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把他杀掉,为什么不离婚呢?

我们这些置身事外。自以为相当理性的现代人会这么问。

综上所述,每个人都有害怕离婚的情结,潜意识认为离婚另外代表着某些意思。在谋生上无依无靠的女人更认为它是个人全面性的破产。但除此心理上的因素之外,我们也必须苛责一下现代的法律,是的,它确实像邱彰律师所一再强调的,对女性的保障并不周全。

从邓如雯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台湾妇女身上所笼罩的阴影。她在十五岁时受一个男人强暴,怀有身孕而不敢讲,生下孩子后,只好决定嫁给强暴她的男人。婚姻并未结束她的噩梦,相反的,她的噩梦才开始。这个男人让她每天生活在拳打脚踢的生活中,吊打她父亲,强暴她的母亲和妹妹,扬言杀她全家,而在七年婚姻中她还生下另一个孩子,最后她在忍无可忍之下,杀了这个男人。

阉夫案和杀夫案相同点很多。罗瑞娜生长在一个泛道德的传统家庭,而邓如雯更惨的是,她生活在一个泛道德的传统社会。

她的人生错误是别人为她累积而成的。其实,过去大部分的台湾女孩也受一样的教育长大:

l.对性无知——怀孕了不知如何处理,因为害怕被耻笑或责骂,所以在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时,还想将事实隐瞒。

2.处女情结——你的第一个男人必须是你的丈夫,邓如雯于是在这种压力下嫁给了强暴犯。

3.嫁给一个人以后就认命——这话出自邓如雯的口中。但不仅她一个人认命,奇怪的是,连她的家人也一起认命!全家生活在这个连续不断的梦魔里已经七年!如果不是邓氏家族有受虐待狂,就是台湾的警力完全不受重视,无以保护一家人免于暴徒的氵㸒威。

4.劝合不劝离——我们当然不鼓励离婚,但在邓女的状态(婚前同居时已有多次暴力行为,且累及家人),所谓“地方人士”竟然还协调邓女嫁给这个暴徒,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看在孩子分上,还是忍下去吧”,这种观念存在于许多受婚姻暴力折磨的女人心中。她们迟迟不求去,实在是因为心里长了这条鞭子,使她们忍受了许多苦楚,却还坚强地认命!

“看在孩子分上维系婚姻,迟早会看走孩子,”阿诺·拉查若斯博士这么归纳,“一旦孩子成为婚姻的主要力量时,父母往往会忽略孩子的感情需求……”这种婚姻中的虚伪,反而创造了许多孩子成长的梦魔。

总而言之,我们不是对婚姻期待过高,就是希望借着婚姻改变另一半,这些“救援幻想症”使许多人在痛苦中挣扎多年,不是将希望放在明天,就是将希望放在下一代……不肯面对问题,使婚姻雪上加霜,一边心甘,一边情“怨”,终究有更多杀夫阉夫案会发生,天下男人请小心了!

他变成电视鳏夫了吗?

有一位记者朋友,上班时,她母亲打电话来,把她骂得狗血淋头。大家看她愁眉苦脸,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她母亲昨天为了喝喜酒,错过琼瑶连续剧,先前叮咛自己的女儿录下来,女儿一时忘了,简直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养你这么大,也没要你报答,连这种小事你都不为我做?你是记者,怎么不想想办法?走后门也要让我看到……否则你就是不孝!”

我这位记者朋友只好求助于影剧记者,请她“走后门”到某台去租借一卷,才平息了母亲的怒气。

不过,如果你不是老太太,可不能这么执迷。

当经年累月下来,“中视”比丈夫吸引你时,可要当心了。

“我跟我的太太完全没话讲,”一位位居高级主管的男人如此抱怨,“当我想将上班时候遇到的困难、被老板骂所受的窝囊气,以及考虑中年转业的念头告诉她时,我总觉得自己碰了一鼻子灰。她并非对我漠不关心,但一讲起这些话,我们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有时很努力听,但我却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我想,她的职业专长只剩下和同事谈连续剧内容吧,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神采奕奕。”

不少太太抱怨自己丈夫的“老婆”是“电玩”,也有不少丈夫认为,对太太来说,连续剧比老公重要得多。

当然,我们不能对这些机器发脾气。对无聊的都市人而言,电视电玩恐怕是一剂良药,让很多人不要无聊得发疯;对住在都市的老年人而言,电视更替现代人尽了不少孝道。

但对活动量不该那么低的年轻人和中年人而言,它常是杀手:健康杀手和感情杀手。

在你埋怨自己成为电脑寡妇时,他可能早已成为“电视鳏夫”。

偶尔和朋友聊天时,一涉及有关电视的任何谈话内容,我通常只有洗耳恭听的份。我绝不无意识地打开电视机。

我对电视并无敌意,相反的,我曾经是个“电视儿童”,每天守候八点档。很多莫名其妙的‘历史常识”都来自连续剧。比如在汉武帝活着的时候,他的臣下就可以正正堂堂地称他武帝,气得历史学者七窍生烟,而编剧屡犯不改。考大学时,电视更成为我的精神支柱——我规定自己凡结束一天的预习课程,就可以看连续剧。电视从未使我荒废学业,反而有相当的“励志”效果,在无聊的高三生活中,它,唉,还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失业的时候,它也是最忠实的良伴。人一沮丧,没日没夜地看下去,正常节目结束,还可以看第四台,永远不会寂寞,但越看越沮丧。

后来有了工作,而且还忙得连到美容院洗头都没时间时,就只好“背信忘义”。我检讨自己的时间规划,发现第一可删者为看电视时间,不得已只好删除之,至今大部分时间,家里的电视需坐冷板凳。不过我还是会瞄瞄影剧版,看看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节目,再决定要不要打开电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