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繁忙的街道,原本如鲜奶般的快乐现在变酸,我喝不下去,也不知道垃圾桶在哪里。镭射头QB,我该如何陷害你?

“淑女杀手”

上礼拜我发现情敌是镭射头,便沮丧地开始酗酒。

“你要振作起来,”张宝说,“你还有救,让我们来设计一个阴谋。”“阴谋?”“没有人会放弃镭射头而选择你,”张宝说,“要赢得蛋白质,我们必须混淆她的视听。”“譬如说……”“我们可以造谣说镭射头是同性恋。”这里我必须解释一个东西。男人与男人之间有一种同胞情谊,一种江湖道义。这种道义的具体表现是一套规矩,这套规矩我们绝不对女人提,因为它是我们在和女性作战时仅存的武器。这套规矩让我们在高中时挤在宿舍夸耀彼此第一次的时间,有人肚子大时介绍诊所热心凑钱。大学时,我们蹲在门外让室友能在屋内爱的初体验,室友第二个女友来查房时带她去吃蚵仔煎。当兵时,我们相互告知华西街可以杀到的最低价钱,同事迟归时骗排长说他吃了不干净的海鲜。入社会后,被厉害女人整了在酒精中彼此安慰,把到高难度女子在奸笑后互相赞美。结婚后,对朋友的外遇绝对保密,互相借钥匙让对方完成一夜情。这套规矩神圣不可侵犯,让男人在一无所有后还能保住友情……

“而这套规矩的第一条……”我提醒张宝。

“不能对别人的性向造谣。”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决定分头去扒粪。

“他大学考军训时作弊!”我们互看一眼,知道这种粪像拉稀。

“他在高中校刊上写过一篇《也无风雨也无晴》,”张宝说,“大意大概是他回首成长过程的种种苦涩,最后却觉得是《也无风雨也无晴》。这小子为赋新词强说愁,简直恶心得可以。”“不行不行,像镭射头这种男人中的男人,唯一可以挑剔的就是心思不够细密,这个也无什么的东西正好证明了他可以雄壮也可以纤细,既有镭射头又有少女心,如果他刚好又喜欢猫咪和shopping,蛋白质明天就会跟她举行婚礼!”我们败兴而归,第二天张宝兴奋地跑来,“我挖到宝了,他是一个”淑女杀手“!”“他杀过人?”“淑女杀手的意思是他四处留情,伤了许多女孩的心!特别指那些无意中让女孩爱上他而自己却不知道的男人!”“太好了!”原谅我情不自禁地高兴,这并不表示我不同情那些纯情的淑女。我知道爱上一个不可能爱你的人的痛苦,就像等第四台来修电视时的那种无助。她或许是同性、明星、总经理、第一名。你和她属于不同的世界,她坐奔驰你挤254,她穿Prada你的鞋两百八,她说法文你讲闽南语,她听德彪西你看布袋戏。你远远凝望她,她根本没注意到你。你鼓起勇气写信,刻骨铭心像杨过对小龙女,她给你制式的回信,语气像后备军人点召令。

“太好了!”我又大叫一次,“如果蛋白质知道他始乱终弃,自然会和他保持距离!”“三个月前他在朋友聚餐时认识一个在外商公司上班的珍妮,”张宝说,“吃完饭他们去唱KTV,他点任贤齐的《我是一支鱼》,唱到副歌时珍妮为他调到正确的key.之后珍妮唱王菲的《我愿意》,他脚踩节拍轻声地替她和音。”熟悉“的歌声中珍妮说你长得真像哈林,他矢口否认反指她像伊能静。离开时他在电梯里为她拉直衣领,车门关上后他替她解开窄裙。10分钟后他向凯悦开去,珍妮的同事第二天发现她没换上衣。两个月后珍妮坐在一家没有健保的妇产科大厅,镭射头的手机号突然换成中华电信。他的秘书对任何来电的女子都说老板到纽约谈生意,但当晚有人明明看到他大步走进”官邸“。”“混帐东西!”“更精彩的是,”张宝说,“他在”官邸“的女伴是个未成年少女!”我们立刻闻到血腥,张宝决定去少女工作的百货公司找她。“银行家诱拐未成年少女”,这将会是一个多么诗意的报纸标题!

第二章“安娜苏”上礼拜我发现镭射头在诱拐一名大学女生,便派张宝去找这名女子查证。

“我恋爱了!”第二天张宝对我说。

“她是谁?”“安娜苏。”“安娜酥?”“她在百货公司的安娜苏专柜工作。”“安娜酥里面包什么?蛋黄吗?”“安娜苏是一种化妆品,擦了后脸像一个布丁。”“等一等,你爱上了镭射头在诱拐的大学生?”“她是镭射头的妹妹!”好极了,我极力想陷害的情敌并没有诱拐少女,而我的军师却爱上了幼齿。

“你不能爱上她!她对你来说太年轻。”“你从来没有爱过大学生,不懂得青春的美丽。”张宝说,“从小,我们被教导要按步骤、守规矩。情窦初开时,他们要我们考上建中再想女生。考上建中后,他们要我们进入台大再觅佳人。然后是先留学、先拿Ph.D.、先找工作、先升上经理。曾经有人在植物园等我,我失约回家研究牛顿运动定律。曾经有人从台北大老远跑到冈山空军基地,我却躲在营房准备GMAT.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咬牙告诉自己:只要得到功名,爱情会像空气一样容易。现在我一切关卡都通过了,突然发现青春像公交车过站不停,而我站在人行道上竟完全没有注意。我的年轻是一连串的手段,只为了达到今日的高薪和一大串用不到的员工福利。我总是在为未来而活,今天永远是某种过渡时期。功名拿到,爱却早已睡着,我不再年轻,在日渐稀薄的空气中感到窒息。昨天我看到安娜苏,外面下着大雨,我的心却第一次放晴。她长得像变坏了的布兰妮,却有宇多田的大眼睛。她直接、热情、大声喧哗、百无禁忌。她不穿内衣、吸过毒品、小腿有刺青、耳环戴在肚脐。她公开谈性,好像只是在介绍化妆品。她第一次见面就亲吻我的嘴唇,我感到死而复生!我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它让我从30多年的沉睡中苏醒。”“你提前进入中年危机,你需要吃镇定剂。”“我不需要镇定剂,我需要爱情。过去30多年我活得像木乃伊,早上睁开眼就开始盘算如何逃避。安娜苏让我觉得爱情不再遥不可及,爱可以像自来水,打开龙头就源源不绝。”“你付不起这种水费。听着,应付中年危机有更简单的方法,你可以买一辆法拉利。”“你这个物质的奴隶。”“张宝,你听我说,你要理智一点。”“我不要理智,理智误了我30年。”“理智让你每个月30号固定领到薪水。”“我不稀罕,为了她我可以辞职。我们再讨论一起去西藏探险。”“你不能和她去西藏,你甚至不该跟她去711.”“为什么?”“因为你不能和她在一起。你们的年龄相差太大,不说别的,有一天当她到达性欲的高峰期,你可能已经在选合适的轮椅。”“她爱我,她不会在意。”“她爱你,她怎么可能爱你?她们爱的是日剧,她爱你的程度恐怕还不及金城武卖的手机。”“你不懂我们的爱,昨天第一次见面她就当众亲吻我,激烈到压坏了我的眼镜。我人不帅,又没有钱,如果不是真爱那是什么?”“她只是想跟你玩玩。你是典型的压抑的中产阶级:穿黑袜、坐捷运、为抢到位子而沾沾自喜,把一个月一次的shopping当成是心灵洗涤。她知道你花半年考虑买哪个厂家的空调机,花一年计划三天的泰国之旅。她知道你吃了一颗巧克力就罪恶地三天不吃早餐,加入健身房却从来没时间去。她知道你渴望冒险、刺激和危险性游戏。她爱你是要解放你,她把跟你交往当作是一场革命、一种证明。”“不要说了,你只是妒嫉。”“好,就算我们不计较她的动机,你难道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我不在乎。伍迪爱伦的太太还不是比他年轻。”“伍迪爱伦是艺术家,你是银行经理。”张宝甩掉我向远方走去,坚定的态度仿佛国父孙中山当年要推翻清廷。我该如何拯救我的好友?我该如何说服他:自来水也可以致命?