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完全没有成长。弱水三千,你要饮掉一缸。出身贫贱,偏偏爱摆排场。你难道不记得我们是高维修女子的手下败将,发誓从此要追求善良而不是胸腔?你现在又去找这种火山爆发型的女人,想靠她的岩浆让自己解渴清凉。你知道她永远不会和你卷起袖子拼装IKEA,下班后赶到医院探望你妈。你永远不可能请她吃贡丸汤、15块的蛋饼就让她高兴一早上。”“我知道我们的差异,但是爱可以让我们合为一体。”“你明明知道她不可能爱你,勉强和你在一起也只有性和shopping.你永远都会怀疑她爱你的动机,每一天都在紧张你的幸运会突然到期。当她在你身边时你不准她接手机,她谈起别的男人你就认定他们有暧昧关系。她不在时你觉得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到她家时会仔细寻找不是自己的男性内衣。于是你步步进逼,一定要她每天说爱你爱你。半小时查一次勤,她每天下班你都说”我送你“。最后她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不愿再与你的不安全感为敌。”我同意张宝的每一句话,但我的脚却一步步走向她。我有一百个不要和她搭讪的理由,但此时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她能把我变成野兽。当星星出现时,那景致太过美丽,全星球的人都疯了。

第三章“浪漫杀手”上礼拜我在舞厅看到一名火山美女,不顾张宝的劝告,我上去和她搭讪。十分钟后,我回到张宝身旁,他幸灾乐祸地说:“我不是告诉你,那样的女人只看得上金城武或王永庆,以你的外形和财力,甚至不配当她的计程车司机。”“她的名字叫Tracy.”“她把名字告诉你?”“我还知道她在花旗,公司的电话是23836341.她是一名财务经理,毕业于台大外文系。硕士在威斯康辛,在留学生圈子是有名的味精美女——”“味精美女?”“很多男人为了追她,假装到她家借味精。她善良温暖,主动约男生聊天吃饭。她体贴周到,过年送同事自己做的年糕。”“等一等,你是说在魔鬼的身材下,她其实是个蛋白质女孩?”“岂止是蛋白质,她简直是灵芝!”张宝开始气喘,我一身冷汗。多少年来,我们挣扎于两极化的世界观:漂亮的女人不聪明、聪明的女人不漂亮、漂亮又聪明的女人不善良、漂亮聪明又善良的女人有独特的性向、漂亮聪明又善良的异性恋女子不会看上我们这种苍蝇王。所以我等蝇辈必须在肉体和心灵间抉择:一条毒蛇,或是一支百合;一分钟的过瘾,或是一辈子的温馨。就在我们犹豫不决时,漂亮的、聪明的、不漂亮的、不聪明的,统统离我们远去。我们大概也年届50,星期六晚上唯一能做的事是写毛笔字。“”她是一切的答案,是上帝存在的证明!“张宝赞叹。

“她约我明天去日月潭。”“她约你?”“我拒绝了。”“你……”“我不能和她在一起。”“为什么?”“因为她讲台湾国语。”有些事情是浪漫的杀手。烛光晚餐时撞见她前任男友,倒红酒时酒杯一直在漏。挑逗她时她说你长得像我舅舅,送她回家车子在半路漏油。在她阳台下唱歌吵醒邻居的狗,带她回家时发现遭了小偷。走进卧房满地的袜子没收,脱掉衣服看到她肚子上有一个伤口。接吻时闻到对方的口臭,爱抚时摸到胸前的肿瘤。亲她手指舔到指甲里的污垢,说我爱你时她背后痒一直在抠。激动时她呻吟的法文你听不懂,紧要关头你的手机来电震动。她如厕后才发现马桶不通,你去清理时发现里面有寄生虫。

“台湾国语也是一种浪漫杀手。”“她这么年轻,国语会差到哪去?”“她对我说”窝爱里,拜弊!“”“什么意思?”“”我爱你,baby!“”“所以基本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变成……”“猜谜游戏!”“你现在面临一个抉择,”张宝郑重声明,“她是你这辈子和下辈子所能碰到最好的女人。她美丽、性感、聪明、热情。她有蛋白质的心地,又有高维修的外形。她既懂得孝顺父母亲,又懂得用Philosophy的化妆品。她唯一的缺点是台湾国语。你难道要为这一点小问题而放弃终身幸福的可能性?想想看,你算老几,能遇到她已经是你的福气,正常状态下你只配当她鞋底粘着的脏东西!”我知道张宝讲的有道理。所有单身男子都有一种劣根性:我们自己虽然有隐疾,却总是在等待完美女人的来临。眼前的爱人永远不值得我们终身相许,因为我们爱的其实只有自己。

“语言在生活中的重要性其实很低,”张宝劝我,“人生最快乐的三件事:吃饭、睡觉、亲密关系,其实都不用开口……”我正在想有没有道理,张宝立刻修正自己,“就算开口,也不用发出声音。”张宝补充,“幸福的关键不在于找到一个完美的人,而在找到任何一个人,然后和她一起努力建立一个完美的关系。恋爱不是在买肥皂洗发精,你可以指定某种品牌,打开包装立刻用得愉快。恋爱的人应该像园丁,种子握在手里,开出什么花完全看你付出的心力。”我明知这是张宝从励志书上抄来的狗屁,午夜两点的此时却也令我心有戚戚。我看着舞厅另一角落的火山美女,她灿烂的笑容像一颗划过的流星。我拿出手机,按下她的手机号码,铃声响起,是的,Tracy,不完美让我们更努力,让你的台湾国语变成我的靡靡之音。

“因为我值得”

上礼拜我在舞厅认识台湾国语,第二天我约她出去。我们在麦当劳买奶昔,我拿过发票,她记得把吸管放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