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感觉很不错。

天涯艳遇的三种结局

日本的报纸上曾经出现这么一则报道。

有个年华正青春,而且容貌首屈一指的女孩,遭花心男友始乱终弃。自己伤心了一阵子后,她发现更惨的事是,他还把艾滋病传染给她!

她万念俱灰,只想对人生报复。

于是,她下海寻找恩客,即替死鬼。各国人士不拒。

恩客被她的美貌吸引,不疑有他,缠绵数夜后,女孩总是不告而别。

留下一张纸条,写了一些祝福的话。然后,提醒这位幸运者去验血!

“怎么样,好玩吗?这一次有没有艳遇?”

单身女郎每一次出国回来,总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如果你的朋友不认为你条件太差的话)。这种问题和“你吃饱了没?”属于同一级必备的客套用语。

不过,老实说,大部分的女人(应该还包括已婚的),对旅行中的艳遇都怀有幻想。

美国有一家杂志针对电影《桃色交易》中劳勃瑞福饰的富翁花一百万美元买良家妇女黛咪·摩儿一夜春宵提出调查:“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条件?”结果有80%的美国妇女回答:YES,如果对象是劳勃瑞福的话,不要钱也可以。

同样的,我们可以臆想,如果你对这一代女性做调查:你希不希望在旅行中遇见白马王子(姑且不谈遇见以后做什么)?绝对有超过80%的女人举手说:YES,先不要想入非非,有没有结果都可以。

旅行中期待艳遇,是对出轨的一种浪漫道想。萍水相逢的恋情令人快乐的原因就是不必有责任感。

根据我的统计,天涯艳遇大致有三种结局。

第二章第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可思议?未必。我有一个朋友A,她行为思想向来浪漫,由于过去几番破碎的恋情在她心灵上留下不太愉快的记忆,所以她立志嫁外国人,“因为本国的好男人太难找了”。

因而每一年她自助旅行两次。皇天不负苦心人,在尼泊尔这个牛鬼蛇神混杂的地方,她终于遇到她目前的法国夫婿。

“在波卡拉的一个旅馆里,我看见他——一个长相斯文。瘦小的法国人,正一个人坐在露天餐厅里大快朵颐。由于该餐馆已经没有位子了,所以我就借这个机会过去问他:我可以跟你坐同一张桌子吗?”

法国绅士当然彬彬有礼地同意,然后她以一口不流利的英文和他聊了起来。旅途上两人都很孤单,因此沟通得非常愉快。当晚他邀她到他的饭店(因她表示尚未找到住宿地点),两人开始使用bodylanguage(身体语言)沟通。过了几天,法国人跟她到了香港玩耍,此后终于步进礼堂。如今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

她努力的过程当然很难一语道毕。但毋庸置疑,她的搭讪勇气铸造了这个姻缘;而她的西式作风——一夜春宵是打入他心扉的好处方。

你认为如何?

第二是:相见不如不见

孤单的人在旅途中最容易谈恋爱,因为孤单是最好的恋情酵素,而人在异乡的孤单更是致命的春药。朋友B有这样的经验:她在长江三峡的豪华渡轮上遇见了一名富有的香港男孩。那个晚上,B在甲板上欣赏月涌大江流的景色,忽然觉得吉他声淙淙,寻声过去,好一个俊俏的大男孩正在弹琴。

“哪一刹那,我已经爱上他了,我认为他就是我要的人。”她对他含情脉脉,他也对她微笑。当晚她支开了她那两个叽叽喳喳的同伴,和他唱了一夜清歌。船程乍止,她真希望自己能立刻跟他走。

后来她屡屡请假到香港住五星级饭店,为的就是和他多些日子相聚。“不过,来往半年后,我发誓再也不要见到他了。”

为什么?

“我发现他其实是个花心大萝卜,也就是跟谁都能上的男人。他也没有正当工作,纯粹是靠女人吃软饭的家伙……看久了也不觉得他有多英俊,爱上他全然是当时的‘环境所适’吧,那时只感觉,此情此景,能谈个天长地久的恋爱有多好!”

只可惜新鲜感消失,连“曾经拥有”的感觉都不那么美丽!他发现她不够温柔,她认为他虚有其表,一切只能如梦幻泡影。

第三是:时间一到形同陌路

这可以举已婚朋友C的艳遇来说明:她参加旅行团到夏威夷,带团的导游是比她年轻三岁。堪称强壮的小伙子。当晚自由活动时,他秘密地单独邀她到夜总会共舞,两人玩得好疯,又喝了不少酒,回到旅馆后,她故意借着醉意要到他的房间去(导游通常自住一间房)。

缱绻至半夜,她才蹑手蹑脚回到与同事一起住的双人房去。此后由于行程紧凑,两人只能眉来眼去。

回到台湾后,不能忘情的导游找到她家的电话号码,打电话暗示她,却狠狠吃了闭门羹。因为她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即冷着声音说:“你打错了。”惟恐此一风流艳事伤及她的正常地位,演变成“致命的吸引力”可就不妙了。

这种艳遇,只是“打打野食”,不当真。旅行时放松心情,回去后即严阵以待。

当然,旅行艳遇的结果是受女性心态主宰的。女人的心态具有相当大的决定权。

不久前还有个可怕的传闻:一个台湾的女孩到法国自助旅行,结果在当地遇到一个多情的白马王子,缠绵三个月后,她必须回来。那个白马王子在她上机前送她一个小礼物。上飞机后她打开它,里头是一个小棺材,装着一个骷髅,上面写着:AIDS(艾滋病)!果然她……

虽然我认为这是一个男人编出来吓唬女人天涯艳遇的小故事,不过,想艳遇者在这个世纪确实得注意:

一、认清对象!(至少对方不能是专门骗女人的职业骗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