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么聪明,不会考不上的。”言下之意,怪我乌鸦嘴。

我不免替她捏一把冷汗。这一个女孩正为自己的爱情设下一个“终止条件”,而她竟不自知。

过了两年,她写信给我,信中痛苦地表示,男友确实考上台大,但也跟一个台大的女孩跑了。“人家说台大无美女,那个女孩子长得也不好看,对他也不温柔,他为什么要对不起我?如果不是我逼他,他才上不了台大……”

满纸愤世嫉俗之言,却叫人无法同情她。

你也许没有要求男朋友一定要考上台大,但你要求他的可能更多。更客观——你要他比别人的男朋友都强,处处在比较,处处在要求,惟一忘记的是,要求自己。你的心中已有一个“理想情人”的模型,当已接受他为男友时,还处处要帮他戳印。这个理想情人的模型,只是让现实情人饱受折磨而已。

所以,别爱理想情人!

痴情会有问题

一生只爱一个人,是很美的一件事,但不必强求,不必当死顽固。

谈恋爱要用心,也可以痴心,但不能过分痴情。

痴情是有条件的。

第一个要件是,你痴情的对象必须爱你,否则你的痴情对他而言只是灾难。

第二个要件是,即使他确实爱你,你也不可以有过分痴情的行为,比如说,紧迫盯人。死缠不放、情话绵绵不休——达到成为他办公室公害的地步。也就是说,你的痴情必须是建设性的,不能是迫害性的。

第三是,万一有朝一日他辜负你的痴情,你可不能采取报复举动,他有权利辜负你的痴情。

以上的心理准备你有吗?如果没有,痴情就会有问题。

很多人误解痴情的意思。别人明明已经觉得你很烦,但你还一往情深,这种不太健康的痴情,其实只是一种占有痛,也属于爱情的歇斯底里症。就像一个疯狂的收藏家,看上了一个稀世珍品,非弄到手不可。这种例子很多,我念大学时就有一个血淋淋的例子。有一个大四的学姐在家教返宿舍途中被烧死了,凶手是她过去的男友,这个痴情男人在当完兵回来后,发现女朋友无心再续前缘,百般要求,她仍不为所动,他就干脆一把火把她烧死了。

在被捕的时候,他还口口声声地说:“我爱她呀,我爱她……”我爱她,她为什么可以不爱我,是大部分痴情男女解不开的疑问。虽然我们都知道,爱情是不能勉强的,但是我们常常毅力十足地影响别人。

成语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但这一句话在爱情上不一定适用,你的努力,不一定有报偿。

痴情是一种优良的爱情品格,在这种爱情混乱,人们只懂得做爱,不再专心谈情说爱时,确实难能可贵,但是,确实要遵守理性法则。我问过一个二十出头的新新人类,她对痴情的看法是:“太累了。”

有痴情男子或痴情女子守候是一种幸福,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但“龙袍加身”的人,未必喜欢这种恩赐。现代人所能负荷的感情重量有限,没有人希望感情变成生活的重担。

不久前也有一件新闻,一位太太溺水,先生在情急之下,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泳技等于零,马上跳下水去救人,结果太太没有事,他自己却溺死了。我的记者朋友打电话调查男性民众对此事的反应,得到出人意外的答案,竟全是:他实在不该不估量自己的实力便贸然行事!没有人感动于这种“舍己救人”的真情。朋友感慨地说,现代人已经没有尾生抱柱的情怀了(注:尾生与人相约于桥下,洪水至而友人未至,尾生抱柱而死,朋友一到,也自我了断,这就是民间七爷八爷的由来)。

现代人也许人情淡薄,但往好处看,也许有时不会造成无谓的牺牲——如果那个先生不急着跳下去,他们现在仍有美满家庭,不是吗?

上床是必需?

先有爱才能有性,是很多女人谈恋爱前的坚持。

不久前,有个表演艺术工作者在台中做了一次“创举”,把过路女子吓得纷纷走避。他肩上背着布条,手里散发传单,口里还喃喃自语,写的讲的都是:和我做爱好吗?

不久后,即有警察取缔,差点以“妨害风化罪”移送法办。

据该“艺术家”表示,他想借此“表演艺术”抒发“性压抑”。

这只是一个闹剧。不过,我觉得它很有趣。他在告诉所有的人上床之必需。大家不敢说出自己的性压抑,他敢讲,而且还敢表演,多少叫人反省:你是不是受到性压抑?

据性心理学家表示,日常生活中,有些人莫名其妙地焦虑。忧愁、易怒或心理不平衡,都可能来自“性压抑”。也许你觉得性不重要,但它属生物之必需,在这一方面得不到满足,必然会制造问题。

领导心灵革命的奥修大师也曾表示:99%的精神官能症与性压抑有关,女人98%的歇斯底里行为也导因于性得不到满足。

姑且不论你相不相信“性压抑”问题有这么严重,它确是现代人的一大隐藏性忧虑。

你越想压抑,问题越多。

去演讲时,现在的大专院校学生会问:“可不可以有婚前性行为?”

道德家会告诉他们:“不可以。”

也有些长辈会跟女同学说:“吃亏的总是你。”

我总是告诉发问的人:“可不可以是你自己的判断,但是,预防重于治疗。”

同学们总是会心一笑。事实上,大专学生的同居现象已经非常普遍。你告诉他们不可以,只是故意忽视问题,徒然为已经有婚前性行为的人——尤其是女孩,平添不必要的罪恶感,在她们心中酿成精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