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母鹿的暴毙当然是比较夸张的例子。

其实,哺乳动物听到不悦耳的声音都会产生紧张的反应。人为万物之灵,对不悦耳的声音更加敏感。

几乎每个算命先生都会说:声音粗哑不悦耳的女人,命一定不好。同理可证,男人也不爱声音难听的女人。

年轻女孩的声音即使天生低沉,对男人说话,大部分都含有“欲语还羞”的温文。

但这种温文常在相处过程中变质。

有个生活过得一向平顺的男子,发现自己越来越有从婚姻中逃走的念头,别人问他,什么是你无法忍受的?他想了很久,想不出来老婆到底哪一点不好,为什么他根本不想与她共处一室。难道真的是弹性疲乏?他开始强迫自己去找出他越来越不能适应的地方。某一个星期天早上,他被一种声音吵醒,才发现症结所在。

老婆在后院洗衣服,正与隔壁太太聊天聊得高兴。她们两个人都放大嗓门畅所欲言,两个人的声音加起来,比洗衣槽的杂音还大,好像一群乌鸦展翅,在他家屋顶盘旋。

他发现他不能忍受的原来是她的声音。两人大学毕业便结了婚,他是公务员,她则在学校任教。这一年来,她被派去带领排球校队,不知不觉间,声音因嘶吼而变得吵哑,且常不自觉拉开大嗓门,即使说的是体己话,也像在运动场上咆哮,渐渐和隔壁家太太原本就粗哑洪亮的声音难分轩轾。

这种声音使他想逃走。

他是个理智的人,马上心平气和地与老婆讨论症结。他太太也很惊讶地发现,自己谈话的语调音色怎么全变了样?在他体贴的诱导下,她同意尽量维持原来的声音。

音变有时候会导致婚变。还是小姐的时候,女人多半懂得轻声细语,谈恋爱时,更不自觉地染上嗲里嗲气。一旦成为妇人,大概只有百分之五十,能在生活的压力下继续维持不温不火的脾气,慢条斯理地说话。

脾气一坏,顿觉处处皆可骂,声音于是变粗;说什么老公孩子都不听,只好一念再念三咆哮,嗓门没办法不变大。

女人声音的改变不只发生在婚后,对热恋中的男友和爱情长跑很久的男友,用的也是不同的音调。男人当然也有类似的转变,随着热情递减,声音中不耐烦的程度提高。

许多人没有发现声音的奥妙。其实耳朵是人类接收感情的敏锐器官,过去视觉媒体不发达的时代,许多声音甜美的广播人总有成群的仰慕者排队,甚至有“不见一面心不死”的追求者,可以为证。

我有一个朋友,对别人说话的声音特别敏感,她家楼下分明有一家经济实惠的餐厅,她却从不愿意在那一家用餐:“那个老板娘的声音,让我吃不下饭。”

“菜能吃就好,你还管她声音好不好,未免太挑剔。”我笑道。她却说:“声音不悦耳,又太爱说话,我跟你打赌,她的声音会影响我的食欲,也一定会影响她的生意。”

果然,三个月内,食客渐稀,声音不好听又爱大声说话的老板娘,只好永久打烊。

记得《无量寿经》有一句话:“和颜爱语。”初识此句,不禁沉迷于它的美。欢愉平和的神色,加上款款向情人倾诉的声音,谁能不动情?古人用“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形容美人,到底只偏于视觉印象,哪如用“和颜爱语”生灵活现?

一个真正美丽的女子,岂能不懂和颜爱语?且不要让时光消磨去轻声曼语及和悦表情,则情爱长在。

第十三章行为开放,观念保守

在许多媒体上,我们会看见不少公众人物,在谈及婚姻爱情观时自称:“观念开放,行为保守。”

近几年来,许多年轻女孩也以自诩“观念开放,行为保守”为荣。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依我看来,现代女性的最大问题,是“行为开放,观念保守”,做爱都做了,才拼命想:我这样爱你到底对不对?

有人非常轻易地和认识不深的男人上床,第二天早上或事毕后,哭丧着脸说:你要为我负责。不管付给对方的是第几度贞操,一定坚持自己吃亏,有理由向他索求道德上的赔偿。

我曾经在一个广播节目中收到一个女性听众的来信,署名为“二十六岁的我”。信中字字泣血,读完此信,若没有一点同情心理,可能枉为女人。内容如是:她和男友同居三年,除了自己负担所有经济压力外,无怨无尤地为他烧饭。洗衣、处理大小麻烦,除了生孩子外,他什么都让她做,三年间,她为他拿过四次小孩!而她屡屡要求婚姻之名,他却迟迟不肯承诺。最近,男人对她拳打脚踢,她百般忍受不打紧,最让她无法原谅的是,男人竟有了新欢,想要叫她离开!

多年的努力就这样付诸流水吗?她问。

我为他所做的难道挣不到一个“妻子”的名称?她怨。午夜梦回时,我常常看见那些没头没脚的弃婴对我哭哭啼啼……我的心里充满罪恶感。她说。

像我这样一个有历史的女人,除了跟他,还能跟谁?我完全没有勇气面对明天……端正的字迹哀伤地留下一连串问句。

同情归同情。她中的确实是“行为开放,观念保守”的毒,下毒的人,是她自己。至于她为什么对自己下这种毒,可能要怪我们的社会教育,从来没教女人怎么保护自己,只告诉她们,这个要避免,那个不可以。

我们首先要问的是:为什么她不肯做好避孕措施,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自己,拿掉四个孩子?

类似的问题,我问过一个为男友连续拿掉两个小孩的二十岁女孩,她振振有辞地说:男友不肯用保险套,因为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