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在乎,”男人拥抱着她,拼命地亲吻她,像捡回一只失去的小羊的牧人,“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有你,我心满意足。”

她因为将过去向“良人”交待而觉得身上的重量轻了很多。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他并不是真的不在乎。他当时可能真的不在乎,在订婚后,却越想越在乎,常常不自觉地以言语讥刺她“经验丰富”。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当她怀有第一个孩子,喜滋滋地告诉他时,他竟然一脸木然地问:“你确定那是我的吗?”

她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后来他虽然认了账,道了歉将她迎入洞房,但婚后,疑心病不改,常常有意无意地问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句子。有一次,她提议要做室内装潢,和他讨论两人各出多少钱,他竟然说:“你不是有个前男友做室内设计,凭你们的交情,叫他来免费服务不行吗?”

她气得脸色发白,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她的男人并不是真的有雅量。

后来,他常常出去喝酒,她一吵闹,他也会以此为借口回嘴,说:“大家互相放一马行不行?”

非常恶劣,可不是?但是,人人都有翻旧账的本能。修养好到不翻旧账的人,如今确是稀有动物。

如果你坚持向另一半坦白,等于是在和人性的弱点作战。坦白,不一定好,有人说,亲密爱人或夫妻之间,应该无话不说,事实上,一定得看情况,有些事,千万别大嘴巴。

我曾听一个自称家庭与情场兼顾的“老”手大言不惭地说,他维系恋爱与众多女友的要诀是:“除非你亲手捉到,否则我死不承认。”

其行为不足取,但确实懂人性的奥妙。这不是说谎,只是不说而已。善意的谎言也比粗糙的真实好。

有一个朋友,在新婚之夜时,发现她貌似老实的先生其实很“熟练”,于是她忍不住问:“老实说,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她的先生矢口否认:“没有,我对天发誓,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她虽半信半疑,也不能翻旧账,破坏气氛。事后,她理智地对他的“不认账”表示感激。万一他说了,像她这么一个醋劲大的人,闲时没事,脑袋一定像个磨坊,磨呀磨,整日在为他的“不法情事”苦恼不已。无迹可寻,对两人来说,都是福。善意的谎言,其实很善体人意。

第十章看似多情,其实无爱

谈恋爱最糟糕的一种结局,不是分手,而是受骗。

这里所说的受骗,不是一般女孩子挂在口头上的“你欺骗我的感情”这样的广义的上当受骗,而是指真的骗财骗色。

这种故事几十年前就发生过,每年的社会版总有几个故事,只是最近的故事更耸人听闻。不久前一个为财杀女友的案子是这样的: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被杀了,警方传讯后发现,凶手是她的男友。两人交往已有数年,女方一直有正当工作,而男方一直是无业游民。女方因为年纪已过三十,实在想有个家,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男方要求结婚;男方不肯,女方就大吵大闹,言语中常常讥刺男方吃软饭的事实;男方想要分手,却又舍不得放弃这只肥羊,向女方要一大笔钱“周转”,女方不依,男方就干脆把她杀了,为了灭迹,还将她毁容。

毛骨悚然,不是吗?一个人竟然会对枕边人下这种毒手!我们的第一个反应都是叹道“惨绝人寰”。如果我问你,你的亲密爱人可能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吗?马上摇头说“不可能”的你是幸福的,但是,请问这个被害人,她生前可想到有这种情况?她难道不知道这个男人可能丧心病狂吗?

我想,她一定可以嗅出危险的端倪,只是,基于某种理由,她不肯承认也不肯放弃这个男人,甚至还要求和他结婚。

他没有骗她,从各种行为都可以看出,他是个坏胚子,是她骗了自己。她在欺骗自己,还有希望,只要她对他够好,她可以改变他,也许结婚后他就变好了……在任何恶劣的状况下,我们会如此对自己“励志”。

很多女会计为男友卷款逃跑,很多男人当了火山孝子还不相信她会耍他(这种状况现在已经比较少了),都是因为自己欺骗自己。自欺,所以不肯觉醒。

但是,怎样能避免自欺呢?似乎很难,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爱情里本来就含有自欺的成分。

美国心理学家StevenCarter和JuliaSokol曾做出一个有趣的表,她们表示,第一次约会可能可以为你提供他往后十年行为模式的线索,如果你们继续来往的话。据她们研究,有以下行为的男人,可能不是好男人:

1.任何善于跟女侍者调情的男人。

2.任何迟到十分钟以上的男人。

3.根本不打算付全部餐费的男人。

4.约你吃晚餐,却没钱付账的男人。

5.改变桌次及菜单超过一次以上的男人。

6.任何困餐巾像围兜的男人。

7.任何对传者不客气的男人。

8.任何一个想操纵你吃什么的男人。

9.任何一个眼睛只盯着他的食物的男人。

10.任何一个不愿意谈论自己的男人。

这个表只能做趣味性的参考,因为,陶醉在爱中的女人,很难不自欺。只要不骗自己骗得太厉害就可以。

不愿懊恼,宁愿心伤

有个朋友年近三十,个性活泼,有一次心血来潮,去参加红娘之友的活动。我问他可有欣赏对象。

他开玩笑地说,他对这次女孩的“外在美”很失望。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赏心悦目且气质一流的女子,他便很现实地趋向前去,才聊几句话,那女孩即腼腆地对他微笑:“我看你蛮年轻的,你一定还没三十岁吧?”查证之下,她大他足足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