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时都耻于言利,离婚时候谈不拢的都是钱。我们为什么鼓励自己表里不如一?

记得女孩子中一直流传着一个问题:爱情和面包,你要哪一个?

这个问题跟有些女孩子会问“如果我和你妈一起掉进水里,你会救谁”一样愚不可及!为什么一定要二选一?很多问题,同鱼与熊掌无关。

在恋爱中,金钱观的沟通是很重要的。有共通的金钱观,或在理财上能截长补短,互相合作,才有可能做持久的情人。

还有,在没结婚前,就要协调这个观念,等已成结发才互不相让,只会徒增困扰。

已决定将来共同生活,才可以有同一本账本。如果认识未清,切记“亲兄弟,明算账”。

别帮男朋友保管存款簿!就是帮他保管了,也别客气。

所以我说,爱情第一,钱不可不要。金钱是工具,不受应该寻找一个互补的人吗?

制于工具,但要重视这个工具!

应该寻找一个互补的人吗?

五年前,他是一个温文儒雅、沉默寡言的书生型男子。

她,则是活泼好动、很有人缘的女孩子,长得很甜美,一见人就笑,人人都喜欢她,叫她开心果,追她的人不计其数。

所以,当她决定跟他谈恋爱时,每个人都跌破眼镜。而她则以无比的毅力,等待他当完兵,男朋友仍然只有他一个人。然后,在众人祝福下步入礼堂。

故事很完美地收场。

五年后。

某一天早上,两人的对话是这样的:

“今天陈太太约我们去打网球,你每次都三推四拖,这一次该去了吧?”

“我又不会打,去干什么?”

“叫你学,你每次都不学。为我做点事那么痛苦吗?”

“喂,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为你做的事还不够多?你干吗做什么都强迫我?我好不容易有个星期天,可以在家里休息一下,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女人一腔热血被泼了冷水,非常不高兴。“人家夫妻做什么都在一起,只有我参加什么活动都要自己去!家里什么问题都是我在解决,你活在这里跟幽灵一样!陈太太每次都问,你们夫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出去应酬!”

“那些三姑六婆的话可以听吗?我又不是没和你出去过?无聊死了。”

“你也可以和先生们聊天呀?”

‘哪些人更是市侩无趣,讲的话一点营养也没有。”

“你不要那么瞧不起人。他们也瞧不起你,说你是穷酸教书匠!”

现在换先生火大了。

男人疑惑,为什么她是别人的开心果,在他面前却只会惹他不开心?

女人也疑惑,他老是阴郁着一张脸,她到底欠他什么债?

你想寻找一个个性相似的人还是互补的人?

根据我在全省各大专院校演讲时所做的调查,竟有70%的人想寻找个性互补的人,只有30%想找的是个性相似的人。

“截长补短。”男孩子和女孩子们都一样简单利落地回答。

截长补短的理论和柏拉图的爱情学说暗合。根据柏拉图的说法,相配的一男一女各只是一半,这一半来世上寻找另一半,互补缺口,直到找到对方,两个人才完整凑合成一个圆,从此人生无缺憾。

不可否认,和你互补的人,很容易引起你的注意。引起你注意的原因,第一是因为新鲜感。他的世界如此令你好奇,他的行径在你的生命里激起无数浪花……所以教养甚佳的大家闺秀会爱上流氓,千金小姐会不顾一切地跟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私奔——二十年前流行的黑白电影常常出现如此动人的情节。以上是门第上的互补。在门当户对观念瓦解后,现代的人往往寻找在个性上互补的对象。

个性上乐观开朗的人爱上没事就忧郁的小生,娇柔的小女人爱上霸气大男人,性喜应酬的女人爱上孤僻的男子,喜欢户外运动的男人爱上足不出户的女人……

开始时非常新鲜有趣,每个人都愿意为爱情牺牲一切,迁就对方,迎合对方旧子一久,恐怕就须面临“弹性疲乏”的问题。然后,文静的女孩在经过岁月磨洗后,变成整日在家里打麻将的妇人,丈夫在外天天“户外运动”,肚子两旁的“游泳圈”有增无减,原来是有了早妻或午妻;昔日忧郁的男人更加忧郁,对别人的女人抱怨太大无法看透他的心,善于周旋者发现那个不爱应酬的人越来越带不出去……

如果你看过李察·吉尔和莎朗·斯通演的《致命交叉点》,你应该很容易嗅出问题在哪里。浪漫又有点孤僻的先生遇上一丝不苟又善于公关的太太,创造出婚姻的死棋。

片中最有趣的是那一幕:新婚期间两人一起到丈母娘家参加宴会,先生不习惯下头吵杂,想到楼上房间休息一下。太太关心地赶来问,你不舒服吗?他们正催我们下去呢!

男人看见盛装的太太如此性感撩人,于是,向她求欢。

太太发挥她的公关个性——让大家满意,当然没有拒绝先生,虽然她真正感兴趣的是楼下的人群,可能有一桩生意可以在此时先打下良好基础。

所以她勉强做了折衷选择。“不要脱掉我的衣服,那很容易弄皱,我自己来!”于是,她以坐式爬到先生的身上,在男人发出愉快的呻吟时,她想的还是楼下的生意,还有,会不会有人此时发现他们在做什么,不太好意思……

一分钟后,她匆匆忙忙地说,好了,好了,我要下去了。待会儿见,你一定要下来哟。

她虽然配合他的需要,却徒然使他得到巨大的沮丧感。她不了解他的浪漫,只把他当成做爱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