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当然很多。每一桩婚姻都是个人的独特事业,“凑合”的方式殊异,人人经营方法也不同,没有什么通则可循。

踏上婚姻路的第一步,你当然已经成竹在胸:无论未来有多少险阻,你愿与他相携相扶共度;婚姻路上跌倒的人虽然多,但你仍坚信,自己和他会走得很好。

是的,自信是成功的第一步。古今中外,屡试不爽。

但除了自信之外,最好还是要有一点“自弃”。现代美满婚姻难为,绝不好归咎于现代女性自信太多(嘿,那是食古不化的父权时代说法,自认为赶得上时代的女性,请不要杀自己威风,人云亦云),反而是因她们自信不足,不了解自己的真正需求,未认清自己的主张,也不放弃一些因循苟且的坏习性,因而使甜蜜家庭的气氛变得似一摊浑水。

身为现代女子,你已满载许多,是必须要放弃一些的。

放弃什么呢?丢掉自古有之、且几乎所有女人都酷爱的一套“婚姻比较学”。女人在潜意识上,似乎常在找寻同侪认同,不断比较,且乐此不疲,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而不在乎“到底我怎么做会比较好”。且让我们自问:是不是把自己的眼睛与嘴巴放在别人的身上,而忽略了最重要的自己和与自己最亲的人的感受?

从小我们就活在层层的比较中。阿美数学考九十九分,神气什么,下次我要考一百;阿珠的爸爸开的是BMW的车,我也希望爸爸买一部跟他比美;小丽的男朋友是医生,看她,她长得那么难看,一点也不如我,她也配?阿兰二十二岁和某小开订婚,自己心中暗叫不好,唉呀呀,我也得赶快嫁出去……

在婚姻之中,很多自诩为现代人的女性也逃不过“婚姻比较学”:

——“喂,莉莉的先生负责擦地板,你能不能勤快一些?”“人家的先生已经是主任了,你还在满地爬……”

——“我的死党度蜜月到夏威夷去,我们要去哪里?”“膨湖?多么没面子!”

——“大呆,你多学学人家,看人家老公好体贴哟……”“你应该陪我逛街、看电影,冷落娇妻是不应该的!”

有意无意的一句话,其实都会让亲爱的他不是滋味,难保有一天不会火山爆发。

没有人喜欢被比较,没有人会在比较中永远占优势。每个人有它的优缺点,每个婚姻亦然。法国小说家杜拉斯曾说:“假如要爱,就该接受爱的全部。”

换成婚姻,我们也必须这样说:“假如要结婚,就该接受婚姻的全部。”一切可能的美丽与丑恶。成长甚至幻灭,全部的全部。

对喜欢比较的女人而言,说不出口的永远比说得出口的更多。无数的小分子在心中藏久了便成伤害婚姻的毒蛇,不时会出来猛咬一口。暗中比较自己的房子与别人的房子、自己先生的职位与别人先生的职位、自己的孩子与别人的孩子……无所不比!

有人笑说,昔日婚前风度翩翩的清纯少女就是在这样的比较中沦陷的。曾几何时,揽镜自照,你已成庸俗不堪的妇人。小心,小心。

比较中没有输赢,所得出的结果不外是小小的自满或大大的自卑。这两者对婚姻都是深入骨髓的伤害,只有积贮他的怨愤或让人讶然看见你吐出妒忌的毒液,所以自苦,也惹得别人痛苦。

同时,我们遗忘了自己的婚姻。太在乎别人,便相对遗忘了自己。失去了自己的真正想法之后,再受何等高等教育的女性都像《红楼梦》中贾宝玉所形容的一样,从水化做了泥。

也许你会发现一种情况:你不比人家,人家偏要来比你,这个世界舌头比手和脑袋灵活的人多的是。

惟一的应对法则,便是置之不理。若有人硬要没事找事地来和你一较长短,只好不理,不要同她一般见识。因为,婚姻是不能比较的。专家说归专家说,别人说归别人说,当事人甘之如饴就好。它,不只有一种形式。

有人说:“婚姻好比琢玉,比的不是谁的玉好,而是谁花的心思多,谁的雕工独到。”且记得,雕王也要顺着玉性。人性如玉性,绝大部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掌握玉的本质,配合良工,才能做一件精品。

婚姻,自己觉得好就好,没有“因为别人那样,所以我也要那样”的道理。

不比较,天高海阔,快乐许多,你绝对可以有自己的婚姻方程式!

第十二章离开爱情监狱

有些人喜欢住在爱情监狱里,像蜗牛必须将软软的身体放进硬壳子里。

这是第一种爱情监狱。坚持自己的身体不能出来照到阳光,非常柔弱,非得要那个习以为常的硬壳子不可。

还有第二种爱情监狱。这一种人,强迫他爱的人住进他想象中的硬壳子里。终其一生,只要他还爱这个人,这个倒霉鬼就不得自由。

有些人把这样的情况看成“专一不渝”,以为非得好好看紧自己或爱人,爱情才不会变质,才能永垂不朽。

我认识不少这样的女人:当她的先生或情人不在她身边时,她就拼命打电话查问。也看过这样的男人:当他的女友必须因公出差到海外时,他不辞辛劳每天追踪。有的人每天给国外的人打通电话是怕她寂寞,但这种人不是,他怕她在外图谋不轨。

某一次,我跟他的女友一起出国。他打电话去时,恰巧饭店的人送RoomService(饭店的送餐服务)进来。而那个侍者碰巧是男人。

“有男人在你房间里?”他的语气马上变成调查员。

女人解释道,是饭店的侍者。他不相信。因为他怀疑她很久了,只是一直抓不到证据。即使看不到证据,他的怀疑仍与日俱增。因为他发现,女友每次从外国回来都很快乐,比待在他身边快乐,而和他相处得越久,不耐烦一定成等比级数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