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发现我的父亲在外头可能有个女人时,我甚至非常同情他。因为我们都不是超人,无法让她满意。我的父亲为了家庭和谐,毕竟忍气吞声太久了。”

而茵的母亲,平常连一个荷包蛋也没煎完整过,做菜时总是把不该加在一起的东西煮成大杂烩,煮绿豆时永远没把绿豆先泡过一夜的水。“我喜欢吃这样的东西,”她总是理直气壮地这么说,“这样才营养丰富。”

对于茵来说,她从来不觉得菜中“有妈妈的味道”是温暖的。“我没有怪她,她是个职业妇女。”茵说,“但是我多么希望,她的抱怨能少一点。”

你也许不相信这是个真实的例子,但它是。在大家看来,茵的母亲拥有一切:子女成材、婆婆敦厚、丈夫良善、有地有产。但她的心不知不觉已成黑洞,对别人的抱怨将那个黑洞越挖越深。

她已习惯于抱怨别人。抱怨别人是人际关系中的一颗恶瘤,也使恋爱、婚姻、工作患上癌症,男女其实皆然。而我们,是否也常让抱怨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呢?只是没有茵的母亲严重而已。

不如把抱怨别人的力气拿来抱怨自己,但且不要只是坐而言,请你起而行,先看看自己不完美的地方。

不要为自己的不完美粉饰太平。在找借口前,请看看是否有什么方法可以改进;如果你真正爱自己,不要让自己变成一个不可爱的人,因为抱怨使人窒息,只想逃开。

这样地抱怨自己,会使自己进步;花力气抱怨别人,尤其是自己最亲密的人,只会使他们痛苦。不知不觉间,爱,消磨尽了。且静心想想:我们对亲密的人是否要求得太多?

抱怨绝对不是一种好的沟通方式,虽然抱怨者可以从抱怨中得到某些快感,或从抱怨中同时体恤自己的处境。

但无论再坚固的情链爱锁,都经不起它的再三砍磨!

一个被单下有保龄球大的障碍物也能睡得四脚朝天的妇人是幸福的。

少抱怨,你周围的人会跟你一样快乐。

你必须忘记你曾是个公主,一个有颗豌豆在十二层床单下就睡不着的公主!

心甘情“怨”

一个不会爱自己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学会爱人的。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是这样的,或者说,有很多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个女人,年纪轻轻便走入了婚姻中。

在还没有当母亲的准备时,就喜滋滋地怀了第一个孩子。别人夸她肚皮争气,她也认为如此,心中感到非常幸福。孩子确实增加了她对婚姻的安全感,也使她第一次感到身为一个女人是如此值得快乐而骄傲。

这份骄傲冲淡了她婚姻生活的不满意。她其实对丈夫没耐心听她说话不满意,和婆婆偶有口角,觉得浸泡在柴米油盐中的日常生活无趣。但又似乎非如此不可,因为每个女人都这么做。

她告诉自己,她必须做一个满分的太太。媳妇和母亲,她必须得到所有邻里亲族的称赞。

可是,孩子一个一个出生了,她也一寸一寸地老了,她对自己周遭的抱怨越来越多。她抱怨丈夫的薪水越来越少,孩子越来越不听她的话,婆婆爱挑剔的老毛病从来没有改,公公生病了,一切要她打点。这世界每个人都依靠她,但没人重视她的存在,她的话对他们而言是空气,而这些“忘恩负义”的人,只有在洗衣、烧饭、要零用钱。看病要人陪水管不通时才想到她……

你们利用我!

终于有一天,她的心中发出了这样的咆哮。她看见自己辛勤的结果只换来大家的不重视,看见儿子宁听女友的话,却把自己的话当做耳边风,自己实在无法平衡。她想到自己省吃俭用,连一件衣服也舍不得买,而媳妇和儿子每隔半年就出国旅游,心中的气就忍不住摆在脸上。最严重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有了外遇……他跟她说,放了我吧,我跟你在一起并不快乐……

不快乐?怎么可能不快乐?她牺牲了这么多,他们怎么会不快乐?怎么可以不快乐?

这样的例子其实不少。是的,现在的女人,这一代或上一代都有之,看来心甘情愿地奉献给家庭、给她的男人,但事实上,她们却是心甘情“怨”。

严重一点的,像社会版上常有的新闻:带着两个稚龄的孩子在丈夫有外遇后,开瓦斯自杀;轻微的,成了一个每天面带愁容的妇人,对一切抱怨。挑剔……后者并没有比前者不惨痛。

我看过一些这样的母亲,她们的一生确实奉献牺牲,但在她们认为没有得到相当报偿时,她们的牺牲转换成抱怨,自己不快乐,家人也得不到什么。累得一家人和她一同活在愁云惨雾中。

台湾有很多心甘情“怨”的女人——除了上述奉献了一生的母亲外,许多女人都有相当深的“民族潜意识”,她们认为应该牺牲的是自己,身为女人,必须委曲求全。

委屈如能求全固然是好的,但如委屈还不能求全,就实在不必委屈,你的委屈并没有人真正受益。

人和人之间,若要好好相处,谁没有一点委屈?可是如果你要吃下这委屈,必得是心甘情愿,得忘记自己的委屈才行。

多一点珍惜给自己,会少一点埋怨。亲人爱人和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但并不是密不可分,在共同依赖的生活中,我们仍得学习,如何拨时间给自己,如何自己爱自己。

一个不会爱自己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学会爱人的。

心理学者布里安·罗宾森(BryanRobinson)是这么说的:“如果自己的心理不健全,对别人也是只有百害而无一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