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他是否在短短的交往之后就催促你给他承诺?

7.他会无缘无故猜忌?

8.他试图孤立你,使你亲友全无?

9.他的自我评价混淆不清,在自卑与自大间徘徊不定?

10.他是否脾气暴躁,经不起任何挫败?

可惜,恋爱常常是盲目的。在爱情中,女人常不自觉地想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对于没有朋友的男人最是心生怜悯,并将男人无缘无故的猜忌,解释为“他在乎我”。

如此夫复何言?自由恋爱中,爱上了一个人,是否还拥有自由?对现代人来说,这常是一场获胜率不高的赌博。

不安全感,真棒!

有人因为没有安全感而急着结婚。

结了婚后,幸运的人,从此获得了安全感。

不幸的有两种:一种是使得原本有安全感的人变得不安全。另一种是,遇到一个同样没有安全感的人,更加没安全感,双倍的不安全感压在肩膀上。

有了孩子后,无辜的孩子更会面临父母双倍的不安全感。

安全感很微妙,但人人都需要安全感。其实安定的力量,必须来自你的心灵深处,才是真正的安全。

外在关系未固定时的不安全感,不必害怕,你可以壮着胆子拥抱它。

恋爱之所以美丽,不正因为它隐含着一份“不安全感”吗?让你像一个探险家,急着想看到过去看不见的美景。

未知的东西,都给我们不安全感。一切已知,则趣味可能随不安全感消失。

我把自己放在寂静中,不知从何时开始,片刻的寂静成为最美妙的音乐,而大半时间的孤独是人生中最后的洁癖。

多年来渐渐拉拉杂杂地摸索出自己。对自己的存在,不再有那么多忧心和恐惧。

◆发现写稿时最佳伙伴是派克的rollingball笔。

◆正式场合时还是要穿名牌衣服;不出错的总是长及足踝的雪纺裙子;穿白衬衫蓝牛仔裤还能顾影自怜,是一种幸福。

◆发现人类能否相处,靠的是微妙的磁场问题,而世上只有三种:相斥,相吸,或既相斥又不得不相吸。最后一种,是生死冤家,是劫是缘,如人饮水,若一朝能相离,其实该额手称庆,债务已了,没什么好可惜。

◆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留着也是无益。

◆发现没有一件事值得争辩,同意可,不同意无不可。没有一个人必须被说服,每一颗心有它自己的路。沉默是尊重,也是自尊。

◆最简单的食物滋味深长。

◆好朋友知道如何相忘于江湖,不会隔三差五时来打探你到底好不好,你说好,他却不信。

◆远离笨女人和烂男人,以确保安全。

◆发现自己讨厌聊天,说话费力气,听话没有耐心,喜独自吃饭,一个人混得很好。

◆乳酪蛋糕、冷熏鲑鱼和生牛肉片、白鲟鱼鱼子酱,天下美味。

◆像我这样的人永远不必等。

◆见生人仍害羞,当再多年记者也于事无补。

◆过去从无人生规划,将来亦不必有之。目标越明确,挫折感越大。

◆仍然热爱迪斯尼乐园,只是在乘坐SpaceMountain(过山车)时不再觉得惊险刺激。

◆发现人与人间,甚或爱人与爱人间,信任的价值还高于爱不爱的问题。

这是我坐在洛杉矶的意大利餐厅里,对着一杯冰柠檬茶,归纳过去的日子里种种无聊的想法。

即使在旅游时,我也喜欢哪儿都不去。真正的旅行,不是惊心动魄的外在风光,是浏览内心风景。

其实,我一直在旅行,寂静是一艘船,孤独是火车,缓缓驶向不知名的远方,没有国度,没有边界;敞开的心灵是一本畅通无阻的护照,笔,大约等于旅行支票。

一直在旅行。

旅行中最衷心感谢的是陌生人的仁慈,最兴味盎然的是,发现自己多年的“发现”是个大错误。

所有的发现都会改变,想象中的条条大路,都可能突然转弯。预期什么都不必要。于是梦想和幻想渐渐淡了,我没有轨道的火车,如同一尾悠游的鱼,在未知的珊瑚礁与水草中穿梭。真正的旅游是人生的旅游,带着随时准备接受惊喜的心脏,享用一种名叫不安全感的盛餐。

有不安全感吗?我觉得很棒。很多女人会告诉男人:“我没有安全感,失去你我会很孤独……”从前我会,现在,我不会。

这几年来,出国旅行时几乎没有带过相机,照片显得多余。时与地的记忆对我来说变得不重要。回家之后,风景脱胎换骨,只剩下故事,像仙女魔棒挥洒下的点点金粉,贮存在寂静之中,再次翻索,已无迹无形,剩下无声无息的音乐。

不安全感很棒!就看你是否能享受它。

第十五章订做他并不难

没有任何人是为他人量身打造的,上帝都做不出justmake的两个人,你想在认识他之后,把他“创造”成你要的样子,当然不可能。

人在幼年时期,大部分会形成日后人格的因素都已具规模,到二十岁之后,不要企求他为了爱情做急转弯。

不少男子在追求一个心仪的女人时,口口声声说:“我会为你做任何改变,相信我!”当时,他确实相信自己能海枯石烂地遵守种种承诺,但时日一久,诸事随风而逝,“我还是原来的我”。

有一个实在没办法再为女友改变什么,最后选择什么都不要改变的男子,曾经如此撰文自嘲:“自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直至山穷水尽无路可逃,始悟喘口气歇息之重要,不如逃之夭夭!”

不要责怪男人,女人过了二十岁之后,也是“万变不离其宗”。两人本质上能相符最好,若有龃龉,不如尊重对方,婚姻爱情又不是牙齿矫正器,“沟通”也不是万般皆能的牙医师——何况,上牙科诊所的感觉,总不是很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