有任何声息,我们的车子过不了已经积水的公路桥,转往另一条小路向古斯各开去。清晨四点钟方才到达吉斯各。

一个一个游客下车,到了我和米夏,导游挡住了路:“一万块!”

“答应过你的,不会赖掉。”

在他手中放下了两张大钞。

“钱,不是人生的全部,这些话难道基督没有告诉过你吗?”我柔和的说。

他头一低,没敢说什么。

“回去好好休息吧!”米夏窘窘的说。

“什么休息,现在去警察局,不迫到他们派车子再去接人,我们能休息吗?”我拖着步子,往警局的方向走过去。注:那一日的大水,失踪六百个老百姓,尸体找到的只有三十五具。

掉在车站的那两百个游客,终被警方载回了古斯各。铁路中断,公路亦完全停了,那些留在玛丘毕丘山区中没有下来的旅人,在我已离开古斯各坐车下山去那斯加的时候,尚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附录飞越纳斯加之线飞越纳斯加之线米夏小型飞机终于从崎岖不平的碎石跑道上起飞了,飞进沙漠的天空,早晨的空气清凉又干爽。我心里在想:“又要飞了。”又飞了,不过,这一趟空中之旅就是不一样。自从三毛和我去年离开台湾,我们曾经飞过千山万水,飞越过成千上万各有悲欢离合的芸芸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